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山禪師悟道因緣

指月錄卷十二 六祖下第四世 秀州華亭船子德誠禪師

一、 前言
澧州(湖南常德)夾山善會禪師 (805~881),唐代高僧,船子德誠禪師之法嗣。 廣州峴亭人,俗姓廖。九歲于潭州(湖南長沙) 龍牙山剃度,二十歲受具足戒。曾廣泛聽習經論,對戒定慧三學頗能通達。初住潤州(江蘇鎮江) 京口鶴林寺,講經示眾。時值道吾禪師(769~835)從襄州關南來,與之相互問答,大有所得。後依道吾之勸,赴浙中(江蘇)華亭,參謁船子德誠,師資道契,得以發明心要,遂嗣其法。唐懿宗咸通十一年(870),居湖南澧州夾山,大揚禪風。世壽七十七,敕諡「傳明大師」。

信堅在此,介紹其相當戲劇化的悟道因緣公案,供有緣作借鏡,頓悟見性。此公案出自「指月錄」卷十二 六祖下第四世 “秀州華亭船子德誠禪師”一段公案。”指月” 是 “以指標月”,禪宗認為一切言教無非為示機之方便而設,是為成佛的路徑和方法,如以指標月,禪者要因指見月。月亮是佛性的比喻,佛性即空性,沒有具體的形相,不可以言宣,不可以意會,必須你親自去體驗,而文字只是指月的手指,手指可指出明月的所在,但手指並不是明月。以此譬喻「文字所載的佛法經文,都只是指月的手指,只有佛性才是明月的所在。」以手指月,指非是月。

二、緣起
2.1 秀州華亭船子德誠禪師 略傳
船子禪師 (生卒年不詳 ?-858). 節操高邈。度量不羣。自印心於藥山惟儼禪師(751-834),與道吾、雲巖,為同道交。將離藥山,乃謂二同志曰: 公等應各據一方。建立藥山宗旨。予率性疎野。惟好山水。樂情自遣。無所能也。他日後知我所止之處。若遇靈利座主。指一人來。或堪雕琢。將授生平所得。以報先師之恩。遂分手。至秀州華亭。泛一小舟。隨緣度日。以接四方往來之眾。時人莫知其高蹈 。因號船子和尚 。
船子禪師,得法於藥山惟儼禪師,隨侍藥山惟儼三十年,離開藥山時,他曾對道吾、雲巖二位道友說:「若遇靈利座主,指一人來,或堪雕琢,將授生平所得,以報先師之恩。」由於德誠禪師率性疏野、喜好山水,而致日久仍無嗣法之弟子以報師恩,於是至浙江秀州華亭縣吳江畔,為人擺渡,泛小舟隨緣接引度化四方往來之人。當時無人識得她是位得道高僧,只稱他為 “擺渡的和尚”。船子和尚在華亭擺渡,約有三十年。他一邊擺渡,一邊等待適合於自己的接法者。直到道吾禪師推薦夾山善會去見他,才終止了這“一船明月一船詩”式的生涯。 Continue reading

憨山大師 夢遊集 精選十二則

[信堅註: 憨山德清大師,精通儒釋道,有修有證。深入淺出,隨機施教。解說義理,圓人說法,法法具圓。真修實證,解說有事有理,亦有自身的實證體驗。他是信堅修道以來,最佩服、最景仰的大師之一。信堅在此,節選其 “夢遊集” 精選十二則,稍加整理解說,供有緣作參考。]

一、憨山德清略傳
憨山·德清(1546-1623,明代聖僧),字澄印,晚號憨山老人,金陵蔡氏子。母夢觀音抱送童子而孕。憨山大師三十歲,徹悟心性。《夢遊集》載:「予獨住此(五臺山北台之龍門),單提一念,人來不語,目之而已。久之視人如杌(樹樁),直至一字不識之地。初,以大風時作,萬竅怒號,冰消澗水,衝激奔騰如雷。靜中聞有聲,如千軍萬馬出兵之狀,甚以為喧擾。 因問妙峰大師,師曰:”境自心生,非從外來。 聞古人云:三十年聞水聲,不轉意根,當證觀音圓通。” 溪上有獨木橋,予日日坐立其上。 初則水聲宛然,久之動念即聞,不動即不聞。 一日坐橋上,忽然忘身,則音聲寂然,自此眾響皆寂,不復為擾矣。 一日粥罷經行,忽立定,不見身心,唯一大光明藏,圓滿湛寂,如大圓鏡,山河大地,影現其中。及覺則朗然,自覓身心,了不可得。 即說偈曰:
“瞥然一念狂心歇,內外根塵俱洞徹,翻身觸破太虛空,萬象森羅從起滅。 “

憨山大師三十二歲時,發心刺血泥金(刺出鮮血合上黃金粉來寫經),寫《大方廣佛華嚴經》一部。 寫經時,無論點畫大小,每落一筆,心念佛一聲。一些遊山的僧俗到了大師的靜室,常常都要寒暄請教,而大師一面應付對答,一面手中不停地抄寫著。雖然人來人往,接應交談,卻寫經不停,心中了無動相可得。(分身無量,一心多用 )。

明神宗萬曆二十三年 (憨山大師五十歲),清居牢山(遁跡東海牢山之那羅延窟),李太后命輸金造寺,賜額曰海印。被誣告私造寺院,定罪戍雷州。萬曆四十二年 (憨山大師六十九歲),奉恩詔,恢復僧服。居廬山數歲,後之曹溪。 天啟三年十月,示微疾。 謂人曰:「老僧世緣將盡矣。 」沐浴焚香,危坐而逝,年七十八。

二、憨山大師夢遊集開示,精華節選 十二則。
2.1 決志出離
古人最初發心,真正為生死大事,決志出離。故割愛辭親,參師訪友,歷盡艱辛。心心念念,只為己躬下事未明,憂悲痛切,如喪考妣。若一見知識,如嬰兒得母。 儻得一言半句,開導心地,如病得藥。若一念相當,胸中了悟,如貧得寶。 拌身捨命,陸沈 (埋沒不為人知)賤役,未嘗憚(畏懼)勞苦。凡名載傳燈、光照千古者,無不從刻苦中來。 Continue reading

古今偉人,勵志名言。

面對懸崖,向前一步天地寬。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多難興邦,殷憂啟聖。

一、前言
放棄是一種勇氣,也是一種選擇。人總是對現有的東西不忍放棄,對舒適平穩的生活戀戀不捨。但是,一個人要想讓自己的人生有所突破,就必須懂得在關鍵時刻,把自己帶到人生的懸崖,激發無限的潛能,才能奔向蔚藍的天空。百尺竿頭,如何向前一步。向上一路,千聖不傳。信堅在此傳給你,就是放下 (塵緣)、看破 (人生)。要上天堂,先下地獄。

沒有退路的時候,正是潛力發揮最大的時候。項羽破釜沉舟,韓信背水一戰。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絝少偉男。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多難興國,殷憂啟聖。平靜的湖面,練不出精悍的水手,安逸的環境,造就不出時代的偉人。種子還在,希望就在。逆境的時候,不要回頭,幸福就在前方!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無論下多久的雨,最後都會有彩虹;無論你多麼悲傷,要相信幸福在前方等候! Continue reading

“六種覺醒層次” 及 “靈性覺醒徵兆”

一、導論
“佛” 是果德,”覺”是修因。修因契果,依果修因。因賅果海,果徹因源。上文 “六即佛解說“,闡述 “佛果” 有六種層次: 「理即佛、名字即佛、觀行即佛、相似佛、分證即佛、究竟即佛」。

信堅謹以此文,繼續解說,相對應的 ,”覺醒” 也有六種層次: 「本覺、不覺、始覺、相似覺、隨分覺、究竟覺」。同時也闡述,靈性覺醒 (spiritual awakening) 的徵兆,供讀者參考對照,自己是否在覺醒道上。

二、何謂靈性覺醒 (Spiritual Awakening)?
“覺醒,醒悟 ,覺悟”,意指從睡夢中醒來、俄然覺、大夢誰先覺。 覺醒就是不斷改善與周圍環境的溝通能力,分析和連接,通過感官傳送給我們的信息的能力。覺醒就如一個流浪漢找到自己的家,得到心靈安頓,不再挨餓、受凍、受盡辛苦,而得到安住,坦然、自在,不再徬徨無依、飄泊不定。覺醒的狀態,意味照見並融入真實,身心如幻、能所雙泯、當下覺醒。

從廣義的角度來看,「覺醒」泛指各式各樣的經驗,只要能為我們開啟嶄新、未曾認識的存有面向,任何經驗都可稱為覺醒。覺醒就像意識的地震,會移動我們心靈的地殼板塊,把震波傳送到生命的每一個角落,在我們的存有核心啟動深刻的轉化。一段時間之後,覺醒會深化和擴展,我們越來越清楚自己到底是誰。

三、六種覺醒層次: 本覺、不覺、始覺、相似覺、隨分覺、究竟覺
覺,梵語菩提,”覺” 是對煩惱與所知障的覺察與覺悟。”覺”,從「察」到「悟」,依於個己的業力,因而有不同的層次。「覺」有六種覺道;可謂行於覺道之里程碑。 Continue reading

解悟經論的八個層次 與 六即佛 解說

一、讀解經論的八層次
閱讀著述、論說、經典,依各人靈性階層,略說,有下面八個層次。讀者可依此,判斷自己的靈性階層。
1. 普通人,看了經書之後,不知所云,一竅不通,這是凡夫。
2. 看了經書之後,自以為懂了,但要他解說,卻吱吱唔唔,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3. 次等的人,雖能說出,但只依書上文字,照讀一遍。如要他稍加解釋,卻講不出。
4. 次高一層,雖然能解說,卻是依文解義,斷章取義。只是膚淺的知識,表面認知。
5. 再上一層,雖能說出文中言外之意,但仍然咬文嚼字,引經據典,不能深入淺出。
6. 更上一層,是能以自己的語言文字,深入淺出的扼要解說,三根普被,利鈍全收。
7. 萬法歸宗,一以貫之。一經通一切經通,一法通一切法通。五經七典,樣樣皆通。
8. 最上一層,是 “佛以一音說法,眾生隨類都得解”。隨舉一字,皆是一個法門。橫說豎說,以須彌聚筆,海墨書之不盡。此即所謂, “一口吸乾五湖三江之水”。萬法皆在一字之中。一字之中,圓含萬法,事事無礙。

信堅十多年來,辛勤精進,一步一步,慢慢往上爬。自覺自己靈性,天天都在提升,智慧都在增長。每向上提昇一層,就大開眼界,看得越遠越廣,法喜無量。如果大家修行,都感覺,自己靈性天天往上提升,智慧天天在增長,就是走對了修行的正路。否則只在繞圈子,原地打轉,白白浪費,寶貴一生,空到人間走一回。

底下信堅謹以此文,約略解說,天台智者大師所說的”六即佛” ,此即修行證果的六個靈性階層。與上面所說的八個瞭解經論的層次,互相對應。亦即是如何向上提升靈性的修証法門。

二、天台智者大師,”六即佛” 解說
天台智者大師,立六即佛義,以開示修行者,由凡夫至究竟佛果 (成佛)的六個層次。皆名為佛 (即佛): 「理即佛、名字即佛、觀行即佛、相似佛、分證即佛、究竟即佛」。眾生本具佛性是一,在聖不增,在凡不減,因此「六而常即」;但期間的因果事相不同,而有六個層次,故曰「即而常六」。 Continue reading

“一個外行人” 對 “瑜伽法門真義” 的淺見

一、前言
 “Yoga” 一詞,有兩種翻譯。一是 “瑜珈”,另一是 “瑜伽”。現代人所稱的 “瑜珈” 是一系列的修身養心方法,包括調身的體位法、調息的呼吸法、調心的冥想法等,以達至身心的合一。而 “瑜伽” 則是古老印度禪坐修身心,走向三摩地或自我實現旅程。即探尋「梵我一如 (天人合一)」的道理與方法。

信堅這二十年來,除了打太極拳,練導引、瑜珈、及禪坐外,亦略讀《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 、小乘、大乘、禪修、及一乘佛法。信堅的淺見是,古老的 “瑜伽” 是一條修行入門的正道。但只是築基功夫,走向三摩地 (禪定三昧) 的進修方法。並不是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 (Prajna Paramita),大智慧到彼岸之上,證得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anuttarā-samyak-saṃbodhi, 無上正等正覺)” 的法門。

此文是信堅,以瑜伽外行人,對瑜伽法門真義的淺見。實是井蛙之見,坐井觀天,僅供諸大德,酒足飯飽之後,談天論地之用,笑納!

二、印度最古老的 “瑜伽”,《薄伽梵歌》第六章。
印度古老的 “瑜伽”, 源於 “奧義書 (Upanishads)“(約西元前五世紀)印度史詩裡的《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 。《薄伽梵歌》被多數印度教徒視為聖經。總共有700頌,分成18章,描述 黑天 [ 濕婆 (Shiva) 的化身克里希納 (Krishna)], 對主將 阿朱納 (Arjuna) 王子的一場奇妙的靈性對話。其中第六章,專講 “瑜伽”,是黑天描述冥想的正確姿勢以及達到三摩地(禪定)的過程,談及 “四種瑜伽與第四道”。 Continue reading

The Maha Prajna Paramita Heart Sutra (Chinese with English Translation)

《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經文 中英對照

一、緣起
信堅近日,突然覺得,這世上有許多上根利機之輩,因無機緣,不得明師指點,不知如何入佛法大海。又不知如何看佛經,因此不知佛的富貴。同時又想起當年,看佛經如看天書,認得字,但不知其真義。之後有一位大學同學,送我一本 “六祖壇經的英文版”。信堅瞎貓碰到死老鼠,倒是先看英文,再對照中文,一字一句,慢慢學會如何看佛經。原來佛經是要一字一句的慢慢看,每一字、一句都有無量深廣的義理,都具足 “教理行果、信解行證”。

看過壇經之後,再看其他經典,就容易多了,萬事起頭難。以此為鑑,信堅這幾日,發心以自己五十多年的英文基礎,配合近年讀佛經的解悟,開始著手翻譯重要佛經。昨日草寫了 The True meaning of “Maha Prajñā Paramita”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真義解說。今天繼續努力,翻譯《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二、導論 Introduction
佛說法49年,隨機施教,因病與藥。其中,佛說般若22年,總結歸納為《大般若經》,共有六百卷,演說如何以智慧成就法身解脫的法門。《大佛頂首楞嚴經》 是 《大般若經》 的精華。而 《金剛般若波羅密多經》 一卷,便是六百卷大般若經的濃縮精要。至於般若法門精髓的精髓,中心的中心,則是中譯習誦的260字的 《心經》 。因此 《心經》 是《大般若經》的心髓、核心),故曰 《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The Buddha expound (闡述) the scriptures (經典) of buddhism in his life span for 49 years. Among them, the Buddha spent 22 years teaching Prajna, which was summed up in the 600 volumes of “Mahā-Prajñā Pāramitā Sūtra (大般若經)”. The Śūraṅgama Sūtra (大佛頂首楞嚴經) is a summary of its essence, while “The Vajracchedika-prajna-paramita Sutra (金剛般若波羅密多經, The Diamond Sutra) is its concentrated essence. As for the essence of the essence of Prajna Method, the center of the center is the “Heart Sutra”. Its Chinese translation has a total of only 260 words. Therefore, “Heart Sutra” is the heart and core of “Mahā-Prajñā Pāramitā Sūtra “.

「心經」 是佛大弟子舍利弗,問佛如何修持般若法門,如何成佛的方法。佛乃叫觀自在菩薩答覆曰:「三世諸佛以般若波羅密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曰: 般若是諸佛之母。
“Heart Sutra” is originated from one of Buddha’s eldest disciples, Sariputra (舍利弗), who asked Buddha how to practice Prajna. Buddha is then called upon Avalokitesvara Bodhisattv (觀自在菩薩) to give the following reply: “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Buddhas attain Buddhahood through the practice of Prajna Paramita. Therefore: it is said that Prajna is the Mother of the Buddhas. Continue reading

「恒河大手印」精華節譯 (一)

一、前言
早在十多年前,我家信定師姐的堂妹麗秋師姐,是位久修密宗的虔誠信徒。蒙她贈送元音老人所著精美小冊: “略論明心見性”,才開始對元音老人有所認識。但對密宗,卻一直沒有深入探討。近日因緣時機成熟,被引導觀去看元音老人的 “恒河大手印” 。講解頓悟見性的四大秘訣(“見定行果”),以及如何悟後起修,無功用道,斷除習氣。此書類似禪宗的頓悟法門及悟後起修,也相當於小本的華嚴經的”信解行證” 及”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悟後歷事煉心。此書所教導,是密宗的最上乘。

此文是信堅依據元音老人 “恒河大手印” 一書,共有十七講,約三百頁,加以濃縮至十頁,重新修整,再加上一些信堅的註解,以作為閱讀全書的導讀。如此文對原書有所曲解,罪在信堅。班門弄斧,還請諸密宗高僧大德,不吝賜教,是幸。

二、釋論題
2.1大手印是我們的大心、本性、一真法界。
「大」是「大方廣」,表「體大、相大、用大」,是真如本性的體相用。我們的真心、本性,大而無外。具足常、遍。常是永 恆不變,超越時間。遍是廣博、廣大,心包太虛。「手」為尊稱佛之手,表佛之自覺、覺他、覺行圓滿之佛果。「印」者,表森羅及萬象,海印頓現。海印是妄盡心澄,萬相一時頓現,如印印物,沒有先後,沒有遠近。[如印章蓋印,一蓋下去,印章上的字,統統現前,沒有前後。] 印者,亦表佛之無分別智(大圓鏡智),此智猶如印契,一切輪回涅槃之法,無不一一契合於佛之如如妙智,更無一法能逾越此智以外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