怕死是人生最大的煩惱

Featured

往生天堂

煩惱是一種不可控的負面思維、影像或感情的重複行爲。它是經過自己風險分析,害怕得不到期待的結果。煩惱的屬性是「重複性,長期的,不可控的,消極的」。

大多數的人,煩惱和年紀成正比。很多年輕人,鮮知險惡,鮮知好歹,初生之犢,不怕死活,少有恐懼,沒有煩惱,沒有顧忌,經常有驚人之舉。例如,奧運驚險的項目,年紀輕輕就拿金牌的例子很多。年紀越大,經歷越多,考慮周詳,只許成功,不容失敗。有人怕做錯事,不敢做決定,無破敵之策,煩惱越來越多。所以,我們要來談成年人和老年人的煩惱。人生有四大階段「生老病死」,人生最大的煩惱一定是在最後面的那一個,還沒解決的那一個。

人常關心的就是自己健康、財務或工作等等。也擔心他人,例如父母、子女、愛人、好友的種種。甚至擔心環境污染、社區安全和食安問題。

上年紀的人最常見的煩惱是自己沒有好健康,怕病死。財是養命之源,沒工作收入又沒儲蓄怕餓死。治安不好怕被搶被殺。人還會爲他人煩惱。為人父母會爲子女未來生計,健康或婚姻煩惱。那是,怕他們走了之後,沒人照顧子女。怕死的人多不多?假如不多,打新冠疫苗就不用搶,不用排隊。不少不打新冠疫苗的原因也是,怕打疫苗而死。怕死是許多煩惱的根源。

瀕死經驗

人為何會怕死?主要是對死亡的事件,沒有去認知和準備。「生老病死」是一個循環,但是「從死到生」資訊較少,被討論最少。死的話題又是個禁忌。所以,大都數人對死去的何去何從,都尚無安排。人死亡的原因不外,因病而死,自殺他殺,交通意外,自然災難,人為戰爭,自然衰亡,蒙主逢召。因此,有些人是在沒有準備死亡的時候而離世。

人死亡的剎那會發生什麼事情?最可信是常被報導瀕臨死亡人的經驗陳述。根據美國健康研所的生物科學資料中心和醫學研究瀕臨死亡者的經驗,沒有兩個人完全相同,但是他們有廣闊的共同點。例如,靈魂出體,看到隧道之光,發光靈體,超越時空,回顧人生,見到今生或往生親愛之人,進入言語難以形容的美幻世界,有360度的視野,可見前後上下左右立體空間,畫面鮮麗明亮,可以調整放大焦距。天生失明者也可以看見。大部分的人認為他們比平常清醒,完全沐浴於完美福庇的光中。但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看到上述的每一項。有些人有返回人間的選擇。信堅園地曾介紹過「安妮塔‧穆札尼 (Anita Moorjani) 談瀕死經驗」。

Continue reading

香音難忘

Featured

陽光燦爛,開心快樂

前些日子,看到一篇《香音難忘》,整理了一下,與大家共同細細品嚐體會:

人靜時,躺下仔細想想,人活著真不容易,明知以後會死,還要努力活著。人活一輩子到底為什麼?

複雜的社會,看不透的人心,放不下的牽掛,經歷不完的酸甜苦辣,走不完的坎坷,越不過的無奈,忘不了的昨天,忙不完的今天,想不到的明天,最後不知會消失在哪一天,這就是人生。所以,再忙再累,別忘了心疼自己,要記得好好照顧自己,人生如天氣,可預料,但往往出乎意料。

不管陽光燦爛,或聚散無常,一份好心情,是人生不能被剝奪的財富。把握好每一天的生活,照顧好獨一無二的身體,就是最好的珍惜。得之坦然,失之泰然,隨性而往,隨遇而安,一切隨緣,是豁達而明智的人生態度。

多好的一段話:
我們都有缺點,所以彼此包容一點。我們都有優點,所以彼此欣賞一點。我們都有個性,所以彼此謙讓一點。我們都有差異,所以彼此接納一點。我們都有傷心,所以彼此安慰一點。我們都有快樂,所以彼此分享一點。

Continue reading

古今偉人,勵志名言。

面對懸崖,向前一步天地寬。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多難興邦,殷憂啟聖。

一、前言
放棄是一種勇氣,也是一種選擇。人總是對現有的東西不忍放棄,對舒適平穩的生活戀戀不捨。但是,一個人要想讓自己的人生有所突破,就必須懂得在關鍵時刻,把自己帶到人生的懸崖,激發無限的潛能,才能奔向蔚藍的天空。百尺竿頭,如何向前一步。向上一路,千聖不傳。信堅在此傳給你,就是放下 (塵緣)、看破 (人生)。要上天堂,先下地獄。

沒有退路的時候,正是潛力發揮最大的時候。項羽破釜沉舟,韓信背水一戰。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絝少偉男。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多難興國,殷憂啟聖。平靜的湖面,練不出精悍的水手,安逸的環境,造就不出時代的偉人。種子還在,希望就在。逆境的時候,不要回頭,幸福就在前方!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無論下多久的雨,最後都會有彩虹;無論你多麼悲傷,要相信幸福在前方等候! Continue reading

魔鬼藏在細節裡 (The devil is hidden in the details)

一、前言
我家信定師姐大學班上有一位熱心的董事長王靖宇先生,舉辦明年六月的 “英國深度旅遊”大學同學會,同學們都熱烈響應,伊媚兒天天傳個不停。近因信定師姐一個無心的回覆,引發靖宇先生談論他事業成功的一個秘訣是謹遵一個西方有名的格言: “魔鬼在細節裡 ( 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 這也是郭台銘成功的 秘訣。這個格言,看似簡單,卻有無量深廣的含義。信堅在此,詳加分解。班門弄斧,還望諸大德,不吝批評指教。

二、魔鬼藏在細節裡
此句的含義是,提醒人們不要忽略細節,往往是一些你不注意的、隱藏的細節,最終產生了巨大的(不利的)影響。[Devil(魔鬼)是指會帶來不利後果的因素。]

細節中透現出來的就是你對事物認識的深廣度。對於同一語言文字,各人隨其靈性階層,有不同深淺的解說,導致運作細節、步驟不同,而有不同結論;結果。

不注重細節的人,是對事物只有膚淺的認識,往往會作錯誤的判斷,而誤入歧途。最易被漠視的,往往就是那些看似簡單、容易、瑣碎的事情。其實反過來看,能夠把簡單的事情天天做好就是不簡單。把大家公認的非常容易的事情,非常認真地做好它,就是不容易。 Continue reading

溪流與沙漠的對話: 跨越生命中的障礙,不要怕改變。

Dialogue between a stream and the desert: Cross the barriers of life and don’t be afraid to change.

一、 前言 (Preface)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by a Sophie traveling monk. He uses the metaphor (fable) of “the dialogues between the desert and a stream” . The desert teaches a small river how to cross a vast desert. This metaphor contains a very deep life and enlightening philosophy. If you are able to understand this fable, every obstacle in life can be easily resolved. 此文是一位蘇菲遊方僧侶的 一首 <沙土之歌>。他以 “溪流與沙漠的對話” 的譬喻 (寓言),教導小河流如何跨越大沙漠。如果能瞭解了其中的小道理,就可運用無窮,凡事迎刃而解。

In the same way, it also teaches practitioners how to transcend beyond all limits. Serious spiritual practitioners are then able to learn how to enter “the door without a door”, and become enlightened. 同理,它也教導修行人,如何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普賢行者,如何進入無門關,見性成佛。[ “無門”是如何進入 “空性”的法門,也是如何明心見性的法門]。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in English with Chinese translation. I hope it will be able to transform your life, and live happily everafter. 信堅在此以中英對照介紹此文,希望它能轉變你的 一生。 Continue reading

謹防假冒,略論 “詭辯”。

一、前言
信堅年輕時,同學間流行著一句話: “謹防假冒“。當年民生窮困,年輕女孩,大都營養不良。凡是看起來大胸脯的,都是帶著大胸罩,看來性感,都是騙人的。”謹防假冒” 也變成了 “胸罩 (brassiere) ” 的代名詞。用這名詞來解說 “詭辯“,相當合適。

亞里斯多德認為,詭辯就是以「說服論證的外觀,取代說服論證,並且巧用情緒誘導及人格彰顯的過程,進而說服對手」。這種使用詭辯的說服方式,被亞里斯多德稱為「偽說服技術」。而偽說服技術若是被拿來濫用,是足以瞞天過海、八面玲瓏、欺瞞他人的。所以若要不被他人欺瞞,那就要有智慧看透「偽說服技術」,不讓自己成為詭辯下的犧牲品。
a2 a3
詭辯在古希臘及春秋戰國時期的說客,相當流行。以假亂真,相當可怕。兩千多年來,這種辮論技巧,常被世智辯聰、營利為主的商人所應用。眾生無知,常受欺騙,而不知不覺。尤其在現代的民主政治,政客們靠辯論和演講技巧,顛倒是非,攻擊對手,贏得選票,是常見之事。唯有提高個人靈性階層,增長智慧,才能識破這種詭辯。

此文的主旨,是描述一般詭辯的伎倆,讓大家提高警覺,不落入圈套,也盡量不施用這技倆,詭辯有效但有限。「會說的不如會聽的。詭辯有效,但有限。巧詐不如拙誠,千般巧計不如本份為人。」真心誠意,老實做人,才能過真正過快樂解脫的人生。正統哲學不會把詭辯學派當一回事,因為這學派在哲學的整體脈絡上還真沒提出什麼重要概念。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