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塔‧穆札尼 (Anita Moorjani) 瀕死經驗後的領悟及啟示

一、前言
信堅在此,繼續解說,安妮塔重回世間後,對人生及日常生活的體悟,及對大眾的教導。全文以安妮塔暢銷書的下半部 “Dying to Be Me” 為基礎,將它節譯成中文,並加以闡揚發揮,加入信堅個人的註釋及體驗,以為佐證。
    
信堅這幾天,從頭到尾,一字不漏的仔細的讀了 (並加以中文翻譯) 安妮塔的 “Dying to Be Me” 這本暢銷書,流了不少感動的眼淚,全身起了震撼、感應。此書文筆流暢、講解清晰,條理分明,已是一部極佳文學作品。安妮塔以自己在瀕死體驗 所 “覺知” 的景相,深入淺出的解說一真法界,諸法實相,所說與一乘經書 (華嚴經) ,完全相符合,佛佛所見,皆是相同一真法界。最難得的是她還能將所覺知的真理,帶回世間,以 “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的心境,放下看破,隨緣自在,著書演講,感化無量眾生。至此,她已是頓悟本性的法身菩薩了。

安妮塔的暢銷書名, “Dying to Be Me” , 信堅個人的翻譯是: 渴望(Dying) , 存在、生存 (Be),隨緣任性、自然無為 (To Be) , 見到真我 (Me). 整句的意思: 渴望明心見性,就路歸家,回到真我的懷抱。[此地 “To Be” 套用了莎士比亞的名著 “To Be or Not To Be” (苟且偷生,還是奮力抵抗),但意義完全不同]。

安妮塔的瀕死經驗,不是一般所說的靈魂離體,而是以真如本性 (真我) 的覺性 (awareness),脫離小我的有限性,擴展到大我的無所不在,無所不覺,與真我融合為一。証悟了萬法一體,無緣大 慈,同體大悲,是明心見性者的境界,此瀕死經驗,相當希有。真我的 “大愛” ,能治療一切疑難雜症,包括癌症,頑冥不化。

此園地的上篇文章,安妮塔‧穆札尼(Anita Moorjani) 瀕死經驗 ,只是此書上半部所講解的 “從安妮塔在患癌症之前的 “恐懼、害怕” 經歷 (病由心生),四年與癌症苦鬥、入醫院急診、瀕死經驗、到完全放下、看破,及再回到世間快速療癒的經歷。這上半部只是此書 的序幕。

此書的下半部是講述安妮塔利用此瀕死經驗為例,來解說她所領悟的一真法界、諸法實相,以及如何將所領悟的真理,應用在日常生活中,過快樂、有意義的人生,免除病患的困擾。

要領悟一真法界,諸法實相,至少有三種不同途徑。一是類似安妮塔的瀕死經驗,實際的到一真法界裡旅遊,證悟實相:  另一途徑是放下、看破、無住、無念,讓小我消失,真我的光耀顯現,頓悟實相。三是信堅的笨方法,花了一整年,閉關窮究華嚴經的一真法界,諸法實相,加上三年的與古見性聖人印證。由這體悟,信堅園地設有專欄,裡面約有一百篇文章,解說 諸法實相。一真法界,是唯一法界,唯一實相,見性者所證皆同的真理,只是以不同語言文字,不同角度,譬喻解說而已。

同時,看了安妮塔的證悟及運用於日常生活,行住坐臥、待人接物,隨順法性,任運自然,所說都與信堅近年來的行止相符合 (請看下面此文中的許多信堅註解)。因此,安妮塔在此所悟、所教導的修行法門與境界,可作為讀者借鏡,了解自己的境界以及自己是否走對了修行之路。

二、安妮塔 對 “人生在世的摸索與明心見性” 的譬喻 – 以一支小手電筒摸索漆黑的大倉庫
在第8章中,安妮塔以譬喻解說,她從瀕死經所得到的啟示。他說,雖然我試圖在這裡分享我的瀕死體驗,但沒有任何言語可以接近描述其深度和湧入內心的無量理解 (諸法實相,不可言喻,不可以心意識知。言語道斷,心行滅處)。因此,表達它的最佳方式是使用隱喻和類比 (metaphors and analogies)。希望它們至少以某種小的方式捕捉到我試圖傳達的內容的一部分。[信堅註: 妙法蓮華經方便品第二 。世尊從三昧起,告舍利弗:諸佛智慧,甚深無量,其智慧門,難解難入,一切聲聞、辟支佛、所不能知。佛成就甚深未曾有法,隨宜所說,意趣難解。吾從成佛已來,種種因緣,種種譬喻,廣演言教,無數方便、引導眾生,令離諸著]。

想像你處在一個巨大漆黑的倉庫裡。你只有一支小手電筒。你所知道、見到的關於這個巨大倉庫所包含的事物,只是你用小手電筒的光束,所能照到的地方。

當你想找某些事物時,你就用這小手電筒四處搜尋。你可能會,也可能不會找到它,但這並不意味著,你所要找的事物不存在。它可能就在那裡,但你的手電筒沒有照到它。即使你照到它,你看到的事物可能糢糊不清,也可能只是從一個小角度看到它。為了瞭解所看的事物,你的心意識 (小我) 加入了許多想像 (幻想) 的補充資料,構成了你對該事物的認知。這就是我們相當有限的見聞覺知。我們只知道在任何特定時間裡,所關注的人事物,我們只能理解已經熟悉的東西。[信堅註: 此即佛經及莊子所說的 “盲人摸象、坐井觀天、管窺蠡测]。

其次,想像有一天,有人打開電源開關,光明頓現,照耀整個倉庫。你可以清清楚楚地,從每一個角度,看到整個倉庫裡的每一件事物。這時你的視界、心量突然大開,頓見整個倉庫的真實相 [明心見性,智光普照法界,無所不知]。此時,一洗之前的短見、錯誤認知。你可以看到所有各個部分是如何相互關聯的,它們如何相互影響。您也會注意到倉庫中有無量多,你從沒見過的東西。

在此之後,即使關閉電源,之前所見,仍然瀝瀝在目,你的體驗和所見事物的清晰度,將永遠存留在你的記憶庫裡。 [信堅註: 此即雖然離開一真法界,重回到世間,所有的新認知,永存不忘。也比喻佛菩薩示現世間,不為俗世所惑,能隨緣度眾生]

三、安妮塔在瀕死經驗中,選擇重回世間的主要原因。
在我 (安妮塔) 決定繼續走向死亡的那一剎那,我開始意識到一種新的真理層次。我發現,既然我已經瞭解了真正的我是誰,並且理解了真我的輝煌壯麗,如果我選擇回到世間,我的身體會迅速療癒 – 不是幾個月或幾個禮拜,而是幾天內!我知道如果我選擇回到我的身體,醫生將無法找到一絲癌症的痕跡!這怎麼可能呢?就在那時刻,我覺知我的肉體只是我內在心境的反映。如果我內在的自我意識到它的偉大和與萬有的聯繫,我的身體很快會反映出來,並迅速療癒。

同時我也感覺到,好像我有某種使命,尚未完成。但它是什麼?我該如何找到它呢?我覺知告訴我,不必要去尋找我應該做的事 ,時機成熟,它自然會展現在我面前。這使命似乎涉及幫助許多人,與他們分享我所悟的法界信息。但我不需要追究任何事情或努力弄清楚我將如何實現這一目標。我只要作的允許做我自己(allow to be myself)![信堅註: 時時與真我聯繫,與真我起感應。相信真我的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不在。因此只要任性無為,允許事件它發生。不嬌柔造作。不分別、不執著,讓真我圓滿處理一切]。

與此同時,我明瞭我們的本質是純粹的大愛 (慈悲心: 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純潔的大愛的本尊。當我經歷了上面所說的啟示時,感覺就像一道閃電。我明白,僅僅因為我是真正的大愛的本尊,我會醫治自己和也會療癒別人。

四、用嶄新眼光過新生活
此書的第12章簡要描述了她重獲新生後的回顧,以及她如何繼續嘗試將部分瀕死經驗融入她的新生活中。

出院後的頭幾個月,我感到亢奮,好像處在永久性的高潮。一切事物和每個人都顯得美麗,甚至在最平凡的物品或事件中也有神奇和驚異。以我家客廳傢具為例,這些傢具已經和我們在一起很多年了,一直沒有看出它們有任何特殊之處。但出院回到家後,我能看到木工中的美麗,我也能夠感受到木工所付出的心力。

這世界與我記憶中的世界完全不一樣。我越來越難以參與閒話家常的對話。我對政治和社會新聞,甚至朋友們所做的事情,完全失去了興趣。然而,當我坐在沙灘上,享受蛋捲冰淇淋時,我被落日的柔和光輝所吸引,彷彿我第一次體驗到了這個世界的魅力。夕陽的橙色光芒映在水面上,我覺得腳下的濕沙和腳趾之間充滿了驚奇之感。

我看到了所有生物的神性 ,我對自然界的興趣比以前更大。我甚至無法殺死在我耳旁嗡嗡作響的蚊子。它們是一種生命的形式,須要得到尊重。他們活著有目的,就像我一樣。每天早上,我醒來都想重新探索美妙的世界。每一天都是一次新的冒險。

我發現在社交場合我變得焦躁不安。我不能長時間靜坐,也不能參與普通的日常活動。我覺得大部分人,已經失去了看到生命魅力的能力;每個人都俗事煩惱所困擾,他們都忘記了,如何在當下、享受當下。

然而,即使有這種內心的震憾,我感覺到自己正處於一個偉大的冒險的懸崖。我仍然覺得我不必作或追求,任何事情,會自然發生。我只須要無所畏懼地成為真正的自己!通過這種方式,我會讓自己成為大愛的工具。

我覺得人們過於嚴肅地對待自己的生命和他們本身的問題 ,如擔心未來,金錢,工作,或家務和家庭問題。

享受樂趣和笑聲似乎很重要。我感到一種全新的身心輕盈,我能輕鬆地笑了。我內心中只有只有同情心和無條件的愛。由於我的觀點發生了徹底的改變,我對表達自己的觀點變得謹慎,因為我不想被一般人誤解。

信堅補註: 一個人修到心平氣和,全身肌肉放鬆,無人無我時,自然時時慈藹可親,面露笑容。笑聲自然,由內心發出,具有感染性,震憾融化周遭的人。隨時都可,無緣無故,由內心發出,歷久不斷的,震憾人心的笑聲。中氣充足,笑聲宏亮,散佈歡樂的氣場,治癒一切,憂傷苦悶。(如果一個人的笑聲不自然,聲音低沉,面帶憂容,則是個戚苦多病、不健康、心情不開朗的徵象。行者應努力修正此缺憾。)

五、尋找自己的人生之路
第13章重點在描述她 (安妮塔) 對生命的看法,是如何徹底改變的,以及隨之而來的一些整合問題。 安妮塔表示,她不再被她以前的社交圈吸引,不是為了獲取金錢,不再害怕生病或死亡的慾望所驅使,並且意識到她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如何嚴重的錯誤,偏離正道。

我發現如果我能不急不忙,收回我的重心,不理會周圍人對我的想法,一旦我意識到我與整體的聯繫並且感到平靜和快樂,我能在日常生活中,看清一切事物的真相,因此許多絆腳石就自然消失。

[信堅註: 遇事只要,平心靜氣,不慌不忙,任性自在。所有問題,都會自然,迎刃而解,真我自然會作最好的安排。譬如昨晚,我的網路連線,忽然斷絕。一查是因電腦裡的無線接收卡壞了。信堅不憂不慮,了不起再買一台新電腦。今早到住家附近的電腦修理店,碰到一位平心靜氣的修理師,按步就班的測試、清理,確定毛病根源後,換了一個新的網線接收卡。半個鐘頭就完工,又是 一台嶄新的電腦,訊號接收的強度比往常增加無數倍。回家重裝電腦,才能現在繼續寫這篇文章。吉人自有天相,吸引貴人,在最適當的時間出現,圓滿解決問題。]

由於我 (安妮塔) 的經驗,我絕對相信我們都有療癒自己的能力,並能促進他人的療癒。當我們與內在無限的真我取得聯繫時,疾病就無法在我們身體內生存。

而且因為萬物一體,因此自己康復,也能同時引發、提升別人的康復能力。同理,當我們醫治別人時,我們也會回頭治愈自己和整個地球。萬物一體,沒有分離。分離是心智的妄想、執著。
[信堅註: 肉體不是真我,而是真我的工具 (My body is not Me, but Mine),它的運作與安康,全由真我所主宰。只要放下 (let go, surrender),讓真我處理,身體就會自癒、頓癒。這與信堅園地的幾篇自癒、噸癒文章, 不謀而合。]

六、此書的由來
第14章安妮塔舉實例說明: “當我允許事件自然運作 的心態時,同步奇蹟就會自然發生”。同時也真悟到,她決定重回世間的主要原因。從我的瀕死經驗中,我學到,當時機成熟、自己內在作好準備時 ,我會感受到更多關注和揭露。[信堅註: 安妮塔所說,都在我內心中,起了共鳴。感到多年來自己所悟、所行,是正確的法門、方向。當學生準備好了,時機因緣成熟時,水到自然渠成,瓜熟自然蒂落。]

起初,安妮塔將她的經驗投稿在一個瀕死經驗的網站,這篇文章,神奇的被輾轉寄到了韋恩.戴爾手裡 (見下面6.1.2解說)。 然後,,神奇地,戴爾讀了這封電郵後,在他的無線電廣播節目裡,經常地提起”愛妮塔” 療癒的故事。之後,有一天。”愛妮塔”又神奇地打進了戴爾的廣播節目。最後,這本書終於出現在大眾的面前。因緣不可思議,若是有一個環節出了差錯,這本書就不會現世了。

在安妮塔生日 (三月十六日) 那天,她查了自己的電郵,發現了一系列的同步性。韋恩. 戴爾 (Wayne Dyer) 以某種方式,讀到安妮塔瀕死經驗的故事 (見此文6.1.2),並堅持要Hay House發表她的故事。同時戴爾也一直在公共廣播節目中談論安妮塔的故事。穆札尼當時並不知道這此事。通過一系列神聖精心策劃的巧合 (Divinely orchestrated coincidences),戴爾和穆札尼終於相互聯繫,你現在拿著的這本書,就是這一切巧合 (同步性)的結果。

6.1當學生準備好了,時機因緣成熟了,奇蹟自然出現。
6.1.1 學生準備好了!
2011年3月,我到阿拉伯聯合酋長國 (United Arab Emirates) 拜訪了我親密的童年朋友蘇尼特 (Sunita), 她剛在那裡開設了一個功能整體性的培訓中心 (holistic training center)。她邀請我前來,與迪拜的聽眾,分享我的故事。之前我一直不確定聽眾對我的演講,會有甚麼反應。我驚奇的發現,這演講非常成功。實上,這次訪問似乎引發了一種內在的轉變,讓我感覺到,我已準備好了,終於能與大眾分享我的故事。

自從我的瀕死經驗以來,我第一次感受到,在我演講大廳裡,氣氛的轉變 — 但即使它影響了所有在場的人,但主要的轉變,在我自己的內心。我對發生在我面前的聽眾療癒,感到驚嘆。聽眾從我的經驗中得到了他們須要的東西,每個聽眾,都有強烈的內在感應,感受到了內在心境的轉變。

那天在那個大廳裡,某種 “東西” 發生了轉變。當我看到其他人的反應和正在發生的轉變時,我突然意識到我的癌症和療癒,都是為了這個行星(地球)。如果我們都是一體,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也發生在所有人的身上、發生在整個宇宙中。我明白我生病,然後選擇回來的原因,是作為一種在其他人身上發生療癒的工具 – 不僅僅是身體康復,更重要的是,情緒上的療癒,因為我們的感受實際上是驅動我們身體變化的因素。此時,我再次瞭解到,其他人須要知道我的瀕死經驗!我之所以決定再度回到這世間,就是為了要完成這個使命。

在此之前,我還認為我的癌症療癒是我生命旅程的巔峰。但我在迪拜時覺知,我的康復只是一個奇蹟的開端。這是更大展開新篇幅的開始,而我所要做的就是走進它。我再次知道我不須要刻意作任何事情; 只要我允許它發生,它就會自然展現。在那一刻,我想,來吧!不管你要我做什麼, 我都願意! [學生準備好了! ]

我已經在迪拜呆了一個星期了。我在3月16日醒來查看郵件時,期待我的朋友和家人的生日祝福。 令我驚訝的是, 收到一件從Hay House編輯助理送來的信息: “韋恩戴爾 (Wayne Dyer) 在閱讀了你的瀕死經驗後,成為了你的忠實粉絲。Hay House會非常有興趣與您合作、開發和出版它“。當我讀到這信息時,我不自覺的流下眼淚。多麼令人難以置信的生日驚喜!這正是前一天,對我的感受的確認!

我已經在寫一本書,甚至對如何出版做了一些思考。但這艱巨而重大的計劃,似乎遠超過我的能力。直到前一天,我還沒有完全準備好,如何將ㄊ它擴展到這偉大的世界。

對於每一個對出版一本靈性書籍持懷疑態度的人,我的回答世:“我實際上並不打算敲打出版社的大門,或者乞求人們出版我的書。我的故事將會按照它的意圖速度傳播。如果它應該到達大眾,那麼宇宙將合謀使它發生“。

自從我的瀕死經驗以來,我感覺到一些重大事件正在發生。即使在我的生命中,似乎沒有朝著任何特定方向前進的那些時刻,我也感受到了時時在被引導和指導。

我仍然相信在我在瀕死經歷中的感受,並且知道一切都很順利,應該″如此 (如是)”。接收來自Hay house的電子郵件證實,我一直以來的感覺是完全正確的。

在我們的一次談話中,韋恩告訴我,當他第一次讀到我的經歷時,他沒有要Hay House去找到我。他告訴他們他們必須找到我。如果我正在寫一本書,他們必須出版它!

6.1.2 韋恩.戴爾 (Wayne Dyer) 經由 米拉.凱莉 (Mira Kelly) 讀到安妮塔的瀕死經驗
此段凱莉描述她如何得知安妮塔的瀕死經驗,及以何因緣,將它轉送給戴爾手中的動人故事。凱莉說,2011年1月11日,我 和一位朋友交談。他告訴我,韋恩.戴爾正帶領著一團人,穿越歐洲,參加一場“體驗奇蹟”的旅行。我的直覺專注於 “奇蹟” 一字。我知道韋恩患有白血病 (leukemia),聽到奇蹟 (miracle) 這字,不知何故,讓我明白韋恩已經準備好,要接受奇蹟了。(感應之神妙,不可思議)。幾天後,我寫了一封信給 韋恩。

大約一個月後,韋恩打電話給我,我們交談了一陣子,然後在即將掛斷時,我突然說: “我想發送一件東西給你,這件東西你必須仔細閱讀”。(這件“東西”就是安妮塔的瀕死經驗故事)。而這故事剛在前一天,一位網友送來的電郵。當我讀了安妮塔的報告,感受它,真正震撼了我的心靈深處。令我不自覺的與要與韋恩分享安妮塔的故事。

我當時能想到的唯一解釋是,它完全描述了我所信仰的和我能提供的東西。我內心知道, 韋恩已準備好了,可以瞬間療癒,這種可能性存在。如果你 (韋恩)了解,自己本具是完美的健康,我 (凱莉) 可以幫助你創造這種現實。現在我看到了第二個理由。我明白,我是將安妮塔的鼓舞人心的故事,將它帶到整個行星的過程的一分子。時機是絕對同步性。 這種相遇的同步性如此神奇地提醒我們,一切都在同一個永恆的時刻發生,就像安妮塔在她的瀕死經驗中發現的一樣。通過允許靈在穿透我,我成為上帝手中的工具。[時機因緣成熟了!]

6.1.3 同步性發生,奇蹟就出現了。
當我回首我的人生軌跡,這是毋庸置疑的,我的旅途上的每一步都很清楚- 之前和我瀕死體驗後,這兩個事件,我看到的積極的和那些我認為是負面的,最終都對我有利,引導我到達了今天的我。同樣非常清楚的是,宇宙只會給我我已經擁有的東西,並且只有在我準備好的時候。

當你真正意識到自己與一切是一體時。時間和空間失去了所有意義。例如,我收到了來自Hay House的電郵的確切時刻,這是適合於我的時間,但一整部劇本中展現在戴爾的一面,則在我接收到信息時達到高潮!

6.2 安妮塔的感悟
我也想說,在我的瀕死經驗之後,事情變得更容易了。我不再害怕死亡、癌症、意外事故或任何過去所關心無量事件。我已經學會信任我的無限真我的智慧。我知道我及其他人 – 是一個有力的,莊嚴偉大的,無條件的愛和愛的力量。

這種能量流過我,圍繞著我,與我無法區分。事實上,這就是真我,相信它,就是信任自己。允許它引導我,保護我,並賜予我所有我最終幸福所需要的東西,只須要做我自己 (being myself). 我只須要成為我所擁有的壯麗的愛, 讓我生命中的事件和環境展現出來。

我只需要擁有我所擁有的美好的愛情,並允許我生活中的事件和環境發揮出來,就像我所知道的那樣,總是符合我最大的長遠利益。

我脫離 (detach)了先入為主的結果,相信一切都很好。作為我自己,讓我獨特的壯麗的整體性吸引我走向對我和所有其他人最有利的方向。這是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在這個框架內,真正屬於我的一切都以無法想像的最神奇和最意想不到的方式毫不費力地進入我的生命,每天都展現出我真正的力量和愛。

6.3 信堅的感悟
此地所說同步奇蹟,與信堅創建信堅園地的因緣非常類似。
6.3.1 學生準備好了
信堅前半生,在俗世間工作,學了不少人生經驗。退休後,在八年前 (2010),閉關一年,窮究華嚴經,再經三年的磨煉,終於在2013年底,有所解悟,一真法界、諸法實相。深信萬物一體、法法相通。人皆法師,觸類皆法。因此凡有所讀,都能銷歸自性,體會是法住法位。因此開始不自覺的寫文章,傳給親友。文章積多了,又沒地方放,不久之後都流失了,相當可惜。因此一直有個意願,找個地方,整理安置這些文章。

6.3.2 時機因緣成熟了,貴人自然出現。
因我家 “信定師姐” 因緣,認識了Allen 師兄。(當年Allen師兄剛拿電腦軟體方面的碩士學位,信定師姐雇用了他)。Allen 師兄的專長是寫電腦運作程式,並有很多年設立網站的經驗 (譬如 “我的八字”網站, http://www.5d8z.com/),。他鼓勵我設立網站,自願當義工幫忙。因此於2013年底,幫我設立了信堅園地。終於能將早年所寫及新寫的文章,有系統的搬進信堅園地與有緣會面,以至於今。

6.3.3 奇蹟出現了
由於多年來,修定開慧。下筆如有神助。因此無論看何經典,世間學識,或網友的簡單一句話,都可觸動無量啟示。五年來,在這網路道場,已張貼了近400篇對提高靈性階層及修行見性法門的文章,分門歸類,跟讀者分享。五年來,約有將近 200 萬點擊,顯示這世上,還有很多追求快樂、健康的人生的眾生。

6.3.4 後續問題
信堅認為,不必擔憂百年之後的事。如果此園地文章,應該繼續流傳,萬能的真我,自有圓滿的安排。如果不能流傳,表示自己境界不夠,流失對真我沒有什麼影響。

七、瀕死經驗後的新領悟: 患病或得癌症的根源及如何頓癒
7.1 安妮塔所悟的 “患病或得癌症的根源”
此章安妮塔概述她從瀕死經驗,所獲得的關於她患癌症的原因。安妮塔說,當我在另一個領域 (一真法界),處於清晰的覺知狀態時,我本能的覺知,我是因為 “害怕、恐懼、憂慮” (fear) 而死於癌症。我害怕什麼呢?我害怕一切事物,包括失敗,不被人喜歡,讓別人失望,不夠好。我也擔心疾病,特別是害怕得癌症,還怕化療過程。慢慢地,我發現自己也害怕死亡和活著,等等。這幾乎就像,我被關在恐懼的籠子裡。我對生命的體驗範圍越來越小。對我而言,世界是一個充滿威脅,是個可怕痛苦的地方。

雖然我似乎在和我的疾病盡力拚鬥,但得癌症對我而言,像是被判了死刑。我盡我所能抵抗它,但在我的腦海裡,我仍然相信我不會成功 (因不了解實相,而沒有信心)。我心中非常,非常害怕死亡。我活在疑惑、沮喪和害怕的牢籠裡。

7.2 療癒之原因
但當它最終變得難以抓牢時,我放下、看破了。此時內心變得輕鬆。癌症肆虐我的身體超過四年後,我太虛弱無法堅持、抓牢,所以我屈服(完全投降)了。我累了! 我知道下一步將是死亡,直到現在,我終於歡迎它的來臨,我開始響往死亡。就在此時,我進入昏迷狀態,我的器官停止作用。

當我放棄抓牢肉體生命時,我覺得我不須要做任何特別的事情 (如祈禱,吟唱,使用咒語,寬恕或任何其他技巧),就能進入另一個領域。這好像是說:“好吧,我再也沒有什麼可以給予,我完全屈服 (投降) 了。帶我去吧!  隨你的意願行事處理我。

在那個廣闊境界中,我看到了真正宏偉壯麗的自己,沒有因恐懼所扭曲或過濾。我意識到我本具的無所不能的真我力量。

在那個廣闊境界中,我本能地明白,因為我所有的恐懼,所以我正在死亡。因為我的憂慮阻礙我表達真正的我(真我),我明白癌症不是一種上帝的懲罰。我還意識到,我是宇宙中的一個完美的孩子。只需要存在,就能讓我值得無條件的被愛。

儘管這種無條件愛(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輝煌,永遠存在我的身邊。但在現實的世界裡,似乎肉體已經以某種方式將這真實的認知過濾掉,甚至侵蝕了它。這使我錯誤的在我的一生中,嚴厲的對待自己、評判自己。現在我終於明白,真相是我沒有原諒我自己。沒有別人在懲罰我。

這種理解讓我意識到,我不再有任何恐懼。我見到了真我。所以我做了一個強有力的抉擇:回到世間來。這個在覺知狀態下所做的決擇,是我回歸到世間生命中,最強大的推動力。一旦我在我體內再次醒來,我知道每一個細胞都會對這個決定,作出回應,所以我知道我的癌症會很快療癒。我偉大的,無限的真我所作的繼續活在世間的決定,通過肉體的表達,所以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影響這決定。我的療癒終於讓真我的光輝閃耀透過肉體。

我在瀕死經驗期間所處的狀態,遠遠超小我的心智(心意識)領域。因為我的破壞性(恐懼、害怕)思維,現在已經完全脫離心智的影響,我不是處於思維狀態,而是處於純意識(覺知)狀態,因而痊癒了。

這種萬物一體的覺知境界,超越了二元性。通過覺性,我能夠與真我取得聯繫(真我就是真如本性、佛性。它無形無相、不生不滅、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這就是明心見性。

因此不是俗世的信念導致我療癒。我的瀕死經驗是一種純意識狀態。放下所有小我的錯誤信念(習性)(小我屈服、投降了),才能達到安妮塔此書中所說的療癒、頓癒。

7.3 信堅註
靈性的提升,有很多不同的層次。簡言之,有下面六個層次:迷惑無知、肉體的六根對六塵的見聞覺知、個人意識、共同意識、覺性(純意識)、真如本性(真我)。

安妮塔這裡所說,不是俗世的普通相信、迷信。而是了解了諸法實相後的真知、真信、證信。因此能去除煩惱、分別、執著,完全放下、看破、屈服,無我、無住、無念,小我消失,真我顯現的境界。[意識只意味著意識到存在的東西和可能性- 沒有智慧的判斷力。隨著靈性成長,而至於證悟萬物一體的真我境界,這才是奇蹟、頓癒發生的地方]。

另一種療癒與康復的方法,讀者請看此園地的另一篇文章 “霍金斯 “療癒與康復” (Healing and Recovery) 精華節譯及解說,以及約有五篇的有關信堅的自癒與頓癒文章。

7.4 瀕死經驗後的體悟
自從我 (安妮塔) 的瀕死經驗以來,我了解到強烈持有的意識形態(小我的認知),實際上對我不利。因為小我運用具體的信念來限制我的體驗,它讓我只能在我所知道的範圍內運作 – 因此我的認知是相當有侷限的。

我發現在我的瀕死經驗之後,當我能夠放下執著,當我中止我固有的信念和懷疑時,我是最堅強的時候,並且能讓自己對所有可能性,持開放態度。這似乎也是我能夠體驗到最內在的清晰明瞭和同步性的時候。

我的感覺是,須要確定性的行動(即凡事以心意識,周詳考慮,自覺萬無一失,才作行動),是體驗更高層次覺知的障礙。相反的,放下和釋放對任何信仰或結果的所有執著的過程是宣洩和療癒。亦即必須放下想療癒的念頭,已無所得心(無住心),享受和信任生命的旅程(只問耕耘,不問生收穫)。

對我來說,要達到”意識覺知” (conscious awareness) 的第一步是隨順大自然的運作。這意味著要能覺知到我們的身體和周圍環境,並能夠尊重事物的本質而不須要改變它們。

當我允許自己成為生命中的自在人時(即只要相信並放手,讓生命的流動接管),我就是最堅強壯大的。這就是為什麼,我的療癒只有在我止息所有意識,讓生命力量接管之後,才會發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美圖趣文, 修心養性, 霍金斯, 禪修, 諸法實相 by wtsai.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wtsai

台南一中、台大物理、 哈佛博士。曾任教授、科學家、工程師。專長: 吹牛、高能物理、太空物理,地球物理,人造衛星設計、測試、發射、資料回收及科學應用。略涉: 武俠、太極、瑜珈、導引、氣功、經脈、論語、易經、老莊、一乘佛經、禪經、靈界實相、Hawkins、Seth。

16 thoughts on “安妮塔‧穆札尼 (Anita Moorjani) 瀕死經驗後的領悟及啟示

  1. 信堅師兄好:

    讀完這篇貼文,顏一時有很多話在腦裡閃過,但是害怕,害怕在網路,讓全球看到解剖的自己。用過若有所思的午餐後,大部分的心裡話……都吞回去了! ⊙ˍ⊙

    雖然無言以對,但還是有股衝動想說些什麼……

    顏對 “生命” 的第一個記憶是:被布包住,綁在媽媽背上,全身動彈不得,布蓋得密不透風,一片漆黑,無法呼吸,又常常隨著媽媽彎下去而被upside down。……打針、哀嚎。還有剛滿三歲,媽媽叫我趕快跑去叫嬸婆來接生。找來後,我在門洞用一隻眼睛看了半天,嬸婆忙進忙出,叫我走開。我到處告訴鄰居媽媽要生孩子了,小朋友蜂擁而來擠成一團,我把風,要他們答應以後當我好朋友,才可以輪流在門洞偷瞄。之後,弟弟唸小學前,就是我被派的責任,也是我的玩伴。 ◕‿◕ 

    童時的記憶,就是單純,不管發生什麼事,即使是父母不和,半夜在一場要全家同歸於盡的煙火中逃出門,還是單純的害怕,還有,不敢哭了。

    還是不講了。總之,感謝上天,顏現在終於相信,人生是有意義的,今生就是要來明心見性的。感謝信堅師兄!!

    • 顏顏師姐早年的經歷,跟安妮塔很相似。”害怕、恐懼” 是”患病、痛苦” 的根源。現在知道了,以師姐的聰慧,和現在對諸法實相的解悟,舊疾早就應該遠離 (不須瀕死經驗),只差了在夢中跟真我融合在一起,但這應是指日可待 🙂

      見性之後,還要跟安妮塔一樣,回到世間,完成真我所賦予 “來此世間走一回” 的使命,教化、度眾生,也別忘了臨門踢信堅一腳。與師姐共勉之!

  2. 哈哈,今天發現信堅園地像是「開心農場」!有位幽默又有智慧的園丁師父,讓顏日夜成長。等顏吸滿天地日月精華,美夢成真,不知何時?聽天命囉。
    顏顏敬上

  3. 顏顏師姐:
    (閒聊) 人家專注一句 阿彌陀佛、活在當下、我是誰、我是那、瀕死的“覺知”體驗,都能明心見性了,師姐虛懷若谷有意永無止境悟下去,那在妳後面的在來米要排到何時?抗議抗議 ◕‿◕ 
    人生的處境,誰沒有經過暗流?
    聽 師姐款款道來,想到一個問題;到底人是為了延續人類?還是為了法身慧命而生存?在來米也總是想;親情應該是一種完美的領會;然而現實的撞擊,又是那麼的烙印心扉。
    臨門踢一腳;進門前忘記師父;進門後自然相見。安妮塔 不僅沒有瀕死的恐懼,竟能啟動真我常寂光覺知一切。入佛門。
    信堅師兄 對師姐說了兩次臨門踢一腳。所以在來米就想說;兩腳一次踢,豈不是悟得更快?;(兩腳一齊踢的下場,想像是坐在青青草原野餐,屁股會好過一點)。 ◕‿◕。唉;在來米老實精進才是。(目前已大略懂 信堅師兄所說)
    在來米敬上

  4. 在來米師兄:

    (閒聊:)每次你給我的留言,都讓我頭髮白了好幾根,不過,偷偷告訴你,這陣子我不僅左邊頭殼癢,腦波也到處癢,不知道它們在忙什麼,是腦袋不夠用?還是在自我電療?哈哈,我呢,就用麻麻電電的手,胡亂在頭皮抓癢,腦裡的抓不到,就隨便它們去鬧 ◕‿◕!(不過,前兩三個月吧,有些幾十年怎樣也想不起來的事,一一浮現,到處串起來。)我想,是因為心理療癒之後,身體也慢慢跟著調整和疏通吧。

    有關「悟道」的事,我一直記得去年一開始,信堅師兄就在電郵裡提一句:「其實很簡單」,我就一直相信「簡單」是法門,後來瞭解,還有更簡單的「無門」,現在,知道(但還沒證)「就在當下」。

    幾個月前,當我在睡時的定境中見了空,見了介於能量和物質的東西,也經歷意識的過程,那之後,人生觀改變了,能夠自然地放下分別和執著。這是老天送我的禮物,讓我瞭解這世界是空的,奇妙的空,不是我們緊抓得死去活來的有形世界。

    顏若再說今生要證道,天底下肯定有很多人不以為然,何況我真的只見空已。但是,我現在知道,沒什麼證不證,實相不管是否被證,永遠是實相,顏不用庸人自擾,顏現在只是想活一天,就過一天有意義的生活,讓自己任運而為,如果可能,就幫身邊有形或無形之物,或對未來未知的人。

    五年多前,顏體檢就發現身體有不正常細胞,可是當時我覺得活著太苦,沒意義,所以就豁出去,要死就死在自然的山林,回到自然。自己亂闖,爬了四五年山,連颱風天也去,哈哈!大自然治好我一半的心病,一半的身體,雖然五年來我沒再去檢查過,但我知道。另一半的病,是這一年來治好的──是我去年(2017年)四月突然想改變自己,莫名跑來此園地,認定信堅師兄是我師父,然後就拚命地,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悟道、證道。

    半年多前,顏告訴家人,顏雖然想一直在此園地追隨信堅師兄,也和大家結法緣,但生命無常,如果有一天,我壽命突然到了,一定要寫信告訴我師父或來此園地留言感謝他,不要讓師父以為我不再精進而傷心。(現在,我知道,老天讓我在自癒中,經絡也常在自己疏通中,電電麻麻的,還蠻舒服的。)

    就說嘛,我這個人,不能多講話,才說沒兩句,像小孩,全數招來!!

    • 師姐說:”不過,前兩三個月吧,有些幾十年怎樣也想不起來的事,一一浮現,到處串起來。”
      這是在開始清理過去的記憶的徵兆。放空一切過去記憶,過去已逝,未來未至,活在當下!

    • 顏顏師姐:
      (閒聊)在來米心情變得有點嚴肅,生死事大。不因貪生怕死,放不下的是”情義”。冥冥中的指引,那教我明白人生真義的師父,恩如何了;
      眼淚自乾後,依然隨著生命之河流動。
      記得 信堅師兄 在黃帝內經篇提過;人本可活120歲。
      隨意(作息、情緒、心智)神經,完全不干擾自律神經的前提。
      命由己不由天。
      註:百魔師兄會說;這篇不順暢,就對了。◕‿◕!

  5. 信堅師兄、百魔師兄、在來米師兄 好:

    ◕‿◕ 現在顏每天身心健康愉悅,感覺活在宇宙真我的慈愛中 ( 特別感恩師父 ◕‿◕ ),能體會人生一切在冥冥中都有意義。

    顏顏敬上

  6. 信堅師兄您好

    拜讀了您本篇大作及Anita Moorjani的帳銷書,心中升起一問,再次前來請教師兄的高見。
    誠如師兄所言,Anita Moorjani 的瀕死經驗相當罕有,見證的是一真法界,那為何在如此的定境中,她僅與今世已故的父親有接觸(或說意識交流),而非無始以來累世姻緣相聚的父母? 再者,她今世的父親若仍未明心見性,為何不會重入六道,而至於可在無形界等候今世女兒此次的聚首?
    願聞師兄的精闢見解,謝謝您。

    Steven 敬上

    • Steven師兄:
      人生只有死是無法回饋的嘗試;◕‿◕。因此瀕死經驗是可貴的。
      剛好 在來米在研讀園地文章【呂純陽 修命百字碑 真義解說】。 信堅師兄有提到~金丹之道,無為為體,有為為用,動中採,靜中煉,二者不可偏廢。方其無事之時,忘言默守,屏事息機,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
      這可說明是 Anita Moorjani 有為無為互用。主角不是父親或其他。憶想是 Anita Moorjani的有為。
      再說{無始以來累世姻緣相聚的父母? },在來米把他理解為重重因緣無量無盡,無可思議。我是誰?我的生命只是自性(炁)的一個因緣。若我執取累世姻緣,不就入妄了。
      在來米敬上

  7. Steven師兄好:

    不好意思在此插話。Anita Moorjani在該書 part II, chapter 7 ,她見到對她意義重大的兩人──當時已過逝10年的爸爸與3年前癌病去世的好友,她寫道: “I seemed to know that they’d been around me for some time, long before I became aware of them, all through my illness.”。緊接著,她提到: “I was also aware of other beings around me. I didn’t recognize them, but I knew they loved me very much and protecting me…”

    上述中,Anita還見到其他人,只是不認得,但是知道他們一直都在,愛著她,保護著她。我猜想,這符合 “有感才有應” 的道理。(我沒瀕死經驗,也沒見性,但多次夢中突破時空的經驗,也許可供參考:那當中沒有時空的隔閡,不須意識思維,只要定心,眼睛定住,瞬間眼前就會出現類似圓形(周邊霧狀)的影片,過去,現在,遠方,都可看到,連自己都看得到。甚至,有時沒有影像,就是 “知道” ,沒有 “思維” 。)

    明心見性有很多層次,Anita在 “遠離被病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色身、放下一切、逐漸與一切融合、回到真我實相” 與 “今世傷心的親人” 的拉鋸戰中,只要還有一物放不下,就難達到 “究竟成佛” 的最高境界,她離體時 “可能” 還未突破所有 “無限” 的維度。不過,她是見到一真法界了。她的案例,重點是她由此認知到什麼,回到人世之後如何幫助世人,我們能從中得到什麼啓示?

    以上個人看法,夢境則參考就好,請勿見笑。師兄有一天證道了的話,一定要記得告訴我們,你見到的實相如何。◕‿◕

    顏顏敬上

  8. Steven 師兄:
    師兄所問,簡單的回答是: 安妮塔是以真如本性的 “覺知” (awareness)無言的感知境界中的一切,萬物一體,與萬物融合為一。沒有時空,一切同步發生。同時,有感斯應。心有所念,就從一體中顯現所念。[就如霍金斯的 “I” (真如本性)中所說,萬物互融互攝。人們所發現的都是意圖(intention)的產物,因為人們發現的東西,取決於人們在尋找什麼。”我們的科學發現,已經受到問題本身及其潛在意圖的影響和預選”。這並不表示其他事物不存在。]

    底下是信堅的一些感悟,供有緣作參考:
    1. 安妮塔的瀕死經驗是以自性的覺知,無所不在,而感知一切。萬物一體,同時存在。這就是一真法界的基本特性之一。

    2. 要以語言文字,描述一真法界,唯有將整體切成片段,加以描述。讀者要對一真法界的實相,有深入整體了解,才能將這些片段,整合為一體。(否則是依文解意,斷章取義。)

    3. 安妮塔的語言文字能力相當強。她書中所說的一切,都相當嚴謹,沒有廢話。讀者需要一字一字仔細讀,才能了解真實義。(譬如師兄所問,她花了相當大的功夫,在第七章裡,有詳細解說其真義。)

    4. 看高等靈性書籍,要對該靈性階層有深入的解悟或證悟,才能隨文入觀,進入作者所說的境界,享受無量法喜。(否則只是依文解義)。同時,在語言文字之間,有很多無言的意境。世尊拈花微笑,以心印心,就是一部無字天書。

    5. 看外語的靈性書,盡量要看原文,才不會被誤譯所誤導,或漏掉重要文句。信堅此園地的外文原著介紹,都是自己看原文仔細一字一字的翻譯後,再濃縮介紹的,只能作為導讀。讀者仍需看原文整本書,才能真正了解、受益。

    6. 讀者的境界如果跟文章的境界相差太遠,則無法全部吸收。會有許多疑問。不必急著問,境界慢慢提高後,自然會懂。(只要存疑情,自己悟懂了,就會法喜無量。)

    7. 安妮塔此書所說,可謂是 “小本”的 “善財童子第五十一參: 彌勒菩薩
    裡,善財童子 進入 “毘盧遮那莊嚴藏大樓閣” 所見的一切景相。

    8. 多謝顏顏師姐及在來米師兄,拔刀相助。最重要的是,安妮塔在瀕死經驗裡,真見本性,悟道了,因此回到世間,所有教導,都是法界實相。

    信堅

  9. 信堅師兄、顏顏師姐、在來米師兄 您們好,

    感謝各位師兄姊熱忱回應與用心點撥,但可能就誠如 憨山大師註【物不遷論】時之所言:『…… (前文略) 如是知論旨幽微,非真參實見,而欲以知見擬之,皆不免懷疑漠漠』,以在下平庸的資質,看來所提所問者,正是落入了 “懷疑漠漠” 的處境了 🙂

    為感謝各位百忙中撥冗的指點,針對自己的提問,參酌三位師兄姊的回響與精闢見解後,自己來做個簡短的自問自答,勉強當個讀後報告吧~
    1. 她僅與今世已故的父親有接觸(或說意識交流),而非無始以來累世姻緣相聚的父母?
    >> 有感斯應。心有所念,就從一體中顯現所念:無始以來的因緣仍存在於一真法界中(全息圖),只是瀕死當下 Anita 心中所念的,是當世對她很重要的兩位親友,故而心現識變,於全息的感知屏幕上,顯化出的諸形諸相。

    2. 她今世的父親若仍未明心見性,為何不會重入六道,而至於可在無形界等候今世女兒此次的聚首?
    >> 一真法界之境,本無六道,一切所現,皆為 Anita 當時的心念相應,故而體現;若真說六道,應也只存於未明心見性的眾生意識中,正如宗鏡錄中所言『向不遷境上虛受輪迴,於無脫法中自生繫縛』,自己困於自生的六道之中而已。

    以上是對各位師兄姐們熱忱與耐心指點,在下所能做的粗淺迴響,再次感謝前輩們的解惑釋疑!

    Steven 敬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