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之道: 如何認知及超越小我

The Way to Awakening: How to Recognize and Transcend Ego

一、前言
信堅在此,謹以此文,恭祝大家 豬年快樂,豬事吉祥、豬事如意、豬肥人富、豬報平安。

此文介紹艾克哈特·托勒 (Eckhart Tolle) 繼《當下的力量》(The Power of Now)後出版的第二本靈性書籍《一個新的地球: 覺醒你生命的意義與目的》(A New Earth – Awakening to Your Life’s Purpose). 此文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節譯此書的前四章,講解 “覺醒之道: 如何認知及超越小我“,因而覺醒了真我,邁向明心見性之道,就路歸家。此段是信堅所知,除霍金斯外,對此議題最詳盡的解說。

第二部分是 介紹此書的第五及第六章,詳細解說 “解脫之道: 痛苦之身 (pain-body) 的本質及如何超越痛苦之身“,此即如何離苦得樂,解脫自在。[「痛苦之身(Pain Body)」是自「小我」開始萌生的那一刻起,至今累積的傷痛、怨憤、憎恨等負面情緒的總體能量場。]

托勒書寫此書,大都隨想隨描述,沒有經過仔細整理,因此讀者需要花大功夫,重新整理,才能真正消化、理解。這也是為何信堅花了相當多時間,翻譯及書寫此文的緣故。希望讀者,仔細越讀,深入反省,觀察小我。文中的每一小段,都是正確修行的指南。每天看一小段,就會有小覺悟。積之日久,就可當下覺醒,超越自我,邁向就路歸家的旅程。

二、導論
2.1 書名的緣起
本書標題的靈感,源來自聖經預言,並談到現存世界秩序的崩潰和“一個新天堂和新地球” (a new heaven and a new earth) 的誕生。”天堂” 不是一個地方,而是指無所不在的無形意識境界。”地球” 是它的外在顯現 (形相世界)。“新天堂”是人類意識轉化狀態的未顯現境界 (unmanifested),“新地球”是顯化 (manifested) 的物質世界。

2.2 作者書寫此書的目的
這本書本身是一個轉變的法門 (transformational device),這裡提出的想法和概念可能很重要,不過它們只是指向覺醒的路標。當你閱讀的時候,它會使你的內心發生了一個重要的轉變。此書的主要目的不是給你的心智增加新的資訊或信仰,也不是試圖讓你相信任何事情,而是帶來一個意識的轉變,覺醒的的真我。

此書是關於你的切身課題。它將會轉變你的意識狀態。它只能喚醒那些準備好的人。隨著每一個覺醒的人,集體意識的動量就會增長 (水漲船高),對其他人來說,轉變也會變得更容易(羅傑·巴尼斯特效應, Roger Banister Effect)。如果覺醒的過程已經在你身上發生,閱讀這本書的將加速和加強它的進展。

這本書展示了小我的主要特質,以及它們在個人和集體中的運作方式。這一重點有兩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第一,除非你知道小我運作背後的基本機制,否則你不會認識到它,它將會一次又一次的欺騙你,讓你跟它認同,永世輪轉。第二個原因是,識別小我本身的行動是覺醒發生的方式之一。當你認知你內在的無意識時,使認知成為可能的試提高意識階層,達到了覺醒的門檻。你不能與小我爭鬥,而打贏它。就像你不能與黑暗作鬥爭一樣。意識的光芒是你所必要的。你就是那盞走向光明燈光。

2.3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語言文字, 不論是有聲還是無聲(思維和心念),都會給你帶來一種近乎催眠的咒語,使你很容易迷失在其中,被催眠。暗示的讓你相信,當你把一個名詞附加到某個東西上時, 你就知道它是什麼東西。事實是: 你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你只是用標籤掩蓋了這個謎團。

一切事物, 一隻鳥,一棵樹,甚至一塊簡單的石頭,或一個人,最終都是不可知的。這是因為它具有深不可測的深度。我們所能感知、體驗、思考的只是實相的表層,小於冰山一角。在表面外觀的內在深處,一切都不僅與其他一切聯繫在一起,而且還與所有生命的源頭息息相關。(萬物一體)。即使是一塊石頭,一朵花或一隻鳥,也可以向你展示回歸上帝、源頭、回歸自己的道路。(一花一世界,一樹一菩提)。當你沒有用文字和標籤來掩蓋世界時,你會神奇地感受到生命的回歸。

當你越快把語言或精神上的標籤貼在事物、人或情境上, 你的現實就會變得越淺薄和沒有生命,你就變得更加黯然失色。通過這種方式,雖然可以獲得聰明,但就會失去智慧,快樂,愛情,創造力和活力也會消失。它們隱藏在感知和解釋之間的差距之中。因此佛經說: 依文解義,三世佛冤。語言文字,是標月之指,義在言外。

2.4 我們累世遺傳的功能障礙
人類的成就令人欽佩及不可否認。我們創作了音樂,文學,繪畫,建築和雕塑的崇高作品。最近,科學和技術給我們的生活方式帶來了巨大改變,使我們能夠創造和許多神奇物件。毫無疑問:人類的心智具有高度智能。然而它的智能卻被瘋狂所玷污。

恐懼,貪婪和對權力的渴望,不僅是國家,部落,宗教和意識形態之間的戰爭和暴力背後的心理激勵力量,也是個人關係中不斷衝突的原因。它們會讓你對別人和你自己的感知產生扭曲。透過他們,你誤解了每一種情況,導致誤入歧途的行動,旨在擺脫恐懼,滿足你對更多的需求,一個無法填補的無底洞。

然而,重要的是要認識到,恐懼,貪婪和對權力的渴望並不是我們這裡所說的功能障礙,而是由功能障礙產生的。這種功能障礙是每個人心智中的一種深度的集體妄想。人類最偉大的成就不是它的藝術,科學或技術,而是對自身功能障礙的認識。此即此篇文章的目的: 認清自我的本質、運作,然後超越自我。

三、自我 (小我, self, ego) 的定義
3.1 “我”這個字,有無量義,其真義取決於整段、整篇、整本書的內涵 (context) ,以及個人的意識階層。因此為了更清晰的解說,普通,在它之前加上了形容詞,如小我、大我、真我來加以區別。第二跟第三章,是描述關於我們稱之為小我 (self) 的虛假自我(ego)的機制。當你說“我”時,你通常所指的不是 “你是誰” (Self, 大我、真我),而是 “小我” (ego).

3.2 大多數人都完全認同頭腦中的聲音 (即無意識和強迫性思維的不斷流動以及隨之而來的情感), 我們可能會將他們描述為被他們的思想所控制。只要你完全沒覺知到這一點,你就會認為思想者就是你自己,這是自我意識 (我執),稱之為 “自我”,因為在每一個思想中都有自我意識、自我 [即每一種記憶,每一種解釋,觀點,反應,情感都有自我意識]。從屬靈的角度講,這是無意識的。

3.3 你的思想 (心智的內容) 當然是以過去為條件的:你的成長經歷,文化,家庭背景等等。所有思維活動的核心,都是你最強烈認同的某些重複和持久的思維、情感和反應模式。這個實體就是自我。

3.4 在大多數情況下,當你說“我”時,它就是小我在說話,而不是真正的你。它包括思想和情感、你認為是“我和我的故事”的一系列記憶、你不知道它的習慣性角色、集體認同 (如 國籍, 宗教, 種族, 社會階層,或 政治效忠)。 它還包含個人身份識別,不僅包括財產,還包括意見外觀, 長期的怨恨,或 自我概念優於或不優 ,像其他人一樣好,成功或失敗。

3.5 小我只在表面上有所不同。 在內心深處,每個自我中都有相同的結構。 他們以認同和分離為生。當你通過思想和情感組成的心智自我生活時,這就是自我 。

3.6 自我強迫的挑剔習慣和抱怨他人。

3.7 無論自我表現出什麼樣的行為,隱藏的動力總是相同的:須要突出、特殊、能控制、須要權力、須要關注,、須要更多; 須要有一種分離感、需要反對、敵人。

3.8 自我總是想要來自其他人或情境的東西。總是有一個隱藏的議程,總是有一種“還不夠”的感覺、不足和缺乏須要填補

3.9 自我為什麼害怕?因為自我是通過對形相的認同而產生的。而在內心深處,,它知道沒有任何形相是永久的, 它們都是轉瞬即逝的。因此,自我周圍總是有一種不安全感。一旦你意識到並接受所有的結構 (形相) 都是不穩定的 (即使是看似堅實的物質結構),和平就會在你內心產生。這是因為對所有形相的無常的認識會喚醒你到你內在的無形的維度, 那是超越死亡的維度。

3.10 自我需要感受到優越感
有許多微妙但容易被忽視的自我形相, 你可能會在別人身上觀察到, 更重要的是, 在你自己身上也會觀察到。記住: 當你覺知到你自己的自我時,新出現的覺知,就是超越自我的 “你是誰” (who you are),更深層次的 “真我”。對虛假的認識,已經是現實的產生。

3.11 自我和名望(ego and fame)
“提及相識的名人(以抬高身價)” 現象,隨意提到你認識的人,是自我的策略的一部分,在他人的眼中獲得優越的身份。荒謬的名聲高估只是我們世界中自我瘋狂的眾多表現之一。

四、小我 (自我, self, ego) 的本質及運作方式
4.1 自我的內容和結構
自我意識 (egoic mind) 完全受過去的制約。它由內容和結構所組成。如果一個孩子因為他的玩具被帶走而深深的在痛苦中哭泣,那麼玩具就代表了內容。發生這種嚴重痛苦的原因,隱藏在“我的” 這個字詞中,它是結構性的。

通過與物體相關聯來增強一個人的身份的無意識強迫被建立在自我心靈的結構中。自我產生的最基本的思維結構之一是識別 (辨認)。所以當我認同某些東西時,我“使它變得和我一樣”。我賦予它自我感覺,因此它成為我“身份”的一部分。

4.2 與事物的認同 (Identification with Things)
你所認同的事物就是內容;而你無意識、強迫性地去認同,就是結構性的。這是小我心智運作最基本的方式之一。

但是,如果我們把事物當成加強自我的工具,並試圖在其中尋找自我的話,我們就無法真正尊重它們。而小我卻正是這麼做:它對事物的認同,創造了我們對事物的執著、迷戀,繼而創造了我們的消費社會和經濟架構,在其中,唯一衡量進步的標準就是:更多!

許多人生命的絕大部分被對事物的執著專注所吞噬。當你感覺不到自己所是的生命 (the life that you are) 時, 你很可能會用物質來充實你的生命。

4.3 所有權的錯覺
如果你站在紐約市街頭,指著一座摩天大樓說:「那棟樓是我的,我擁有它。」你不是非常有錢,就是有妄想症,要不然就是騙子。無論如何,你是在述說一個故事,在這個故事中,「我」這個念相,和「大樓」這個念,相合而為一。這就是所有權的心理概念運作的方式。這個故事和組成這個故事的念相與你是誰完全無關。即使人們同意這個故事,最終它還是一個幻相。很多人一直到了死亡迫在眉睫、外在事物開始瓦解時,才了解到:沒有任何事物和「他們是誰」的本質有關。當死亡臨近時,這整個「所有權」的概念終究顯得完全沒有意義了。(一切法,無所有,畢竟空,不可得。)

棄絕財產並不能讓你自然而然地從小我中解脫出來。小我會試圖藉由認同於其他事物,而維持它的生存。小我的內容可以改變,但是讓小我存活下來的心智結構卻永遠不會改變。

小我通常把「擁有」等同於「存在」(Being):我擁有,所以我存在。當你停止在事物中尋找你自己時,那個對事物的執著,自然而然會消失。

有時你不會意識到自己對事物的執著(認同),直到你失去了它們,或是面臨失去的威脅。如果那個時候你生氣了,或者開始焦慮等等,那就表示你對它們是執著的。

如果你覺知到自己認同於某個事物,那個認同本身就已經不完整了。「我是那個覺察到自己有執著的覺知。」這就是意識轉化的開始了。[作者在此文的附錄A,以 “失落的戒指” 故事,講說了 “如何超越所有權的錯覺”。]

4.4 須求: 想要更多
自我認同擁有,但它對擁有的滿足,是淺薄而短暫的。隱藏在其中的是一種深刻的不滿,不完整,”不夠” 的感覺。擁有 – 所有權的概念是由自我創造的虛構觀念,以賦予自身堅固性和永久性,並使自己脫穎而出,使自己變得特別。沒有自我可以持續很長時間而不須要更多。對於擁有的淺薄滿足感總是被更多的缺乏所取代。這是更多的心理須求。這是一種令人上癮的須求。

有些自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以嚴峻無情的決心追求自己的目標,然而, 他們的渴望背後的能量,產生了一種同樣強度的對立能量,最終導致他們的垮台。[這就是 霍金斯所說的 強力 (force) 而不是能力 (power). 依據牛頓力學第三定律,每一個作用力(force), 都會有個等同的反作用力 (For every action, there is an equal and opposite reaction).]

“我”和“我的、我想要、我需要、我必須擁有”和“不夠”的思想形式不是內容,而是屬於自我的結構。內容可以互換,但自我的結構卻永遠不會改變

4.5 與身體認同 (Identification with the Body)
除了物體之外,另一種基本的認同形式是“我的”身體。
在某些情況下,“我的身體”的心理形相或概念是對現實的完全歪曲。一名年輕女子可能會認為自己超重,因此實際上她很瘦。她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她身體的心理概念,即“我胖”或“我變胖”。這種情況的根源在於對心靈的認同。那些被認為具有良好外貌,體力或能力的人會在這些屬性開始消退和消失時遭受痛苦。

“一切形相的命運” 是無常的, 最終都會衰敗。(凡所有相,皆是虛幻)。“我”的身體感知註定要變老,枯萎,並與這肉身的”我” 一起死亡,這遲早會導致痛苦。

如果你不把身體等同於你是誰,當美麗消退,活力減弱,或身體變得無能為力時,這不會以任何方式影響你的價值感或認同感。事實上,隨著身體開始衰弱,無形的維度,意識的光芒,可以通過褪色的形式更容易地發光。

自我總是與形相認同,尋找自己,從而以某種形相失去自我。形相不僅僅是物質和肉體。比外在形相更重要 – 事物和身體 – 是在意識領域不斷出現的思想形式。它們是能量形成物,比物質物質更精細且密度更小,但它們仍然是形相。

你可能會注意到,作為一個在你腦海的聲音,他永遠不停止說話,這是不斷和強迫性思維的溪流。當每一個想法,完全吸引你的注意力,當你被頭腦中的聲音和伴隨它的動作所認同時,你就會在每一個思想和每一種情感中,迷失自己,那麼你就完全被形相所認同,因此處於自我的控制之中。自我是一種反複出現的思想形式和有限制性的思想模式的集合體

4.6 抱怨 (complaining)
抱怨是自我最喜歡的強化自我的策略之一。每一個抱怨都是你完全相信的,心智所編造的一個小故事。

當你抱怨時,暗示你是對的,你抱怨或反應的人或情況是錯誤的。沒有什麼比 “正確感”更能強化自我的了。正確就是認同心理地位 – 一種觀點,一種意見,一種判斷,一種故事。當然, 要想讓你是對, 你需要別人是錯的。你需要讓別人犯錯, 才能更清楚感覺到你是誰。

將負面的心理標籤應用於人們,指名道姓(辱罵)是這種標籤的最粗魯的形式。自我需要永遠是對的,並勝過其他人:“笨蛋,混蛋,婊子” 是所有你無法爭辯的明確聲明。

4.7 怨恨 (resentment)
怨恨是伴隨著抱怨和人們心理標記而產生的情感,它為自我增添了更多的能量。怨恨意味著感到苦澀的, 憤怒的, 委屈的或被冒犯。 你憎恨其他人的貪婪,他們的不誠實,他們缺乏正直。雖然怨恨往往是伴隨抱怨的情緒,但也可能伴隨著更強烈的情緒,如憤怒或其他形式的煩憂 (upset)。自我喜歡抱怨, 不僅對別人感到怨恨, 也喜歡對情況感到怨恨。

4.8 長期的怨恨被稱為委屈 (冤情, grievance)。
委屈是一種強烈的負面情緒,它與遙遠過去的事件有關,這種情緒是通過強迫性思維,在腦海中重述故事或大聲說出“某人對我做了什麼”或“某人對我們做了什麼”,來維持活力的。

“委屈也會污染你生命中的其他方面。例如,當你思考和感受到你的委屈時,它的負面情緒能量可能會扭曲你對現在發生的事件的感知,或者影響你在現在對待某人的言論或行為方式。一種強烈的委屈足以污染你生命的大部分領域,讓你處於自我的掌控之中。

要覺知到在思想和情感層面上的委屈。要警覺到讓它保持活力的思想,並感受到身體對這些思想的反應的情緒。試圖放下,寬恕。過去沒有能力阻止你臨在。委屈是舊思想和情感的包袱。

4.9 捍衛幻覺: 認同心智和精神立場
這種認同很容易蔓延。如果你發現自己說“相信我,我知道”或“為什麼你從不相信我?”那麼自我已經悄悄進入。它隱藏在“我” 這個小詞中它,已經變得個性化,變成了精神立場。自我把一切都當成個人的事。情緒產生、防禦性、 甚至可能是侵略性。

每個自我都將 “意見和觀點” 與”事實”混為一談。此外, 它無法判斷一個事件與其對該事件的反應之間的區別。 每個自我都是選擇性感知和扭曲解釋的大師。只有通過覺知–而不是通過思考–才能區分事實和觀點。

只有通過覺知,你才能看到: 有這種情況, 這就是我對它的憤怒,然後意識到還有其他的方法來處理這種情況,或用其他的方式去看待並處理它。只有通過覺知,你才能看到情況或人的整體,而不是採取一個有限的觀點。

4.10 在這個星球上,貪婪 (greed),自私(selfishness),剝削 (exploitation)),殘忍 (cruelty) 和暴力 (violence) 仍然普遍存在。當你不認識到它們是潛在的功能障礙或精神疾病的個體和集體表現時,你會陷入個性化的錯誤之中。

4.11 自我在別人的注意力上茁壯成長。自我不知道所有能量的來源都在你體內,所以它在外面尋找它。自我尋求的並不是無形 (臨在) 的關注,而是以某種形相的注意,例如承認,讚美,欽佩,或者只是以某種方式被注意到,以使其存在被承認。

4.12 一些自我,如果不能得到讚美或欽佩,就會滿足於其他形相的關注,並發揮作用以引出它們。如果他們不能得到積極的關注,他們可能會尋求消極的注意力。在許多所謂的浪漫關係的早期階段,角色扮演是相當普遍的,以吸引和留住被自我感知的人,即“讓我快樂,讓我感到特別,滿足我所有的需求”。

4.13 “墜入愛河”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自我慾望和需要的加劇。你沉迷於另一個人,或者更確切地說是你那個人的形相。它與真正的愛情無關。

4.14 病理自我 (The Pathological Ego)
從更廣泛的意義上說,自我本身就是病態的,無論它採取何種形相。盲目的自我是無法看到它對自己和他人造成的痛苦。自我無法區分情況及其對該情況的解釋和反應。

你可能會說,“多麼可怕的一天”。可怕的是你的反應,你內心對它的抵抗,以及那種抵抗造成的情緒。例如,憤怒或怨恨通過增加分離感,強調他人的他者和創造一個看似無懈可擊的 “正確”的心理位置來極大地強化自我。

4.15 聰明分裂,智能團結。自我創造了分裂,分裂造成了痛苦。因此自我顯然是病態的。

4.16 除了那些顯而易見的,如憤怒、仇恨等等,明顯的消極情緒之外,還有其他更微妙的消極形式,它們是如此普遍,因此通常不被認為是如此的。例如,急躁,煩躁,緊張、和忍無可忍。它們構成了許多人占主要內心狀態的不快樂背景。

4.17 自我的病理形態 (Pathological Forms of Ego)
自我其本質是病態的,它顯示功能障礙和痛苦。例如, 許多正常人為了顯得更重要、更特別,想在別人心目中提升這種形象, 因此不時地講某些謊言。自我習慣性和強迫地說謊。他們告訴你的關於他們自己、他們的故事,完全是幻想、虛構的自我,自我設計,讓自己感覺更大,更特別。

被稱為偏執型精神分裂症的精神疾病 (簡稱偏執狂) ,本質上是一種誇大的自我形相。它通常由一個虛構的故事組成, 這個故事是心智發明的,用來合理化一種持續的潛在恐懼感。

自我對其他人的恐懼和不信任,傾向於通過關注於他們感知的別人錯誤,來強調他人是“異類”。這種傾向更進一步,使其他人成為不人道的怪物。自我需要其他人,但它的困境在於內心深處的仇恨和恐懼。

一旦發生這種情況,當我捍衛自己的觀點(思維)時,我感覺並表現得好像在捍衛我的自我。在不知不覺中,我感覺和行為就好像我為生存而戰。所以我的情緒會反映出這種無意識的信念。他們變得動盪不安。我很沮喪、生氣、防禦、或侵略。我需要不惜一切代價贏得勝利,以免被我殲滅。這就是幻覺。

4.18 自我怨恨實相
[實相是這 “當下如是” (the suchness of this moment)].
在不認知的情況下創造痛苦–這是無意識生命的本質; 這是完全被自我的掌控的徵象。自我無法認知到自己,並看不到它在做什麼,它的無知程度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當它的無知被指出時, 它會用憤怒的否認、巧妙的論點和自我辯解來歪曲事實。

五、覺醒: 如何超越自我
5.1 Non­reaction (不反應)
對別人的自我,不反應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它不僅能超越自我,還能消除集體的人類自我。但只有當你能認識到某人的行為來自於自我, 是由於人類集體功能障礙的表達時, 你才能處於不反應的狀態。當你意識到這不是針對個人的時候,就不再有一種衝動去反應。通過不對自我做出反應,你往往能夠把別人的理智帶出來。

不反應不是柔弱而是力量。非反應的另一用詞是寬恕。寬恕是不計較 (overlook),或者是看透 (look through)。你看透自我,去看待每個人的理智本質。

5.2 覺知聲音的覺性
看看你能否注意到,在腦海裡的聲音,也許在它抱怨某事的那一刻,並認識到 “它是那” (what it is),它是自我的聲音,沒有比一個調節的” 思維模式”更多的聲音,一個思維。
每當你注意到這個聲音時,你也會意識到你不是聲音,而是覺知到聲音的人。那你就是覺知到聲音的覺性。

5.3 覺醒
在你覺知到自我的那一刻,它嚴格來說不再是自我,而只是一個古老的調節性思維模式。

自我意味著無意識。覺知和自我不能共存。舊的心理模式或心理習慣可能仍然存活,並重新發生一段時間,因為它背後有數千年的集體人類無意識的動能,但每次被識別,它就會被削弱。

5.4 自我最大敵人當然是當下。

5.5 感受內在的身體
雖然身體認同是自我最基本的形式之一,但好消息是它也是你最容易超越的一種形式。通過將注意力從你身體的外在形式和你對你身體的想法 – 美麗、醜陋、強壯、虛弱、太胖、太瘦 – 轉移到內在的活力感。[“內在身體”是生命能量,形相與無形之間的橋樑。(氣場、能量場)]

5.6 當你知道自己在做夢時,你就會在夢中醒來。意識的另一個維度已經出現。對幻覺的認識也是它的終結。它的生存取決於你把它誤認為現實。

5.7 和平超越所有的理解
由於他們生命中某些方面的悲劇性損失,很多人都經歷過新的維度意識的出現。有些人失去了他們所有的財產,有些人失去了他們的孩子或配偶,他們的社會地位,聲譽或身體能力。在某些情況下,通過災難或戰爭,他們同時失去了所有這些並發現自己“甚麼都沒有”。我們可以稱之為限制。無論他們認同什麼,無論給他們什麼樣的自我感覺,都被帶走了。然後突然而且莫名其妙地,他們最初感到的痛苦或強烈的恐懼,被一種吃驚的存在感所取代,深刻的平靜與寧靜以及完全免於恐懼的自由。

5.8 當給你自我感覺的 “你所認同的形相”,崩潰或被帶走時,它會導致自我崩潰(因為自我是形式的認同)。當你周圍的形相死亡或臨近死亡時,你的存在感 (我是, I Am),從形相的糾纏中解放出來:精神從物質的監禁中解脫出來。

5.9 你理解到你的本質身份是無形的,是一種無所不在的存在,存在於所有形相、所有認同之前。你也理解到自己作為意識本身的真實身份。這就是上帝的平安。你是誰的最終真相在於 “我是” (I Am)。

5.10 為了結束數千年來困擾人類處境的痛苦,你必須從自己做起,並在任何時刻,對你的內心狀況負責。這意味著現在、此刻。問問自己: “此刻我內心是否有負面情緒?” 然後, 警覺, 觀察你的思維及情緒。留心前面提到過的任何形式的低階層不快樂,比如不滿、緊張、“忍無可忍”等等。留意那些似乎可以證明或解釋這種不快樂的想法,但實際上卻是導致不快樂的想法。

5.11 屈服或反抗 (To be or not to be)
每當發生悲劇性損失時,你要麼抗拒,要麼屈服。有些人變得痛苦或深惡痛絕; 其他人變得富有同情心,有智慧,有愛心。

順從意味著,內在接受法爾如是,你對生命沒有執著。抵抗是內在的收縮,是自我的外殼的硬化,你被關閉了。無論你採取什麼樣的內在抵抗狀態,都會產生更多的外部阻力,有如關閉了百葉窗,陽光就無法進入。

當你內部順從、屈服時,一個新的意識層面就會打開。如果行動是可能或必要時,那麼你的行動將與整體保持一致,並得到創造性智能的支持,這種無條件的意識,在內心開放的狀態下,與你成為一體。環境和人們,然後變得有幫助,合作。巧合發生了。如果不能採取任何行動,你就會在屈服所帶來的寧靜和內心的寂靜中休息。你在上帝裡面安息。

5.12 無意識,功能失調的自我行為,永遠不能被以攻擊的方法所擊敗。

5.13 認識到自我是什麼: 一個集體的功能障礙, 人類心靈的瘋狂。一旦你看到了自我的本來面目, 就更容易對它保持不反應; 你不再將它放在心上。沒有抱怨,歸咎,指控或做錯。沒有人錯。這是所有人的自我之錯。

5.14 超越自我:你的真實身份
當自我處於戰爭狀態時,要知道它只不過是一種為生存而戰的幻覺。那種錯覺認為是你。但是一旦你體驗了它,你就會在臨在的力量中成長,而自我會失去對你的控制。

所以要擺脫自我所需要的就是要覺知到這一點。覺知是隱藏在當下的力量。只有臨在才能讓你擺脫自我。只有臨在可以消除你的過去,從而轉變你的意識狀態。

5.15 精神實現 (spiritual realization) 是要清楚地看到我所感知、體驗、思考或感受到的最終不是我是誰 (who I am),我無法在所有那些不斷消失的事物中找到自己。

5.16 放下自我
如果你能夠觀察到,當你被這種消極狀態所擁有時,你體內發生的生理變化,它們如何對心臟、消化系統和免疫系統的功能以及無數其他身體功能產生不良影響,那麼它就能相當明顯明顯的指出, 這樣的狀態確實是病態的、是痛苦的形相。

如果在消極的情況下, 你能夠意識到: “此刻,我正在創造自己的痛苦”。這就足以將你提高至超越調節的自我狀態和反應的侷限。當你有覺知時,它將為你開啟無限的,能以其他更明智的方法,來處理任何情況的可能性。

當你認識到你的不快樂是愚蠢的,你就可以自由地放下你的不快樂。消極情緒是源自於愚蠢的自我。自我可能很聰明 (clever),但沒有智能 (intelligent)。聰明追求自己的小目標。智能看到了所有事物都聯繫在一起的更大的整體。聰明是出於自身利益的動機,而且非常短見。

5.17 快樂的秘密
自我說: 也許在未來的某個時刻, 我可以保持平靜–如果這樣、那樣, 或者其他的事件發生, 或者我得到了這個, 或者成為了那樣。或者它說: 由於過去發生的事情,我永遠不會安寧。自我不知道你唯一的和平機會就是當下。或者它確實知道,但它擔心你會發現這一點。畢竟,和平是自我的終結。

5.18 有一句話,傳達了生命藝術的秘密,所有成功和快樂的秘訣: “與生命合為一體” (One with Life). 與生命合為一體是與當下一體。生命就是舞者,你就是舞蹈。

5.19 當你覺知到自己內心的負面狀態時,就意味著你已經成功了。在這種覺知發生之前,會有對內在狀態的認同,這種認同就是自我。覺知來自於對思想、情緒和反應的不認同。此時,思想,情感或反應被認出,並且在被認出之時,不認同就會自動發生。此時,你的自我感覺、你是誰,在你成為思想,情感和反應之前,會經歷一個轉變。現在你是覺知,見證這些境界的有意識臨在。

5.20 從自我中解脫出來是一筆很小的交易。你唯一要做的,是覺知到你的想法和情緒發生的時刻。這是一種“看見”的警示。當這種從思維到覺知的轉變發生時,一種遠遠超過自我聰明的智能,開始在你的生命中運作。情感甚至思想,通過覺知變成非人格化。他們的非個體的本質被認出。他們身上不再有自我。它們只是人類的情感和思想。

5.21 放下你與心智中的身份認同。超越了心智的 “你是誰” (who you are) , 就會自然顯現。

5.22 無我
大多數人都有擺脫自我的時刻。那些在工作中表現異常出色的人,在工作中可能完全或基本沒有自我。他們可能不自知。但他們的工作已成為一種精神實踐。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在工作時都臨在, 但在私生活中重新陷入相對的無意識。他們會在每一個與他們接觸的人,減少他們的自我感。即使是沉重自我的人,有時會開始放鬆,放開警惕,並在與他們互動時,停止扮演他們的自我角色。

當人們拒絕向他人提供説明或資訊或試圖破壞他人時 (以免比 “我” 更成功或獲得更多的榮譽),他們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破壞了自己的工作。自我不知道你包含越多的別人,事情流動得越順暢,事情就越容易發生在你身上。

附錄A: 失落的戒指: 如何超越所有權的錯覺
當我作為輔導員和靈性導師時,我會每週兩次去探望一位女性,她的身體充滿了癌症。她是一名中學教師,她的醫生診斷她不會活過幾個月。在這些訪問期間,有時會說幾句話,但大多數情況下我們會默默地坐在一起。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內心的靜止,這是她在忙碌生活中從未體驗到的。

然而有一天,我到了發現她處於極度痛苦和憤怒的狀態。“發生了什麼事”我問道。她的鑽戒丟 了。這鑽戒對她來說,具有巨大的金錢價值和感情價值。她懷疑這個鑽戒是每天都要照顧她幾個小時的女傭偷走。她問我是否應該面對這個女人,或者是否應該立即報警。

我說我不能告訴她該怎麼做,但要求她了解戒指或其他任何東西在她生命中的重要性。“你不明白”,她說: 這是我祖母的戒指。我曾經每天都戴它,直到我生病,我的手太腫了。它對我來說,不僅僅是一枚戒指。我怎能不心煩?

她的反應迅速,她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和防禦,這表明她還沒有足夠的目光進入內部,並將她的反應從事件中解脫出來,並同時觀察他們倆。她的憤怒和防守性都表明自我仍在通過她說話。

我說:“我將問你幾個問題,但不用現在就回答,看看你能不能在妳內在找到答案。我會在每個問題後暫停一下。當答案出現時,它可能不一定以文字的形式出現。“她說她已經準備好要聽了。

我問道:“你是否意識到你必須在某個時候放下戒指,也許很快就會放棄?在你準備好放下它之前,你還需要多少時間?當你放開它時,你會變得更少嗎?”你是誰”是否因為這損失而減少了?” 在最後一個問題之後,有幾分鐘的沉默。

當她再次開始說話時,臉上露出了微笑,她似乎很平靜。“最後一個問題讓我意識到重要的事情。首先,我要我心智回答這問題,它說:“是的,當然你已經減少了。”

然後我再次問自己這個問題:“我是誰” 減少了嗎? 這次我試著感覺而不是想找出答案。突然間,我能感覺到我的”真我” (I Am-ness)。我以前從未感受過。如果我能夠感受到 “我是” (I Am) 是如此強烈,那麼我是誰並沒有減少。我現在仍然可以感受到它,一種和平而又活潑的東西。

“這就是存在的快樂”,我說。”只有當它從腦海裡出來的時候,你才能感覺到。存在必須被感知。這是無法用思維的。自我不知道它,因為思維就是它的組成部分。“無論自我尋求和依戀什麼,都是它無法感受到的存在的替代品。你可以珍惜和關心事物,但每當你執著於它們時,你就知道它是自我。

每當你完全接受一個損失,你就超越了自我。你是誰,”我是”是意識本身,就出現了。她說,現在我理解耶穌所說:”如果有人拿走你的襯衫,讓他也穿上你的外套”。“那是對的”,我說。”所有這一切都意味著,有時讓事情發展是一種比捍衛或抓緊更強大的行為”。

在她生命的最後幾週,隨著她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弱,她變得越來越容光煥發,彷彿光通過她閃耀。她把她的許多財產都送人了,有些是送給她認為偷了她戒指的女人。當她放棄每件東西時,她的喜悅都加深了。

當她的母親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她已經去世時,她還提到她去世後,他們在浴室的藥櫃裡發現了她的戒指。這位女士是否退回了戒指,還是一直在那裡?沒有人會知道。

我們知道的一件事:生命會給你任何對你的意識進化最有幫助的經驗。你怎麼知道這是你需要的經驗? 因為這是您目前所擁有的經驗。當你觀察自己的自我時, 你就開始超越自我。不要把自我看得太重。當你察覺自我行為時,請微笑。

附路B: 疾病中的自我 (The Ego in Illness)
疾病可以加強或削弱自我。如果你抱怨,感到自憐或怨恨生病,你的自我就會變得更強大。

如果你把疾病作為你概念身份的藝術,它也會變得更加強大: “我是這樣那樣的疾病的患者” 啊,他們可能會獲得他們在正常生活中可能永遠不會擁有的洞察力。他們可以獲得他們內在的認知和滿足,並說出智慧的話語。然後,當它們變得更好時,能量會恢復,自我也會恢復。當你生病時,你的能量水平相當低,有機體的智力可能會接管,並使用剩餘的能量來治療身體,因此沒有足夠的力量留給心智 (即自我思考和情感)。

然而,在某些情況下,自我保留了剩餘的少量能量並將其用於其自身目的。毋庸置疑,那些在疾病中加強自我的人,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恢復。所以這種疾病變成了慢性病。現在我們知道你是誰。

另一方面,有些人在正常生活中有一個巨大的自我,當他們生病時,他們會突然變得溫柔善良,變得更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霍金斯, 禪修, 諸法實相 by wtsai.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wtsai

台南一中、台大物理、 哈佛博士。曾任教授、科學家、工程師。專長: 吹牛、高能物理、量子物理、太空物理,天文物理、地球物理,人造衛星設計、測試、發射、資料回收及科學應用。略涉: 武俠、太極、瑜珈、導引、氣功、經脈、論語、易經、老莊、一乘佛經、禪經、靈界實相、Hawkins、Seth。

3 thoughts on “覺醒之道: 如何認知及超越小我

  1. 單盤,讀到 5.11 屈服或反抗 (To be or not to be)…… “順從”意味著,內在接受 “法爾如是”,你對生命“沒有執著”。這句話讓顏突有所悟,怎料,突然一股電流,由右膝慢慢往上傳過大腿每一個細胞。身心契合,感應不可思議。謝謝信堅師兄!
    顏顏敬上

    • 單盤,如果坐穩了,則一上座,閉上眼睛,就可與外境隔絕。靈明清靜,無修而修,無念而念。

      隨文入觀,進入托勒的意識階層 (720),水漲船高,有感斯應。”水善利萬物而不爭,故幾於道” (老子)。

      恭喜師姐,放下看破,又進入另一境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