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齊物論 真義解說 (二)

一、前言
近日有很多讀者,在看莊子齊物論 (一)。信堅一直想繼續寫完此篇,但以全文相當長,無法長話短說,同時其中文句,也有些相當難懂,對真修行,也沒多大助益,因此沉吟至今。信堅在此,擇其精要,簡短解說,以為讀者深入研討此章的導論。

莊子是見性的聖人,解說莊子的內七篇,是見性者所證悟的一真法界,諸法實相,絕諸對待,無二分別的境界。不能以俗諦、心意識知見解說,要對一乘佛法有真正的解悟,才能了知其真義。
chuan4 chuan3 Zhuangzi 3
齊物論是說,一切是非、善惡、美醜,都是相對性的價值判斷。有是就有非、有善就有惡、有美就有醜。但美醜、是非、善惡,都沒有一定的標準,都是 “約定俗成”。即某些事物名稱或行為規範標準,都是由於人們共同認定或共同習慣形成。都是相對的,都沒有一定的道理。世俗之人,各以小知、小見自是,都是自執一己之我見,因此議論不停,互相傾扎。這都是因為我執太重,智慧不夠,見解不明之故。莊子此篇闡說,提出平齊古今人物,眾口之辯,必須證悟大道,忘我、忘人,入無二法門,萬物平等,則物自齊。

上文 “莊子齊物論 真義解說 (一) 吾喪我及天籟章” 講解齊物論的導論: 吾喪我及三籟:天籟、地籟與人籟。信堅先在此,總結上文之要義。
吾喪我的吾是指自性,我是指自我、小我。就是說,南郭子打坐入了甚深禪定,混然忘我,見性了。以此為開端,指出道、自性、真宰的存在,它是萬事萬物的根本。

為解說道之存在與作用,莊子先以三籟為譬喻,講解人籟是人們的吹樂器聲、講話聲、辯論聲,這些都是小我的我執所起的作用。「地籟」因眾竅的形狀不同,依風吹而發出各種不同的音聲。以喻自然界所存在的依風而起的無分別、無是非、無善惡、無美醜的音聲。

誰使這萬種不同的聲音如此這般呢?是它自取如此。那麼,誰使風出現的呢?這句是莊子隱喻解說,天籟的存在。此即六祖所說: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

“天籟”的意義就是超越聽力感知范疇的一種聲音存在,也是自然裡的聲響,但卻是自然裡普通人類無法感知到的那部分聲音。風從那裡來? 指出天籟是一切音聲之體,風是天籟的作用。 Continue reading

香嚴禪師悟道偈 一擊忘所知

一、前言
上文霍金斯悟道境界,是信堅在書寫此文時,臨時插進來的。因為這兩篇,都是講見性的境界。前文較易懂,先打個基礎,再解說此偈,就能融會貫通。

禪須真參,悟須實悟。諸法實相,唯證乃知。修行人喜歡問些高階層的境界,聽了講解,自以為懂、悟了,就不再認真上進,真參實修。因此聽了,反而有害。其實仍是,半知半解,可能大都是誤解,仍與實相,相差十萬八千里。

修行階層,一地不知二地事。隔一靈性階層有如隔一重山海,唯有繼續提高靈性階層,增長智慧,時機成熟,才能了解。祖師的答案,是祖師所證悟的實相,不是你自己參悟出來的;不是自己悟出來的道理,是無法真正理解其中的意趣與妙義,對自己毫無用處。
enlighten1a enlighten2 enlighten3
信堅對諸師兄姐所提問題,答與不答,常在兩難之間。信堅現在覺得,大家對一乘佛法還未有好的概念,因此不厭其煩地詳細解說。但根基打好之後,就應盡量自修自證。有問題就謹記在心,隨時參,參出了答案,是自證,才是屬於自己的,才會永誌不忘,法樂無窮。 Continue reading

大衛.霍金斯所證悟的 “明心見性境界”

一、信堅前言
自古以來,對於明心見性境界的描述,都相當簡短。如香嚴智閑禪師悟道偈,”一擊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處處無踪跡,聲色外威儀。諸方達道者,咸言上上機“。要解說此詩的妙境,千言萬語,海墨難書。皆依各人所悟境界,深淺瞭解不同,初修者無法真正體會。如能有見性聖人,以現代語言,詳細深入闡說,則可達到三根普被,利鈍全收,啟迪後進之功效。
david 1 david 2
信堅的啟明導師,大衛.霍金斯 (David R. Hawkins, 1927 – 2012), 在他 “Power vs. Force” (能力與強力) 一書的前言 (preface) 裡,以現代語言,親自清晰描述了他見性的心路歷程,以及他見性時所親證的境界。霍金斯所證,即是香嚴悟道詩的最好解說,佛佛道同,真理是一。

十年前,信堅因看到他這自述,才真了解真修實證的境界。以此為基礎,才瞭解了意識階層,修行的階梯。信心建立之後,才進入修行正道。準備好了之後,才開始看一乘佛經,自修、自悟、自證,以至於今。

信堅在此,將霍金斯自述的 “見性境界” 部分,翻譯成中文,與大家分享,希望它能引導有志修道者,證悟菩提。 Continue reading

王維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王維在中年以後,厭倦了塵俗喧囂與人間俗事,並開始信奉佛教,定居在終南山邊陲。有一天興致來了,獨自一人緩慢而行,前往山上欣賞山中美麗的景色,順著溪流往上攀,這種心開意解的心境,只能自己體會,才能體悟。

隨意而行,不知不覺,走到水流的源頭,無路可走了;於是索性就找塊石頭坐下,欣賞那悠悠白雲,無心興起,漂蕩天際。此時,偶然間遇見山林中行走的一位老者,兩人志同道合,談天論道,無拘無束,忘卻了該下山的時刻。
age2 age8 age3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人生如爬山,從山底下一路努力往上爬。幾經艱難,困苦奮鬥,終於幸運的爬到山頂,”會當凌絕頂,一覽群山小“。功成、名就、事遂之後,如何向上一著,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呢? 如何進入無門關呢?

此時正是,靜心坐下,平心靜氣,觀看人生的意義與目的,萬物的興衰道理,諸法實相最好時候。因此王維,就在一塊石頭上禪坐,作 “白雲觀”。觀雲彩,非有非無,相有體無。緣起性空,性空緣起。一切法;無所有、畢竟空、不可得。

山巔上的雲朵湧起,是水氣蒸發,上升天空,凝結成雲,隨風飄盪,任運而行。因緣成熟,下降雲成雨,成為澗水,流入小溪,大湖,然後反覆循環。白雲非水非氣,如幻如夢,來無所從來,去無所從至。觀行既深,悟道見性了。此時,偶然遇到在山林中的修行有成的老禪師,就與他談論所悟甚深境境,忘了回家的時間。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不止是一幅山景,也是一種心境。當行至困境時,眼前已無路可通,不要放棄,繼續前進,前景當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雲起是下雨的徵兆,水從天上降下來。(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

同時,這也意味,行不一定為何事而行,坐不一定為無路而坐。只要順著自然之勢,隨溪而行,溪盡無路可通,便隨意坐下來。觀看風起雲湧,滄海白狗,世事如幻如夢,萬法皆空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解說 (七) : 文殊揀擇 耳根圓通

一、前言
信堅至此,圓滿解說,楞嚴經二十五圓通法門。所有見性成佛法門,不出這二十五法門的組合。此文是最後一篇,文殊菩薩的總結論,以美妙文辭,濃縮解說,他為何對初修者,推薦觀世音耳根圓通法門的原因。(信堅補註: 關於二十五圓通的最後一門,信堅已於一年半前,在此園地,張貼了 “觀世音耳根圓通修証法門“。)
Da2 empty13 empty14
二、緣起
爾時世尊,於師子座,從其五體,同放寶光,遠灌十方,微塵如來及法王子,諸菩薩頂。彼諸如來,亦於五體,同放寶光,從微塵方,來灌佛頂,並灌會中,諸大菩薩,及阿羅漢。
諸聖各說圓通已竟之時,佛現瑞應。世尊於師子座,從佛全身 (一首兩手兩腳為五體),同放寶光;其光遠灌十方,微塵數如來、法王子、及諸菩薩頭頂:諸佛表果,諸聖表因,光明互相灌注,正顯自他因果交徹。他佛也以光灌我佛,主伴之頂。正顯佛佛道同,頂法無二,唯一藏心。此即圓通妙理,諸佛同證。

林木池沼,皆演法音,交光相羅,如寶絲網。是諸大眾,得未曾有,一切普獲金剛三昧。此顯圓通別相,色聲諸法,法法圓融。我佛光灌他佛,他佛光灌我佛,光光相交,彼此羅織,猶如寶絲網相似,同體不分,不雜不亂。是諸大眾,眼觀瑞相,耳聞法音,身居法會,頂灌佛光,各各得未曾有。 普獲諸聖所證金剛三昧。

於是如來,告文殊師利法王子:汝今觀此二十五無學,諸大菩薩,及阿羅漢,各說最初成道方便,皆言修習,真實圓通,彼等修行,實無優劣,前後差別。
因阿難不知最圓之根,佛雖密示耳根,阿難仍未領悟,故請如來,最後開示,退藏密機,冀佛冥授。故佛敕諸聖,各說因地修證法門,皆曰斯為第一。阿難亦復,罔知所措,故敕文殊,揀選圓通法門。 於是如來,特告文殊師利法王子,汝現今觀此二十五位菩薩羅漢;皆稱無學者,以圓人修同無修故。各說最初,成道方便,皆言修習,真實圓通者:各說最初發心,乃至成道,無非根塵識十八界,以及七大,以為下手,權巧方便,皆言依此修習,究竟俱得真實圓通,各稱第一也。 彼諸聖等,所修之行,所證圓通,畢竟無二,實無優劣之分,與差別之異。

我今欲令,阿難開悟。二十五行。誰當其根。兼我滅後。此界眾生。入菩薩乘。求無上道。何方便門。得易成就。 雖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但其所入之門,不無巧拙,難易遲速之不同。佛請文殊,揀擇何門,最應阿難及末世眾生之根機。 Continue reading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解說 (五): 七大圓通

1. 烏芻瑟摩,諦觀煖觸,化多婬心,成智慧火。 (火大)
烏芻瑟摩。於如來前。合掌頂禮佛之雙足。而白佛言。
烏芻瑟摩此云火頭,即火頭金剛。七大本以地大為首,茲以火大居先者,以婬欲屬火,婬為壞定之冤賊,當首戒之,故以火大居先。
empty10 empty11 empty12 empty13
我常先憶,久遠劫前,性多貪欲。有佛出世,名曰空王。說多婬人,成猛火聚。我常先憶,久遠劫前,身居凡位,性多貪欲,以宿生婬習,積習成性。於時有佛出世,名曰空王佛,我與阿難,同於空王佛所發心,今為護佛法、乃現力士之身。 空王善能,觀機施教,說多婬人,生時為欲火所燒,死後再被業火所焚,婬多火亦多,故成猛火聚。慾火非唯燒諸善根,並能燒滅智種。

教我遍觀,百骸四肢。諸冷暖氣。神光內凝。化多淫心,成智慧火。從是諸佛,皆呼召我。名為火頭。我以火光,三昧力故,成阿羅漢。心發大願,諸佛成道,我為力士,親伏魔怨。空王佛教我遍觀,周身骨節及兩手兩足。於欲心未動之時,全身本自清冷,迨慾念既萌之後,舉體便覺煖熱,故稱欲火,能燒功德法財。專心修觀,遍觀周身煖觸,厭畏心生,婬欲心歇,遂成正定。以自己智慧的神光內照,將淫欲心念化掉了,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轉欲火成智慧之火,成就火光三昧。從此之後,十方諸佛,以我善觀火性,皆叫我火頭金剛。我以觀火成定,名為火光三昧,由此三昧力故,斷諸結縛,證入圓通,成大阿羅漢。心發護法之大願,擁護佛法,降伏魔怨。

我以諦觀,身心煖觸,無礙流通,諸漏既銷,生大寶燄,登無上覺,斯為第一。
佛問到怎麼樣開步修行,圓滿通達進入佛道。我以諦觀火大,得成三昧。初觀百骸四肢,觀身之慾火;後神光內凝,是觀心之慾火。煖觸即火大,觀行成就,則化婬心為道心,轉慾火成智慧之火,婬心既化,智火已成,不為惑業所礙。復以神光智火,流貫十方,融通藏性,而成性火真空,性空真火。諸漏既已銷除,生大寶燄,智慧大火,此即火光三昧。轉凡成聖,登無上覺。我以諦觀火大,而證圓通,此為第一。
Continue reading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解說 (四): 六識圓通

一、 六識的定義及其作用
識,指人的意識、心智、生命力、理智、分別能力。在梵文,識(vijñāna)來自於動詞字根jñ,意為知道、知識等,加上詞頭vi-(朝向、區別、分別),以及詞尾ana,字面意思為區別、理解、聰明的動作,通常指辨別、理解後出現的認知作用。

六識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等六者,各自以六根為所依,對六塵,而產生見聞嗅味觸知之了別作用。
empty8 empyt4 si2 si1
觀六識是指能觀之智是一心三觀,所觀的境是眼耳鼻舌身意六識。吾人之六根相應於六塵而升起六識,就因為這六識,而讓吾人昇起種種分別想,而生起「貪、瞋、痴」三毒,此「三毒」能害善根,損減功德,終致纏縛於生死苦海,故六塵又名六賊。

第六意識的「識」含有兩種功能:第一是和五識同時並現,稱為「五俱意識」。譬如眼觀色、耳聽聲、鼻嗅聞、身觸接、舌辨味。五識必定是與外緣、外境接觸而後產生的。此五識自身單獨並不能產生任何功能,必須與第六意識相合,才能產生作用。因之,我們將它與第六意識合併,共同稱為「前六識」。

第二是「第六意識」自身,它具有單獨運作的能力,稱為「獨頭意識」。譬如在夢中,它屬於「意」識的單獨運作。精神錯亂時,所產生的虛妄幻象、幻聽。 在禪定中。五根不用,唯餘意識存在。 Continue reading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解說 (三): 五根圓通

一、如來藏性 (真如自性圓明體) 的本質。
今早因顏顏師姐來函問及 “楞嚴經卷四,有關如來藏性” 的描述,究竟是何意義? 經文云: 如來藏本妙圓心。非心非空。非四大、六根、六塵、六識。非明無明,明無明盡 …。以是俱非世出世故。即如來藏,元明心妙。即心即空。即地即水。即風即火。亦即六根、六塵、六識。即明無明,明無明盡。…以是俱即世出世故。
Da2 empty6 empyt4 clean2
顏顏師姐所引用經文,是修行者,想明心見性必須首先了解的一個最重要關念,也是修行及了解二十五圓通法門,所必具備的基本知識。要修行見性,首先要了解如來藏性 (真如自性圓明體) 的本質,以及如何明心見性。這段有關 “如來藏性”的描述,是解說如來藏性 (真如自性圓明體) 的本質,即如來藏,妙明心元,離即離非,是即非即。不能以所知心(心意識),測度如來無上菩提 (自性本心),不能用世語言入佛知見。

二、如何明心見性? 
圓覺經云: 諸修行人,不能得成無上菩提,皆由不知二種根本,錯亂修習,猶如煮沙,欲成嘉饌,縱經塵劫,終不能得。云何二種? 一者無始生死根本 (妄本、識心);則汝今者,與諸眾生,用攀緣心(阿賴耶識)。二者無始菩提涅槃 (真本、自性),元清淨體;則汝今者,識精元明 ,能生諸緣,緣所遺者。亦即六祖名言: “不識本心,學法無益”。

自性圓明,清淨寂滅。無形無相,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開口便錯,動念即乖,不可思議,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唯證乃知。

要悟自性,必須人空、法空、空空、一切皆空。遣之又遣,以至於無遣,而入眾妙之門。此即心經所說: 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十方圓明。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