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池大師 “佛說阿彌陀經疏鈔” 讀後感

一、緣起
一提起念佛法門,大多數人,都分為兩個極端派別,或信或不信,互相攻擊,有傷修行人的 “道和同修”。其原因是眾生以意識心,分別執著,不明義理,斷章取義。胡亂引經據典,或胡亂引用法師之言,越抹越黑。

淨土八祖,蓮池大師,有感於此,於五百年前,著作 “佛說阿彌陀經疏鈔”,勸導世人 (包括信與不信念佛法門者,及一切淨土法師大德、信徒),如何正解 念佛法門的真實義。可惜此疏鈔所說,曲高則和寡。

佛說阿彌陀經疏鈔演義會本” 總共有四卷,二千多頁,字字珠璣,宣講阿彌陀經的一乘義理。佛法無人說,雖智不能了。因此此寶,一直埋沒,深山大澤。信堅有鑒於此,書寫此讀後感。以此文作為蓮池大師疏鈔的 “推薦序”。希望讀者,止息爭論,虛心信解,依教奉行,共證菩提,同登極樂。

二、蓮池大師 “佛說阿彌陀經疏鈔” 讀後感
佛以一音說法,眾生隨類都得解但眾生根機不同,所解各異,無法互相溝通。反而引經據典,依文解義,斷章取義,互相攻擊。唯有智者,心量廣大,了知事理圓融,理事無礙,事事無礙。圓融包含一切,則一切紛爭,自然止息。

蓮池大師所著 的 “佛說阿彌陀經疏鈔”,是一本千古難逢的對念佛法門的最好一乘詳解。看懂了這疏鈔,就不會對念佛法門有所疑慮深心信解,依教奉行。當得理一心不亂,證入 “自性彌陀,唯心淨土”,証得三藐三菩提。

“佛說阿彌陀經疏鈔” 仔細深入解說此經的一乘真實義,主要在說 “事理不二”、”事理圓融互攝”、”即事即理”。因此 “法門平等,沒有高下”。”正邪在心”,迷者一切法邪,悟者 (解悟、證悟諸法實相者) 一切法正。因此 “正人說邪法,邪法也是一乘法。邪人說正法,正法亦邪。”邪人說正法”。雖所引用是 “正法”,但其解說是”邪法”。真懂、真見性者,不引經據典,不亂引用邪師說法,作長篇大論。要能以自己的語言文字,簡短清晰解說義理。 Continue reading

開啟第三眼 (Third Eye) 的真義及徵兆

開啟第三眼,有很多不同的解說,因人而異。許多人對這論題都相當有興趣。信堅在此,草寫此文,闡述個人對此論題的認知及經驗、解悟與証悟,供大家酒足飯飽之後,談天論地之用。歡迎批評指教。[信堅補註 (5/8/2019): 信堅為了讓大家解悟此文深義,特別再花點時間,將自身對開啟第三眼徵兆的解悟及証悟,在此補充說明,跟大家分享。同時也期望同修們,分享自己的解悟與証悟。]

一、人體的松果腺 (第三眼)
松果腺(pineal gland) 是脊椎動物大腦中的小內分泌腺,它的主要功能是製造褪黑激素(Melatonin)。褪黑素是由氨基酸组成的,在黑暗中會被誘導產生,而在光亮中會被抑制 (可以感測光線強弱的第三眼)。其最重要的是可調節晝夜節律和季節性週期的睡眠模式。腺體的形狀類似松果錐。松果體位於大腦中央附近的上丘腦中,介於兩個大腦半球之間,被裹在兩個圓形的丘腦的接合處。

從生物進化的角度來看,松果腺代表一種萎縮的感光器(atrophied photoreceptor). 它也被稱為松果之眼(pineal – eye) 或第三隻眼 (third – eye).

二、通往啟蒙 (Enlightenment) 的入口
如果你正在閱讀這篇文章,你正在通往打開第三眼的路上,或你已經具有經由冥想,打開第三眼的能力。第三眼(天眼)是探討眉間輪的特殊潛能。它被認為是通往深層內在與高階層意識的門路。象徵著覺醒或深層靈性啟發。第三眼常與下列事物相關連:異象、透視(能透視脈輪與靈氣)、預知以及出體經驗。能夠運用這些能力的人便是「透視者」。它具備他心通(Telepathy)與遙視(clairvoyance)等超自然能力。
Continue reading

魔鬼藏在細節裡 (The devil is hidden in the details)

一、前言
我家信定師姐大學班上有一位熱心的董事長王靖宇先生,舉辦明年六月的 “英國深度旅遊”大學同學會,同學們都熱烈響應,伊媚兒天天傳個不停。近因信定師姐一個無心的回覆,引發靖宇先生談論他事業成功的一個秘訣是謹遵一個西方有名的格言: “魔鬼在細節裡 ( 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 這也是郭台銘成功的 秘訣。這個格言,看似簡單,卻有無量深廣的含義。信堅在此,詳加分解。班門弄斧,還望諸大德,不吝批評指教。

二、魔鬼藏在細節裡
此句的含義是,提醒人們不要忽略細節,往往是一些你不注意的、隱藏的細節,最終產生了巨大的(不利的)影響。[Devil(魔鬼)是指會帶來不利後果的因素。]

細節中透現出來的就是你對事物認識的深廣度。對於同一語言文字,各人隨其靈性階層,有不同深淺的解說,導致運作細節、步驟不同,而有不同結論;結果。

不注重細節的人,是對事物只有膚淺的認識,往往會作錯誤的判斷,而誤入歧途。最易被漠視的,往往就是那些看似簡單、容易、瑣碎的事情。其實反過來看,能夠把簡單的事情天天做好就是不簡單。把大家公認的非常容易的事情,非常認真地做好它,就是不容易。 Continue reading

破除我執與習氣,增長智慧,提高靈性階層的最佳例證: “穆桂英掛帥” 電視劇

一、前言
修行至某一階段,智慧增長之後,觸類皆法。不但溪聲皆是廣長舌,而且日常生活,所看所讀,當下發生的任何一件小事,都可引發,提高智慧、增長靈性階層的活生生例證。信堅在此,以 “穆桂英掛帥電視劇” ,舉列說明此道理。

此劇是教導前面三篇文章,如何破除我執與習氣、增長智慧、提高靈性階層的最佳教導與例證 [時機因緣成熟,此劇自然同步顯現 🙂 ]。此電視劇,不僅演技高超,更重要的是以電視劇說無上法。信堅深深佩服此劇的導演、劇本、及演員的高靈性階層,妣美佛菩薩善巧說法 [三根普被,利鈍全收,老少咸宜。一音說法,眾生隨類皆得解! ]

語言文字,解說教導,是方便法之一。文藝影片,有言無言,一顰一笑、一喜一樂、都在說法。此電視劇,如果用心觀察,細細品賞,在在都是以武功、陣法、沙場實戰,來解說、教導,如何破除我執與習氣,以及破除之後,所引出的廣大智慧、宏觀境界 (不為局部現象所迷惑)。 Continue reading

溪流與沙漠的對話: 跨越生命中的障礙,不要怕改變。

Dialogue between a stream and the desert: Cross the barriers of life and don’t be afraid to change.

一、 前言 (Preface)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by a Sophie traveling monk. He uses the metaphor (fable) of “the dialogues between the desert and a stream” . The desert teaches a small river how to cross a vast desert. This metaphor contains a very deep life and enlightening philosophy. If you are able to understand this fable, every obstacle in life can be easily resolved. 此文是一位蘇菲遊方僧侶的 一首 <沙土之歌>。他以 “溪流與沙漠的對話” 的譬喻 (寓言),教導小河流如何跨越大沙漠。如果能瞭解了其中的小道理,就可運用無窮,凡事迎刃而解。

In the same way, it also teaches practitioners how to transcend beyond all limits. Serious spiritual practitioners are then able to learn how to enter “the door without a door”, and become enlightened. 同理,它也教導修行人,如何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普賢行者,如何進入無門關,見性成佛。[ “無門”是如何進入 “空性”的法門,也是如何明心見性的法門]。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in English with Chinese translation. I hope it will be able to transform your life, and live happily everafter. 信堅在此以中英對照介紹此文,希望它能轉變你的 一生。 Continue reading

真我-實相 及主觀性 (二) 第三章 “問世間情為何物” 的實相解答

“I: Reality and Subjectivity” by David R. Hawkins October, 2007
一、前言
這世上,一切事情的發生,真不可思議。上文剛提到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請大家參! 接著就讀到霍金斯對此問題的實相解答。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是同步性的。問題與答案是一體的兩面。問對了問題,答案就自然顯現 🙂

因此,信堅特別在此,將此書的第三章 “靈性的淨化:小我的本質與真我的顯現”特別點出,自成一文。因為此章相當明確的回答了上文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的實相解答。

二、”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的實相解答: 小我的自戀
2.1 自我/心智/小我 (ego/mind/self) 的定義
“小我” (ego) 一般是指個人現實和身份的集合。其目的是保持個人自我的錯覺,將其作為一個人存在和活動的內在原因,包括思想和感情,因此它被指責為精神錯誤的罪魁禍首和根源。在精神上,自我意味著負面的品質,障礙實現,因為它的線性二元結構。由於心智無窮無盡的製造,因此,人們不能像製造那樣快速地放棄內容,這是一場失敗的比賽。 Continue reading

問世間,情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許?

一、前言
信堅謹以此文,願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屬。天長地久,綿綿無絕期。並祝賀大家新年快樂! 事事如意,身體安康,歲歲平安,年年有魚 🙂

昨日信堅去函問候在來米師兄、顏顏師姐,祝福他們新年快樂,並送上 “一對鳥夫妻的故事“。這引起了今早顏顏師姐與在來米師兄在此園地的一番相當精彩對話。雙方都有高明的見解。甚麼是真愛,甚麼是真快樂,意義深廣,海墨難書。隨個人意識階層,而有不同解說。

信堅在此,再奉上另兩個檔案典故,一是元好問的《摸魚兒·雁丘詞》,另一是【一禪小和尚】 問世間情是何物 (動畫問答),

白鸛鳥(White Stork)與大雁鳥都是大型長途遷徙的候鳥。都是一夫一妻、相親相愛、至死不渝的忠貞典型。與人類同樣,都有 “愛別離苦”。它們遠程遷徙,路上凶險,生命無常。世人為它們歌詠讚嘆,有時歡欣鼓舞,有時潸然落淚。到底它們故事的啟示是甚麼?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參! 參! 參!” 。 就像 “萬法因緣生“裡,山在虛無縹緲間《長恨歌》一段所說,”離合悲歡,枉作相思夢。鏡花水月,畢竟夢成空”。 Continue reading

安妮塔‧穆札尼 (Anita Moorjani) 瀕死經驗後的領悟及啟示

一、前言
信堅在此,繼續解說,安妮塔重回世間後,對人生及日常生活的體悟,及對大眾的教導。全文以安妮塔暢銷書的下半部 “Dying to Be Me” 為基礎,將它節譯成中文,並加以闡揚發揮,加入信堅個人的註釋及體驗,以為佐證。
    
信堅這幾天,從頭到尾,一字不漏的仔細的讀了 (並加以中文翻譯) 安妮塔的 “Dying to Be Me” 這本暢銷書,流了不少感動的眼淚,全身起了震撼、感應。此書文筆流暢、講解清晰,條理分明,已是一部極佳文學作品。安妮塔以自己在瀕死體驗 所 “覺知” 的景相,深入淺出的解說一真法界,諸法實相,所說與一乘經書 (華嚴經) ,完全相符合,佛佛所見,皆是相同一真法界。最難得的是她還能將所覺知的真理,帶回世間,以 “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的心境,放下看破,隨緣自在,著書演講,感化無量眾生。至此,她已是頓悟本性的法身菩薩了。

安妮塔的暢銷書名, “Dying to Be Me” , 信堅個人的翻譯是: 渴望(Dying) , 存在、生存 (Be),隨緣任性、自然無為 (To Be) , 見到真我 (Me). 整句的意思: 渴望明心見性,就路歸家,回到真我的懷抱。[此地 “To Be” 套用了莎士比亞的名著 “To Be or Not To Be” (苟且偷生,還是奮力抵抗),但意義完全不同]。

安妮塔的瀕死經驗,不是一般所說的靈魂離體,而是以真如本性 (真我) 的覺性 (awareness),脫離小我的有限性,擴展到大我的無所不在,無所不覺,與真我融合為一。証悟了萬法一體,無緣大 慈,同體大悲,是明心見性者的境界,此瀕死經驗,相當希有。真我的 “大愛” ,能治療一切疑難雜症,包括癌症,頑冥不化。

此園地的上篇文章,安妮塔‧穆札尼(Anita Moorjani) 瀕死經驗 ,只是此書上半部所講解的 “從安妮塔在患癌症之前的 “恐懼、害怕” 經歷 (病由心生),四年與癌症苦鬥、入醫院急診、瀕死經驗、到完全放下、看破,及再回到世間快速療癒的經歷。這上半部只是此書 的序幕。

此書的下半部是講述安妮塔利用此瀕死經驗為例,來解說她所領悟的一真法界、諸法實相,以及如何將所領悟的真理,應用在日常生活中,過快樂、有意義的人生,免除病患的困擾。

要領悟一真法界,諸法實相,至少有三種不同途徑。一是類似安妮塔的瀕死經驗,實際的到一真法界裡旅遊,證悟實相:  另一途徑是放下、看破、無住、無念,讓小我消失,真我的光耀顯現,頓悟實相。三是信堅的笨方法,花了一整年,閉關窮究華嚴經的一真法界,諸法實相,加上三年的與古見性聖人印證。由這體悟,信堅園地設有專欄,裡面約有一百篇文章,解說 諸法實相。一真法界,是唯一法界,唯一實相,見性者所證皆同的真理,只是以不同語言文字,不同角度,譬喻解說而已。

同時,看了安妮塔的證悟及運用於日常生活,行住坐臥、待人接物,隨順法性,任運自然,所說都與信堅近年來的行止相符合 (請看下面此文中的許多信堅註解)。因此,安妮塔在此所悟、所教導的修行法門與境界,可作為讀者借鏡,了解自己的境界以及自己是否走對了修行之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