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堅園地五年來的回顧

一、信堅園地的緣起
信堅園地創始於 2013年九月,在美國洛杉磯。讀者可參看 “緣起序” 。

二、信園地前兩年來的回顧
信堅次於2016年初,向大家 報告 “信堅園地兩年來的回顧“。

三、此園地最近兩年半來的回顧
信堅將近五年來,至今總共張貼了343篇文章。信堅園地文章,表面看來,是一個大雜饋,樣樣都有。前兩年,依讀者靈性階層,智慧高低,由左自右,將之有系統的分類。從美圖趣文至諸法實相。學習世尊,五時說法。三根普被,利鈍全收。讀者可依自己根機,選擇標題閱讀。看不太懂得部分,可暫時跳過,慢慢長期薰陶,他日時機成熟,自然會了解。
IMG_0184c a1
最近兩年半來,書寫了約180篇文章,因此在總標題欄又增添了”論時空、太極拳、黃帝內經、華嚴經解說、善財五十三參、修定開慧、及修道成仙”,顯示最近在此園地講解的重點。

感謝讀者的愛顧,在此兩年半來,點擊次數超過100萬 (點擊人次約60 萬)。點擊文章,也漸次向右移。尤其是閱讀莊子文章的讀者,有大量增加。真感謝熱愛莊子讀者們的捧場。 Continue reading

道德經 載營魄抱一章第十 解說

一、前言
信堅近日,回頭重看道德經。之前以為,道德經跟一乘佛經相近,幾乎所說,都可在佛經裡找到更詳細註解,因此至今只選幾篇特別代表作,加以一乘真義解說。但以道德經文,深植中國道德文化觀念,讀者能由解悟道德經義理,幫助了解佛經修証。此觀點,早就於明末,為憨山大師所指出。

前幾天,偶爾看到“渦陽天靜宮” 網站,張貼的 “對《道德經》“出生入死章”的勘誤,解決了兩千多年來的懸案。以此為前導,信堅再繼續複習舊筆記。發現以前一直想張貼的此篇經文,正是老君教導修道者,如何修證得道的五大步驟,是如何修證見性的總綱領。文章簡短扼要,提綱契領,值得向讀者介紹。
lao10  lao14  lao15
二、經文中英對照
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專氣致柔,能嬰兒乎。滌除玄覽,能如疵乎。愛國治民,能無知乎?天門開闔,能無雌乎?明白四達,能無爲乎?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爲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網路也刊載了一篇相當好的英譯版,可見西方學者對道德經的重視:
Can you coax your mind from its wandering and keep to the original oneness? Can you let your body become supple as newborn babies? Can you cleanse your inner vision until you see nothing but the light? Can you love people and lead them without imposing your will? Can you deal with the most vital matters by letting events take their course? Can you step back from you own mind and thus understand all things? Giving birth and nourishing, having without possessing, acting with no expectations, leading and not trying to control: this is the supreme virtue.

三、此章要義
此章教人,修行證道之法門,必至忘知絕跡,然後方契,玄妙之德,明心見性。此章要旨,首言抱一者。即是抱元守一之道也。人能抱元守一,則營魄自然,載而不離矣。既載而不離,我之真炁,必專於一。既專於一,其炁必致於柔和。炁既柔和。故與嬰兒,無欲無知,無思無慮、體虛柔和可比也。既與嬰兒可比,則德性渾全,至淳至善,無欲無為,無知無得,與道相應。

此章可分為兩大段。第一大段是老君教導,修行者證道的六大總持法門,是為道者,開啟眾妙之門的金鑰匙。每句的後半句似乎是疑問,其實疑問本身就是最好的答案。一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 二專氣致柔,能嬰兒乎? 三滌除玄覽,能如疵乎?四愛國治民,能無知乎?此天門開闔,能無雌乎?六明白四達,能無爲乎?

第二大段,是老君勉勵修行此法門者,應持有的心態: 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爲而不恃,長而不宰。若能依此修煉,精進不懈,必能證得,自性本具的玄秘而深邃的德能,明心見性,見性成佛。 Continue reading

道德經 出生入死章 第五十 解說

一、前言: 經文勘誤
此章經文,分兩大段。第一段經文,闡說生命的意義: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生,動皆死地者、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

第二段經文,說明善攝生者,得無生法忍,超越生死,無死地:
蓋聞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兕虎、入軍不避甲兵。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措其爪、兵無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無死地。
chuan1 lao11 lao10
道德經的經文大都相當簡短,但卻都含甚深義理。讀者如參合莊子及佛經,就很容易解說其真義。但此章第一段經文卻是例外。經文中突然冒出 “十有三” 的陌生名詞。兩千多年來,古今道家學者,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無量文筆,大都以七情六慾來解說,相當牽強。信堅也為此,百思不得其解,因此一直擱置,對此章的解說。

近日偶然看到 “渦陽天靜宮” 網站,張貼的 “對《道德經》“出生入死章”的勘誤“,作者對照莊子對生死的問答,理出第一段經文的頭緒。作者指出: “十有”,是古人對 “者”字的誤抄 (“者”字書寫不緊湊的話,就可以被看成兩字:“十有”)。同時也可能將“生”抄成“三”。其理由是《莊子 知北遊》討論生死問題時,有兩段文,與此段所說,相當接近:
1. 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孰知其紀!人之生,氣之聚也。聚則為生,散則為死。若死生為徒,吾又何患!
2. 仲尼曰:“不以生生死,不以死死生。死生有待邪?皆有所一體”。

因此,第一段經文,如果修改如下,則全文義理相當清楚明瞭,符合聖意:
出生入死。生之徒者死,死之徒者生。人之生生,動皆死地。不以生生死,不以死死生。夫何故也?以其無生生之厚也。 Continue reading

莊子齊物論 真義解說 (二)

一、前言
近日有很多讀者,在看莊子齊物論 (一)。信堅一直想繼續寫完此篇,但以全文相當長,無法長話短說,同時其中文句,也有些相當難懂,對真修行,也沒多大助益,因此沉吟至今。信堅在此,擇其精要,簡短解說,以為讀者深入研討此章的導論。

莊子是見性的聖人,解說莊子的內七篇,是見性者所證悟的一真法界,諸法實相,絕諸對待,無二分別的境界。不能以俗諦、心意識知見解說,要對一乘佛法有真正的解悟,才能了知其真義。
chuan4 chuan3 Zhuangzi 3
齊物論是說,一切是非、善惡、美醜,都是相對性的價值判斷。有是就有非、有善就有惡、有美就有醜。但美醜、是非、善惡,都沒有一定的標準,都是 “約定俗成”。即某些事物名稱或行為規範標準,都是由於人們共同認定或共同習慣形成。都是相對的,都沒有一定的道理。世俗之人,各以小知、小見自是,都是自執一己之我見,因此議論不停,互相傾扎。這都是因為我執太重,智慧不夠,見解不明之故。莊子此篇闡說,提出平齊古今人物,眾口之辯,必須證悟大道,忘我、忘人,入無二法門,萬物平等,則物自齊。

上文 “莊子齊物論 真義解說 (一) 吾喪我及天籟章” 講解齊物論的導論: 吾喪我及三籟:天籟、地籟與人籟。信堅先在此,總結上文之要義。
吾喪我的吾是指自性,我是指自我、小我。就是說,南郭子打坐入了甚深禪定,混然忘我,見性了。以此為開端,指出道、自性、真宰的存在,它是萬事萬物的根本。

為解說道之存在與作用,莊子先以三籟為譬喻,講解人籟是人們的吹樂器聲、講話聲、辯論聲,這些都是小我的我執所起的作用。「地籟」因眾竅的形狀不同,依風吹而發出各種不同的音聲。以喻自然界所存在的依風而起的無分別、無是非、無善惡、無美醜的音聲。

誰使這萬種不同的聲音如此這般呢?是它自取如此。那麼,誰使風出現的呢?這句是莊子隱喻解說,天籟的存在。此即六祖所說: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

“天籟”的意義就是超越聽力感知范疇的一種聲音存在,也是自然裡的聲響,但卻是自然裡普通人類無法感知到的那部分聲音。風從那裡來? 指出天籟是一切音聲之體,風是天籟的作用。 Continue reading

莊子‧外物第二十六 (一) 外物不可必,甚憂兩陷,而無所逃。

一、前言
此篇是在莊子雜篇,屬於後世之人,假莊子之名所作。所說屬於,在此末世,如何待人處世的一些讓人深省的哲理。信堅在此,解說此篇第一大段: “外物不可必,甚憂兩陷,而無所逃” 之義及解救之道。此文標題字句很難懂,但讀者如有耐心看完下面解說,則此句可成為待人處事的千秋萬世格言。
chang3
老子道德經第三十八章說: “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就是說,當聖人在世時,能將大道行於天下,天下無為而治。當聖人辭世後,世風日下,只能執古之道以御今,做到德;等而下之,做不到德,就要求仁;做不到仁,就要求義;做不到義,就要求禮。當君王大儒開始教導,忠孝禮智信時,世道已淪落,世界開始大亂。

莊子於此段文章,首先描述,當世界淪落到君王世儒倡導 “禮義忠孝” 的時候,社會已亂象橫生。眾生迷惑,處於 “甚憂兩陷,而無所逃” 之困境。因而莊子教導,如何生存在末世的妙方:  “外物不可必” 法門。但要真能做到,則須智慧決擇。因此根本解決之道,仍是提高眾生的靈性階層,返本還原,由禮返義,由義返仁,由仁返德,由德返道。 Continue reading

莊子應帝王第七 解說 (一)

前言
近半年來,有很多師兄姐,點擊閱讀 “莊子” 文章,信堅甚感欣慰。希望大家繼續努力修行,增長靈性。信堅在此,再貼 “莊子應帝王第七” 解說,歡迎批評指教。

《應帝王》是《莊子》內篇中的最後一篇,它表達了莊子無為而治的政治思想。就是帝王應該是能夠聽任自然、順乎民情、行不言之教的聖人。“應” 是應該如何, “帝” 是天子或最高君主,“帝”表主宰,帝王代表了一個完善的治世聖人,即為轉輪聖王,能夠扭轉乾坤,”王”是主宰、自在。”應帝王”此章是解說,一位“帝王”,應該是一位什麼樣的統治者呢?
nothing 2 nothing 3 nothing 4 nothing 1
帝王有世間王及出世間王,世間王有各國之國王、霸王及皇帝,其最高等級即佛經所說的轉輪聖王,也相當於莊子此篇所說的 “帝王”。再高一層,是出世間的 “法王”,佛為法王,於法自在。

一位帝王統治一個國家,一般而言,隨著老百姓的共同靈性階層,而有各種不同的統治方法,有如佛菩薩教化成熟眾生,依眾生的根性,以無量法門,隨緣教化。夫無心而任乎自化者, 行不言之教,使天下自以為牛馬,應為帝王者也,此篇莊子解說,遠古聖王如伏羲氏,因民風淳樸,因此無為而治,近古聖王,如堯舜,民風漸澆薄,因此已仁義治國,漸漸的慢慢退化,以律法禮儀治國, Continue reading

莊子大宗師 精華解說

一、 前言
近幾個月來,有很多同修在此園地,點擊莊子論文,表示來參觀信堅園地的有緣人,靈性階層已相當高。同時,也因台大美女教授蔡璧名 “正是時候讀莊子” 暢銷書,(莊子養生主 之一,最底下信堅回覆的介紹),在台灣引起莊子熱潮。因此信堅趁機在此,繼續解說莊子 (南華真經)。

古代聖人老子(约公元前571~前471),莊子(約公元前369年-前286年),其出生年代,介於釋迦牟尼(約公元前566年-前486年) 之前後,早在佛經未傳入中國前,就由道德經及莊子兩本經書,闡說 “道” 的本體與德用。此 “道” 即佛經所說的 “真如、佛性、真心、本性” 。
chuan1 20170812a tree1a
莊子大宗師,相當明顯的闡說什麼是道,如何得道,及何謂真人 (明心見性的法身菩薩)。所說與佛經,幾乎完全相同。正所謂”佛佛同道,真理只有一個”。只因此章古文字句難懂,與佛經所說相同,因此很少被提及。信堅書寫此文,用意是節選此章精華,詳加解說,讓讀者了解我們古代聖人,如老子、莊子,都是明心見性的法身菩薩。

「宗」指敬仰、尊崇。師者,誨人以道,誘癡入慧,扶邪歸正者也;「大宗師」是以 “道” 為師。清心寂神,離形去智,忘卻生死,順應自然,就是「道」。大宗師就是我們自己清淨的、原始的、沒有起分別的、沒受污染的、未始有封的這個自性本心。

二、何謂真人? — 有真人而後有真知
且有真人而後有真知。古之真人,不逆寡,不雄成,不謨士。若然者,過而弗悔,當而不自得也。若然者,登高不慄,入水不濡,入火不熱。是知之能登假於道者也若此。
真人是 真正明瞭 “道” 的人,也就是得道之聖人。只有見了道的人,才真正懂得如何修道,才能有真正之智慧,四辯才無礙。此段歷顯真人自利利他內外德行。只有「真人」才有真知。不恃其成而處物先。做事心不着意成功,也不考慮失敗,事來即做,作了即了,恒常保持無爲之清淨心。不以機謀矯飾之心,對待周遭事物,不執著、不強求,不逆道而行。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虛夷忘淡,而能為眾士自歸。因此真人真人達生死之不二,體安危之為一,故能入水入火,曾不介懷,登高履危,無復驚懼。[信堅註: 道教所謂的真人,是修道接近於成仙的道士,還在六道、人間,輪迴遊蕩,離此地所說的 “真人 (法身菩薩)”,其境界還相差十萬八千里。] Continue reading

莊子知北遊 解說 (二) 孔子問道於老聃

一、如何修道、住道、得道。
孔子問於老聃曰:“今日晏閒,敢問至道。”老聃曰:“汝齋戒,疏瀹而心,澡雪而精神,掊擊而知。夫道,窅然難言哉!將為汝言其崖略。
孔子問老聃:今天安居閒暇,我冒昧地向你請教至道。老聃說:你先得齋戒靜心,再疏通你煩惱擁塞的內心,洗滌你被染污的心神,破除你的所知障。大道,真是深奧神妙,難以語言表達的啊!不過我還是在此,將為你粗略地説個大概。
chang3 chung2 laotz 1a
老子在此,開宗明義,幾句話就簡短的指出,如何得道的總綱領: 要修清淨心,由定生慧, 以去除煩惱障、思惑、見惑,及所知障。

晏閑:安閒。疏瀹,引導使暢通。疏通水道,使水流通暢。澡雪: 洗滌。掊擊:毀壞,砸爛。窅然:幽深杳冥,無邊無際、無始無終、無形無相。崖略:粗略,大略,大概。“齊戒”,找一個清靜無人的地方去內省,不是吃素,而是 “心齋”。心齋,是摒除雜念,使心境虛靜純一,而明大道。有如掃除屋裡的雜物,才放更多的東西。

疏瀹而心: 再疏通你煩惱擁塞的內心,即去除煩惱障。澡雪而精神: 滌除意念中庸俗的東西,使之清潔純正。我們的精神,雜氣充塞,“貪、瞋、痴、慢、疑、惡見”思惑太多,我們的精神經常處於一種燥熱狀態,我們的精神要用冷雪來全面地洗滌一番,使之清醒,而有正知正見。掊擊而知: 我們的所知障太重,應該要絕聖棄知,去除世智辯聰之所知見,以增長智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