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瑪那·馬哈希 (Ramana Maharshi) 的自我參究 “我是誰?” 頓悟法門

一、 前言
信堅過去八年來,一直參研一乘佛法及禪宗見性法門,至今 “信、解” 似乎已告一段落。接下來的是 “路漫漫長兮” 的 “行、證” 旅程,等待機緣成熟,明師的當頭棒喝、臨門一腳。

在此同時,亦以信堅園地為道場,與同修分享修道旅程,路上所見的景觀。藉以拓寬心量,深入實相。隨順高靈的引導,攝取不同的經歷與覺知。最近一個月來,被引導至親近現代靈性大師 (拖勒及霍金斯) 的見性因緣以及他們見性法們。這一禮拜,又被引導觀看拉瑪那·馬哈希尊者 (Ramana Maharshi) 的自我參究 “我是誰?” 的頓悟法門。深受其深入淺出的簡易教導所啟發,因此在此,向讀者介紹。

馬哈希尊者的自我參究 “我是誰?” 頓悟法門,其實跟自唐代以來,禪宗大師所教導的 “念佛者是誰?” 幾乎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 “過程與細節”。馬哈希尊者在十六歲時,因親身體驗,自我參究 “我是誰?” 而頓悟見性。而且此後一生,都在見性境界中,因此所說的都是親身所證悟的諸法實相,所教導的是真修實證的見性法門。依教奉行,人人都可頓悟見性。

二、拉瑪那·馬哈希(Ramana Maharshi) 自述的頓悟經歷
拉瑪那·馬哈希(Ramana Maharshi, 1879 – 1950)是一位印度教大師 (Sri) 和jivanmukta (活在世俗中的解脫者)。他被封為 “Bhagavan Sri Ramana Maharshi ” (世尊、室利、拉瑪那、見道聖者)。[Bhagavan(薄伽梵)意指世尊、神;Sri(室利)是對聖人的尊稱,意思是「神聖的」;Ramana 為其本名 Venkataraman的縮寫;Maharshi是「偉大的見道者、尊者、仙人」。]拉瑪那·馬哈希 (Ramana Maharshi) 本名叫 文卡塔拉曼.耶爾 (Venkataraman Iyer, 1879 – 1950), 出生於印度南部,泰米爾納德邦馬杜賴,阿魯普科泰 (Aruppukkottai) 附近的Tiruchuzhi村。[拉瑪那(Ramana) 是Venkataraman的縮寫]。

他從小就有很好的記憶力,能夠在聽過一次信息之後,就能記住這些信息。他經常睡得很深沉,大雜音都吵不醒他,甚至當他的身體被他人毆打時,也不覺得痛。[生具慧根,前世帶來,身體不是 “我”,是我所所擁有之物 (My body is not me, but mine) 的認知].

當他12歲時 (1892),他可能經歷過自發的深度冥想狀態。前世一些不完整的修練,緊緊抓住了他。他會把注意力專注在內在,忘了身體。有時坐在一個地方,當他恢復正常的意識並站起來時,我會注意到他卻躺在一個不同的狹窄空間。

1895年11月,他突然意識到聖炬山 (Arunachala) 是個神聖的地方 (濕婆Shiva的靈山),並且意識到它確實存在,心情因此而有不堪負荷的感覺 (內在能量場的流動,超越神經系統的負荷)。在此期間,他還閱讀了Sekkizhar的Periyapuranam,這本書介紹了63名Nayanars聖者 (泰米爾濕婆奉愛派聖人) 的生平事蹟,對他內心產生了「極大衝擊」,書中並向他透露“神聖聯盟 (Divine Union)”的可能性。在這段期間,他也開始拜訪鄰區馬杜賴 (Madurai) 的神廟, Meenakshi Temple.

1896年7月,馬哈希16歲那年,一種“(小我, ego) 死亡經歷” (death experience), 啟動了他 “參究真我過程”。他回憶說: 當時,我獨個兒坐在我叔叔家一樓的房內。我很少生病,而那天我的身體也沒出什麼毛病,但突然有股狂暴的死亡恐懼感攫住了我。這完全無法歸咎於我的健康狀況。我感覺我快要死了,並且開始思考該怎麼辦。當時我也沒想到要打電話向醫師、長輩或朋友們求救。我覺得我必須當場,自行解決這個問題。死亡恐懼的震撼將我的注意力完全導向內在,我的頭腦不由自主地告訴我自己:「現在死亡就要來臨了;那表示什麼?死亡像是什麼?這具軀殼就要死了。」

我馬上演出死亡的情節。我攤開四肢平躺著,有如屋內擺了一具殭屍,我模仿死屍的樣子,好讓現場看起來更有張力。我屛住呼吸、緊閉雙唇、堵住氣息,即便是「我」或任何其他音節都發不出來。我告訴我自己:「好吧,這具身體已經死了。它會被僵直地帶去火化成灰。但隨著身體的死亡,我也死了嗎?這具身體是我嗎?它安靜、毫無生命力地躺在那裡,但我感到我人格、甚至是我裡面聲音的完全活力。因此我應該是超越這具軀體的靈魂。身體會死亡,但靈魂卻會超越它,不被死亡所觸及。那意味著我是不死的靈魂。」

這些都不只是單調的思緒;這些念頭在我心裡面,栩栩如生的閃過,猶如活生生的真理。我直接感知到,而幾乎未經過思忖。我是某種真實的,是我當下狀態的唯一真實物,而所有與這具身體相連的意識活動都圍繞著那個我而產生。從那刻起,那個「我」或真我便以一股魔力聚焦在它自身了。死亡的恐懼永遠消褪。自我感消失、溶入「覺真」(覺知真我 Self-awareness)的洪流中,自此未曾間斷。其他念頭可能會來來去去,就像各種音符,但「我」卻是賡續不斷的基本音(sruti note),時刻都能被聽見,一種基底且能調和所有音符的聲音。[信堅註: 即小我消失 (死亡),真我顯現,頓悟見性了。最近一千年來 (自宋朝之後),佛教及禪宗的見性大師,大都是出家人,經由明師指點而開悟。但相當奇怪的是,近代的見性者 (如托勒、霍金斯、馬哈希),大都是前世帶來,自悟頓悟的。這事實給我們的啟示是什麼? 參!]

三、馬哈希悟道後的重要教導
馬哈希成道之後,對世俗活動,完全失去興趣。六週後他離家獨自登上聖炬山,此後就終生不再離開此山。起初他幾乎完全脫離了色相世界的一切活動,長時期沉浸在自性遍覺、遍照的存在之中,對肉身的存活亦毫不關心。由於有求道者前來向他請益,他才以少量的食物維持住肉身傳道。後來來自印度與世界各地的弟子逐漸增多,形成了道場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

馬哈希給弟子的教導或指引,包括達顯(Darśana)(以目光加持)和薩桑(Satsang)(聖人以不言之教在靜坐中與弟子、訪客同在),但也會伴隨回答問題、為眾生解惑。多數問答語錄都已由弟子們抄錄、出版,部分則由馬哈希本人親編。

3.1 達顯 (Darshan) 的真義
印度教有個根深蒂固的修道法門。它們不像在東南亞,求神拜佛,念經、念咒。念阿彌陀佛。他們注重 “達顯” (Darshan),即因面見或觀想聖人,感受聖人的高靈性氣氛,受到加持,身心平和,且能引發內在心靈產生的感受及成長:有德、沾光、增祿、得福、功德。

達顯是注視或看到,以目光加持。在印度,人們去寺廟不是去那裡祈禱。而是想要與神有片刻的視覺接觸。他們只是想見到神,並被神看見。如果你的內在充滿著自我,神的形象只會彈出你的眼球。但是,如果你變空,它會自己留下烙印,會在你的內在生長。
如果你想知道它,你必須成為它。如果你要成為它,你舊的自我就必須消失,只有這樣你才可以超越自己。

3.2 參究真我
「參究真我」乃恆定貫注在「我」或「我是」的內在覺知上。馬哈希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薦此法為瞭悟真我最有效、直接的方式。

藉由全神貫注在「我」之思維上,探詢我念從何而起,「我」之思維將會消失,「我之我」或真我覺知的神聖顫音將閃現而出。這孕生了「輕而易舉的存在意識」,待在這種意識當中。這個「我之我」將逐漸消融掉造成「我」之思維升起的業緣或習氣。而當習氣盡除,騷亂的心智活動也會跟著平息。最後,「我」之思維永不升起,此即了悟真我(Self-realization)或究竟解脫。

四、我是誰?
信堅在此,特別介紹「我是誰?」這一本有關 “自我參究,見性成佛” 法門的答問集。這些問題是室利.希瓦帕 拉卡山‧皮雷 (Sri Sivaprakasam Pillai, 1875-1948) 於1902年左右,向拉瑪納‧馬哈希尊者的問答集。皮雷當時任職於南阿考特稅捐稽徵局 (South Arcot Collectorate) 稅務部。1902年,他因公出差 至提魯萬那馬杜賴(Tiruchuzhi Madurai),順道前往阿魯那恰拉山的維魯帕夏山洞 參訪馬哈希。他向馬哈希尋求靈修的 教導,並提出一些與自我參就有關的問題。由於尊者當時守默不語 (是因為見性後,恆常與真我同在,沒有談話的意願) ,因此他以書寫的方式回答。皮雷事後憑記憶所及,把當時與馬哈希的十三個問答記錄下來,並於1923年首度出版。此後,《我是誰?》一書,經過多次再版 [此書的英文版書名叫 “Who Am I? (Nan Yar?) The Teachings of Bhagavan Sri Ramana Maharshi“. 讀者可點擊藍色標題,到網路觀看 pdf ]。

追根究底地參問「我是誰?」就可以摧毀所有其他的念頭,最後連「我」的念頭也會消失, 剩下來的就是那至高無上的不二自性。肉體 和心智,便因此終結。這就是明心見性 (Sakshatkara)。參問「我是誰?」的時候,其他的念頭會生起,但參問者不應該屈從地追逐這些念頭。相反地,他應該繼續追問:「這些念頭生起的對象是誰 (To whom do they arise)?」 參問者必須保持極度的警覺透過持續不懈地參問,修習者就能 讓心智留守在它的源頭,不再四處遊蕩,迷失在心智親手打造的思想迷宮裡。此書相當短,只有七頁,簡單易懂,因此流傳相當廣。也有很多中文版翻譯。底下是信堅的翻譯,並稍加註解。依教奉行,頓悟就在當下。

You need not aspire for or get any new state. Get rid of your present thoughts, that is all. 你不必嚮往追求任何新的境界,擺脫你現在的所有念頭,僅此而已。

4.1 我是誰? (Who Am I, Nan Yar)
由七大元素(dhatus) 合成的粗質肉身,不是我;五根(眼耳鼻舌身)、五塵 (色聲香味觸),也不是我; 語言,動作,抓攫,排泄與生殖的五種意欲感官,也非我; 五種吐納作用的生命之氣(普拉納, prana), 亦非我; 甚至起動心念的心智,亦非我; 而只帶有殘存心念的茫昧無覺,其中既無對象,亦無作用的無明習氣,亦非我。

4.2 如果這些都不是我,那我是誰?
在將了上述所有 “非此、非彼” ,全部否定之後,那個獨存的覺性,才是真我 (自性)。

4.3 覺性(Awareness)的本質是什麼?
覺性的本質是存在-意識-喜悅 (existence-consciousness-bliss)。

4.4 何時才能了悟自性?
當所觀的世界消失 (虚空粉碎,大地平沉)時,就會體現真我。

4.5 當世間還存在 (被視為是真實)時,就不能證悟自性嗎? 答: 不能。

4.6 為什麼?
觀者和所觀的物體,就像草繩和蛇影的關係一樣。虛妄的蛇影錯覺不除,草繩的真相就不會顯現 (就會被誤認為是一條蛇)。同理,除非破除世界是真實的信念,否則就無法證悟真如本性。

4.7 誤認世間所見的客體是真實的錯覺,何時才能破除?
當造成所有認知與行動的心智靜默了,所觀的世界就會 消失。

4.8 心智的本質是什麼?
「心智」(mind) 是駐守在自性裡的神奇力量。它導致所有心念的產生。離開心念,就沒有心智。因此,心念即是心智的本質。離開心念頭,就沒有世界。當心智從自性中開展出來時,世界就顯現了 (一念起,森羅萬象,海印頓現。念念成形)。因此,當世間顯現時,自性便 隱而不現;當自性顯現時,世間便隱而不現。

當一個人不斷參究心智的本質時,心智終將消亡,自性就自然顯現 (雲開日出)。自性就是梵 (Atman, 大自在)。心智不能單獨存在。只能依附著一個粗質的身體存在,稱 為精微身或靈魂 (jiva) 。

4.9 如何透過自我參究之道,來瞭解心智的本質?
在這個肉身中生起的「我執、我見」,就是心智。「我執、我見」是從心意識生起的第一念,這是心智的起源。「我執、我見」生起之後,其他的念頭才會生起。

4.10 如何讓心智平靜 (quiescent)下來?
以“我是誰?”來參問。“我是誰?”的一念將會消滅其他諸念。而且有如撥撩炭火的木棍,它在最終亦將被火燒滅。在這之後,便會有自性的了悟。

4.11 用什麼方法來持續不斷地參究「我是誰」?
當其他念頭生起的時候,不要追逐它們,而應該要參問:「念頭對誰而生?」(To whom do they arise?) 隨著每一個念頭的生起,人們應該勤問:「這念頭對誰而生?」這時浮現出來的答案將會是:「是對我而生」。緊接著, 再追問「我是誰?」心智就會返回到它的源頭,那個生起的念頭就會止息下來。通過這種方式,反覆練習,心智就會發展出停留在自性源頭的技能。

當精微的心智透過大腦 和感官追逐外境的時候,粗質的名(names)和相(forms)就會顯現;當它安住在內 心(heart)時,名相就會消失。無使心智放逸,而存之於真心,便稱為“內攝“(antar-mukha)。

因此,當心智安住在真心(Heart)裡,所有念頭起源的「我執、我見」就會消亡,本有的存在自性光輝就會自然照耀。無論 做任何事都應該抱著「無我」的心態。以這種方式的所作所為,一切都會以濕婆(神) 的本質顯現。

4.12 沒有其他讓心智平靜的方法嗎?
除了自我參究以外,別無其他適當方法。其他方法所追求的,都是心智的控制。 表面上像是受到控制的心智,還會再度逃逸 (如石壓草,春風吹又生)。通過控制呼吸,心智會變得平靜;但這種安靜只能維持在呼吸被控制的情況下,一旦呼吸恢復常態,心智會再 度活動,在殘留印象的驅使下四處遊蕩。

心智和呼吸來自同一個源頭。念頭就是心智的本質。「我執、我見」是心智的第一個偽裝。我執 的起源之處就是呼吸的起源之處。因此,當心智平靜下來的時候,呼吸就得到了控制;呼吸受到控制的時候,心智就會變得平靜。當心智平靜,呼吸也就調勻了。所以控制呼吸的修行,只是使心智平靜的一種助力; 它並不能摧毀心智。就像控制呼吸的修行,觀想神的形象,重複念咒,齋戒等等,都只是使心智平靜的助力而已。

4.13 客體殘留的印象 (念頭) ,有如海浪一樣此起彼落。何時才能把這些念頭全部摧毀?當禪定愈來愈深入,妄念將會止息。

4.14 我們有可能斷除來自無始劫的殘留印象(習性),讓自己安住在清淨的自性裡嗎?
一個人應該精進不懈地觀照自性,而不要屈服在「有沒有可能?」的懷疑裡。即使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也不應該憂慮地哀泣:「哦!我是一個罪人,我怎麼可能得救?」一個人應該徹底地拋棄「我是罪人」的念頭,而徹底專注於觀照自性;那麼這個人的修持必定會成功。

我們不應該放逐心智攀緣法塵,以及他人的是非利害上。無論一個 人有多可惡,我們都不應該對他懷有瞋恨之心。貪欲與瞋恨,皆須戒除。所有施予別人的 一切,都是回歸到自己(All that one gives to others, one gives to one’s self).

當一個人的自我一 旦生起,一切都跟著生起;自我平靜下來,一切都跟著止息。一個心智平靜的人,無論住在哪裡都會自在。

4.15 自我參究要修習多久?
只要心智裡還留有客體的妄念,就需要繼續參問「我是誰?」當念頭一浮現,就應該透過自我參究,在當下加以摧毀。

4.16 真如自性 (真我)的本質是什麼?
存在於實相之中的,就是自性本體。”世間、個體靈魂和神”,都是它展現的面貌,如同珍珠母的銀光; 此三者都是自性的同時顯現,也同時消失。自性就在“我執、我相”的念頭消失之處,此即名“沉默 (Silence)”。自性本身就是世界、“我相”、神。

4.17 那一種奉獻者 (devotee) 的層次最高?
把自己交付給自性 (也就是神)的,是所有信徒中的佼佼者。將小我臣服於神, 意味著持續不斷地安住在自性裡,而不讓自性以外的其他念頭有生起的空間。

我們丟給神的任何負荷,祂都會背負。既然萬物都被神無上的大能力所推動, 我們為何不屈服在祂的大能力之下,而憂慮著該或不該做什麼,做或不做什麼的念頭,而苦思焦慮?
我們知道火車會運載所有的重負。那麼既然上了車,為何還要把所攜帶的小行李頂在頭上?何不把它放下,讓自己在車上,輕鬆自在呢?

4.18 神或上師 (Guru)不是能促使靈魂解脫嗎?
神和上師只能開示解脫之道,他們不會親自把靈魂帶到解脫的境界。正如落入虎口的獵物已無路可逃,那些走進上師優雅氣氛範圍之內的人,都會得到上師的拯救而不再迷失。
然而,每個人都應該遵循神或上師開示之道,靠自己的努力,而獲得解脫。一個人只能以自己的智慧之眼了解自己,而無法依靠別人。(自己吃飯自己飽,各人恩怨各人了)。

4.19 渴求解脫的人,需要參究宇宙基本元素 (tatttvas) 的本質嗎?
正如一個想要丟掉垃圾的人,他不需要分析垃圾裡的東西。所以想要了解真我的人,不需要計算元素的數量或查詢他們的特徵。他唯一要做的 ,就是摒除任何一個會掩蓋自性的元素。他應該把世間視為夢幻泡影。

4.20 閱讀經典,對渴求解脫的人有用嗎?
一切經云,欲求解脫,當先定心; 一旦瞭解這個道理之後,就沒有必要永無止境地閱讀經典了。想要讓心智安靜下來,只要參究內在的自性即可。這種內在的追尋怎麼能靠經典達成?人們應該透過自己的智慧之眼,認識自己的自性。自性在五個身鞘 (sheaths, 眼耳鼻舌身) 之內;經典在五個身鞘之外。既然參究自性必須剝除五個身鞘,想在經典裡尋找自性是徒勞無功的。參究者總有一天勢必要放下所 學的一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修心養性, 霍金斯, 禪修, 諸法實相 by wtsai.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wtsai

台南一中、台大物理、 哈佛博士。曾任教授、科學家、工程師。專長: 吹牛、高能物理、太空物理,地球物理,人造衛星設計、測試、發射、資料回收及科學應用。略涉: 武俠、太極、瑜珈、導引、氣功、經脈、論語、易經、老莊、一乘佛經、禪經、靈界實相、Hawkins、Seth。

8 thoughts on “拉瑪那·馬哈希 (Ramana Maharshi) 的自我參究 “我是誰?” 頓悟法門

  1. 信堅師兄好:

    昨夜睡前看霍金斯的心靈力和強力一書,正好奇「拉瑪那·馬哈希尊者 」是誰?一口氣讀到章節結束,暫時没停下來查,心想找時間回頭再瞭解。

    睡前我突然想到,您就像顏的靈修家教。一覺醒來,答案就出現在手機了!!原來當時您也正在寫文,哇,感應真是神奇!哈哈。謝謝您!

    同時,也感謝有誠心、善良又上進的嘉穎師兄的求法因緣,感得你一再深入介紹,讓我們瞭解New age靈修見牲大師。

    顏顏敬上

    • 顏顏師姐:

      在此園地 “霍金斯自述的見性境界及見性者行履” 一文,第2.4.2節,關於霍金斯開悟的境界裡描述裡提及:我這境界,並不稀罕。歷史上到處都有記載。這導致我調查了靈修經典 – 包括佛陀,開悟的聖人、黃蘗和近代的大師,如拉瑪那·馬哈希(1879–1950) 和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 (1897–1981)。 因而證實這些經歷並非獨一無二。

      除了如拉瑪那·馬哈希之外,另一位聖人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他是一位目不識丁,沒受過教育的市井野夫。但他依他的上師的指示,也是單修 “我是那 (I Am That)”, 六年後就頓悟了。

      我們都受佛經與禪宗根深蒂固的思維執著所束敷,以為要見性,要出家、念經、修禪定、念佛、讀經書、要有明師指導,然後勤修阿僧祇劫之後,或許有見性成佛的希望。最近信堅張貼的近代見性大師, 如托勒、霍金斯、馬哈希,則一反常例,簡單修行 “我是誰” 法門,就可頓悟。我們是否被古老傳統,修行見性的模式束敷住了? 參! 參! 參!

      信堅

      • 信堅師兄好:

        是啊,顏童時就和弟弟兩次共同見過靈異,也有多次靈魂出竅的個別經驗。對當時對宗教不懂的我而言,這就是「自然」,也是我對世界「本來就是如此」的謎。大多數人類沒經歷過,所以不相信這些世界,而另外那些相信自然神秘力量的人們,卻也因為不知道或不相信自己有靈能,因此轉為迷信宗教、向外求佛求神賜給自己福報。

        但,想想,人類雖無法以肉眼看見「電」,它不存在嗎?藉由時代的進步,我們每天都在享用它,不是嗎?甚至,我們身上自己都有電能。所以,有時,反而單純的小孩才會天真地認識到真相。小孩和我們不同之處在哪裡?知識幫助人們適應環璄、掌控環璄,卻往往讓人們一點一滴迷失了自己。迷失的又是什麼?真的失去了嗎?如何重現?這就是顏一直感慨的,為何現代人心外求法,把「學佛」這件事,變成十分複雜的「佛學」或如雲霧般的禪語,有時還為了言說相、名字相、心緣相等術語及識見爭論不休。

        印象深刻的是,當幾十年前第一次離體,見到床上的自己就像死人,就是一具莫生的空殼,而離體的靈卻可以自然地感知,不經由五蘊或腦,甚至可以飛行,不受地心引力控制。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今日會講這些,是希望有緣者能相信,靈性本具。至於是否「佛性本自俱足」,則有待我們「去迷」,首先去除「執著」。

        顏顏敬上

        • 顏顏師姐:

          多謝分享童年的離體經驗。這跟霍金斯及瑪哈希所描述的情景,一模一樣。生具慧根,早就知道 肉身不是 “我”。師姐沒有利用早年經歷,讓小我大死一番而解脫見性。仍然沉淪塵世,真可惜 🙂 否則信堅可能早就在此園地寫了一篇 “薄伽梵·室利·顏顏·見道尊者” 悟道因緣了。

          信堅

          • 哈哈,信堅師兄真幽默! ◕‿◕

            因為以前,顏的靈性載沈載浮,尤其是三十歲左右時被群聚要把我氣扯散的「黑氣能量」纏了一天,加上我當時對人性失望至極,之後決定與超自然不再感應,也決意封閉自己的靈性,甚至故意抹煞記憶,所以至今還在俗世掙扎,多年來,只死了「記憶和智能」,真慘! ◕‿◕

            顏相信應該有不少人都有超自然的經驗,只是不知如何面對而已。不過,現在顏心靈已大死一番了,每天努力找回久違的真正的自己。真的十分感恩您的諄諄教誨和愛護,讓顏的生命有了方向和希望!

            顏顏敬上

      • 信堅師兄:
        昨晚讀了 師兄 文句 (但相當奇怪的是,近代的見性者 (如托勒、霍金斯、馬哈希),大都是前世帶來,自悟頓悟的。這事實給我們的啟示是什麼? 參!],心想?明天早上起床就會有見解。果不出所料,今早 師兄 就提到了【我們是否被古老傳統束敷住了? 參! 參!參!】。
        古今有建築物的宗教,似乎都融入了彼時政治社會制度的一環。想起以前在閱讀世界100位偉人傳記時,後來才恍然,所謂偉人日誌說的話,其實大多是作者模擬偉人思維所述。並非如是。(當初還以為是偉人親口講的,在來米的思維模式被制約了)。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人人具備以天地為師的潛能。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 信堅師兄一樣,可以礦中煉金。在來米是屬於坐享其成的那一類型,可以(隨-水漲船高、隨入芝蘭之室。慢慢修行。)◕‿◕。但一般古人也可能連這個福氣也沒有,被當時層層節制制約了。
        或說古代跟對人是前世修來。哪像現在資訊傳達快速,跟人家說,信堅園地可以學到解脫人生,有人說看不懂,有的則是時機未到;
        父母生我前;我是誰?佛經苦口婆心,只因心識不守自性;感恩 師兄諄諄教導,藉由見性聖人不同語性,同繪自性。
        啟發在來米要精進見性。
        目前在來米在信解上,有害怕修行悟入真實萬物一體(自性)的觀念。這恐懼應可在園地近期文章疏解。

        在來米敬上

        • 在來米師兄:

          好酒不見,近來可好,無恙無痛吧!

          多謝師兄送來心得報告。佛經教導,都是正確的。只是凡夫不解如來真實義,依文解義,斷章取義吧了!

          一字法門 (我是誰?),海墨難書。一乘佛經的一字一句,都是一個修行証道的法門。

          禪宗提倡的參究 “念佛者是誰? 父母生我前;我是誰?”,說破了口,一千年來,有幾位 “高僧大德” 因此見性了? 這皆是修行者心態問題,用心不誠、不正,一生仍被小我玩弄於股掌之中。也可能是”禪師”未見性,以自己的心智 (心意識) 說法,繞了個大彎,打啞謎,舞文弄法,故造玄虛,誤盡了天下蒼生,罪過! 罪過!

          “非智不足以辨邪正,非証不足以行賞罰”。同樣一個修行法門,真見性者所說,與普通法師的傳述,有天壤之別。見性者所說,字字句句,都以真誠慈悲心,灌注了極高的靈性氣氛,加持修道者之故吧!

          師兄提及: “目前在來米在信解上,有害怕修行悟入真實萬物一體(自性)的觀念”, 這是個好現象,因為 “小我” 害怕真理 (日出,黑暗就消失了)。這正是 “消除小我” ,”真我即將顯現” 的徵兆 (雲開日出)。不要害怕,也不必消除此恐懼感。讓此恐懼感達到極點,小我就消失了。

          信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