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論 “平常心是道” 的真義

一、前言:
近日蘭莉師姐突然到信堅園地觀賞,教導很多 “以行悟道” 的親身經驗,最重要的原則是 “一切事以平常心處之。道在日常生活、行住坐臥中”。這是唐代禪宗見性的法門,後世的禪者,卻把它遺忘了。以此因緣,信堅在此,張貼 “略論 平常心是道 的真義” 一文,用以拋磚引玉。至於實證的境界,大家可直接向蘭莉師姐請教。

二、何謂 “平常心是道”?
心中坦然,自在無礙。從容豁達的心,就是平常心,就是摒棄內心,非分的欲望,本著率真坦然的心,去面對眼前的一切境界。於一切人事物中,不分別、不執著,不生絲毫主觀的意念。凡事都能隨順,心如止水,凡事以平常心來應對。一切以平常心去對待就能怡然自得。

如果弓箭手在射箭時,能達到“忘射”的境界,以“平常心”射箭,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只是自然而為,弓就會變得平穩了。若能以“平常心”對待一切,那麼,一切都變得容易掌握了。假設你正在搭弓射箭,如果你想著你是在射箭,你的箭就會變得不穩。同樣,當你揮劍時,如果你是在有意識地揮劍,你的進攻就會不穩。即使是在彈琴時,如果你意識到自己是在彈奏,琴聲就會走調。

因此莊子曰: 以瓦注者巧,以鉤注者憚,以黃金注者殙。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則重外也。凡外重者內拙。無論你要做什麼,如果事先存有做此之想,而刻意為之,就不能達到心靈的和諧。時時積功修習,勿存速成之心,無心而作,自然而為,就可漸入化境。

惟有達到心中空無一物的境界,才是“悟道”。這就是莊子所謂 : 「至人之用心若鏡,不將不逆,應而不藏,故能勝物而不傷。」

三、平常心就是菩提心
“平常心” 是 “無造作、無是非、無取捨、無斷常,平凡無聖”。因此,平常心就是直心,人人本具的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

平常心有體有用,體是心平;用是行直。心平是“一相三昧”: “若於一切處,而不住相,於彼相中,不生憎愛,亦無取捨,不念利益成壞等事,安閑恬靜,虛融淡泊,此名一相三昧。”心平則自有般若現起,無有少法可起分別。分別既無,則分別心與無分別智,亦無所得,心不住一切相。

行直是 “於一切處,行住坐臥,純一直心,不動道場,此名一行三昧。”由於心平,不住諸相,如如不動,與境相接,自不起思慮分別,而隨感隨應,直往直來,其心仍然是清淨無相,如如不動,故名一行三昧。

心平行自直,行直心必平。一相三昧是寂而常照,慧在定中;一行三昧是照而常寂,定在慧中。把這兩種三昧結合起來,就是平常心的全貌。

平常心就是“直心”。蓋日常生活中,見於平常之喝茶、吃飯、搬柴、運水處,皆與道為一體;行住坐臥等四威儀之起居動作、應機接物中,就是禪法、盡是道。

四、平常心是道,修行在日常生活中。
“平常心” 是禪修者開悟後體現出來的一種境界,見性之後的一種本然狀態。是沒有染污,沒有造作、是非、取捨、分別等相,心處於質樸、純真、寧靜、恬淡之中。表現在日常生活中,即是隨緣自在,處塵不染,不盡有為,不住無為,任運而修,廣作佛事。

“平常心是道”:無造作,無是非,無取捨,無斷常,無凡無聖。只今行住坐卧,應機接物,盡是道。

馬祖對真正有所悟的人,只教他任運而行,應機接物,觸類是道。馬祖強調“立處即真” (活在當下) 的命題。“立處即真”,是人心深處佛性的自然呈現,是人在穿衣吃飯、擔水運柴、待人接物、日常生活之中明了禪理,提升意境。隨處作主,立處皆真。把事事處處都視為道場,日常行事都能成為解脫成佛的契機,這種境界就是在生活中隨時體證自己的心性。道無不在,觸處皆真,立處即真。佛法在爾日用處,行住坐臥處,喫粥喫飯處,語言相問處。道不離開真實生活,不離開個體生存的具體場境。禪的智慧貫徹到平淡、凡俗的生活中,融成一體。

馬祖提出“隨處任真”的命題。“隨處任真”是人心深處佛性的自然呈現,是人在穿衣吃飯、擔水運柴、待人接物、日常生活之中明了禪理,提升意境。這就把禪推進到世俗生活之中! 自性本無動搖,沒有起伏、沒有分別,以平常心觸事對緣,自在無礙。只要在日常生活中不偏執、不造作、不沉湎,心無掛礙,自然適意地生活,就是得道,就是解脫。

平常心是一種境界。平常心不僅使人具有大海一樣的氣度,還使人穩重如山。狂風暴雨之中,驚濤駭浪,松林翻滾,可大海深處平靜如昨,山巋然不動,以如此胸懷去實踐人生,就無所畏懼,對困難也絕不退避。諸葛亮曰:淡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淡然面對人間是是非非,保持心靈寧靜的同時,不忘對理想的追求,對寶貴生命的敬畏,長此以往,定可令生命發揚光大。

“最低的境界是平凡,其次是超凡脫俗,最高是反璞歸真的平凡。”  平常心是 “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這是針對那些走過大半輩子或經歷太多事件的人而言,在經歷了種種事件,看過了形形色色的人或事,有了一種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感覺,茅塞頓開,回歸自然。

“寵辱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卷雲舒”。雲在青天水在瓶。遠望寂靜的窗外,青天之上,白雲飄動,隨風舒卷;近看無聲的室內,水在瓶中,清澄如鏡,淡然不動。看到了雲的高遠與水的透澈,我就能清晰的感受到自然、恬靜的境界。凡事能做到隨遇而安是一種境界,凡事如能順其自然就是最高的人生智慧,世間的萬物之中當屬雲與水的特性最為符合自然的規則。

平常心就是指一種順其自然,不加強求的心態,沒有分別矯飾,是超越染淨對待的自然生活。平常心是本來清淨自性心的一種全然顯現。

“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平常心不單是心胸豁達的表現,更是一種做人的境界。在人的一生中,必然伴隨着坎坷、困境,因而要學會用一顆平常心去看待。平和的心態能消除偏狹和狂傲之氣,捨去浮躁和虛華,以一顆平常心直麪人生,人生就會變得平靜和淡定。既生於世,則安於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修心養性, 禪修, 美圖趣文, 莊子 by wtsai.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wtsai

台南一中、台大物理、 哈佛博士。曾任教授、科學家、工程師。專長: 吹牛、高能物理、太空物理,地球物理,人造衛星設計、測試、發射、資料回收及科學應用。略涉: 武俠、太極、瑜珈、導引、氣功、經脈、論語、易經、老莊、一乘佛經、禪經、靈界實相、Hawkins、Seth。

19 thoughts on “略論 “平常心是道” 的真義

  1. 信堅師兄:

    非常感謝蘭莉師姐和信堅師兄無私分享。末學看完這編文章,心中感覺無比暢快。

    文中的 “平常心” 不正就是 ”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中的 “自淨其意 “?

    末學自當依教奉行。

    • KC師兄:

      多謝師兄回覆,以教下的偈頌簡單解說,如何修習,平常心是道。

      修習平常心是道,隨各人的悟解根機,有宗門、教下、及密宗
      等不同的修法。師兄所說,是屬於教下的修法。

      蘭莉師姐的修法,據信堅猜測,是接近於 (禪) 宗門的 “悟後起修”。屬於 “轉識成智” 裡的 “六七因上轉”。轉第六意識為妙觀察智、轉末那識為平等性智。

      另一種修法是密宗的 “準提法門”。依第八阿賴耶識起修,所謂 “五八果上圓”。果上轉了,轉第八阿賴耶轉為大圓鏡智,轉前五識為成所作智。

      信堅此文所說,是綜合老莊、宗門、與教下的教導。這是信堅淺見,還請蘭莉師姐指正。

      信堅
      _______

      • 信堅師兄好:

        昨晚還在和家中同修討論到底屬那一法門, 其實自己也很好奇, 結論是都有一些相似處. 還好八萬四千法門, 門門相通. 看了師兄所寫的應較接近前者.

        以下是自己的練習過程與大家分享:
        開始是由禪修入門, 也有過一些定境的示現, 看了一些經書,後來是從生活中開始練習觀照, 開始後就好像停不下來, 多年來已成習慣,行住坐臥間不曾間斷, 就連走路,談話,作菜,獨坐甚至刷牙洗臉時..等等,都會觀照一切萬緣的和合來去變化, 一切萬相無定相亦無實相(無有常性),空氣,一粒沙, 受, 念頭,覺等. 但一切又於因緣和合時顯現.
        這也是之前為什麼說….因緣和合時一切萬有唯有一心,知其和合性體空時一心亦無.

        佛陀所悟在於其看出一切萬有之最微細處(微細到肉眼無法見之處),所以佛陀看到因與緣(因亦是緣,緣也是因),而我們看到的卻只是表相,我們看到的是果與報, 而果與報又是未來的因與緣….這是我們與佛陀的最大差異處,但透過觀照的漸漸深入,是可以打破這個差異處的.

        近年來觀照成習慣後,在面對人事物境現象等時已能了然於心,不再需要刻意去觀照緣起性空. 而且發現念頭變少了(念頭不會沒有,但會因 “明” 而減少), 在面對世間事時目前為止沒有不能處理的,一切都清清楚楚.

        就如師兄所知,所讀之經不多,所以只能以自己的體會來描述.

        以上是自己練習的體會,與大家分享,互相學習 !!
        謝謝師兄!!

        蘭莉

        • 蘭莉師姐:

          多謝師姐詳細解說,親身修証的寶貴經驗,值得大家學習。不過讀者要記住,這是”悟後起修”,不適合未信解一真法界,諸法實相的修行者。

          師姐的修法,有如六祖,頓悟之後,還須參訪 “五祖”, 在磨坊裡磨練六個月,然後在獵人隊裡歷事煉心十四年,才真正的入了佛住,見性成佛,入 “十住位”。

          “悟後起修” 有兩種不同解說,才有”宗門”與 “教下” 之分。在禪宗,”頓悟” 與 “悟後起修” 兩者加起來,才真的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如依一乘教下 (華嚴經),就是由十信心滿,就入十住位。圓教的 “悟後起修” ,是指見性成佛後的四十一個位次,是漸除無明習氣。

          因此分別 “教下”與 “禪宗”,只在修行者,從初入門至解悟時才分。解悟了之後,門門同道,法法相同。就不必再細分宗門教下了。

          信堅

          • 信堅老師,顏顏師姐,吉祥,

            感幸閲到大家互相之修行體會。修行種種門路,隨其根性。依教奉行,利益深廣。

            老師所言甚是,感嘆初入門與解悟時若不得指點,係這訊息紛飛的世代,找到適合自己的門入也是困難,很多方法混在一起了。正如老師所言修禪與修華嚴是怎樣入門。後學也是從古德疏鈔才不至混亂,不多修行者可以清楚説出來,故感到有一清泉甚是難得。

            然,後學有個疑問,望賜教,每閲古德疏鈔,於判教總明頓漸。過往後學以為,頓教即宗門,宗門即禪宗,漸教即教下,唯依經典修行者。最近閲 智者大師之法華玄義,判教相中,感到頓漸是為攝心念法,非由外相判,頓者一念心便轉現,漸者未能一念轉過來便需層層漸解而步向一念,故頓為大法,一真法界者,過現未來也超越了,合此,故法身菩薩自在無礙。

            由是智者判華嚴為圓頓,法華為漸頓圓,其餘多是漸教故,後學有此想,未知如何?

            寶印

    • 有缘師兄:

      這是個大問題。當一個人開始問這問題時,是始覺之初。慢慢探討這問題,得到解答,就是始覺。得到圓滿正確的答案,就是正覺。

      信堅前大半生 (六十歲前),隨順世俗觀念教育,隨波逐流,迷迷糊糊過日子。直到年近六十,有一天坐在電視機前發呆,問自己: 每天上下班,回家看電視,日復一日,以生命的寶貴時間,換取金錢過日子,簡直是在賣命。等著無常到來,不知生從何處來,死往何處去。也不知人生的意義與目的。真可能白白走這一趟。

      因此信堅開始探討這些問題的解答。看了不少新時代 (new ages) ,及道教肉身成仙的書,總覺得都是在講虛幻不實的故事。直到十年前看了霍金斯的言論及七年來看了不少一乘佛經,才對此問題,有了解答。KC師兄,也需花幾年功夫探討答案。

      每個人隨著自己的靈性階層,所處環境,遇緣不同,而有不同的人生意義與目的。或求溫飽、或求名利、或求事業有成、或求升官發財、或求妻賢子孝、或求平安快樂,這是世間的人生意義與目的。

      至於出世間的意義與目的,則是破迷開悟, 離苦得樂,証悟菩提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恢復自性的智慧德能,了悟諸法實相,自在解脫。此境界,唯証乃知。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信堅

          • 有緣師兄:

            師兄所問的前一問題及這一問題,都是諸佛出生於世的一大因緣。佛祖花了四十九年講經說法,對各種不同根機者,說圓說偏,說禪說教,苦口婆心所說,世人仍然不解。也沒有一位古德可簡單解說清楚。主要是答案,言語道斷,心行滅處。不能以心意識,譬喻解說,唯証乃知。

            一乘佛經講解,先果後因。先解說果德,証得境界,讓讀者嚮往,再說修因。因此華嚴經先講自性的無量智慧、德能,及一真法界,諸法實相,再說如何由信解行証,就路歸家。
            人人本具佛性。回歸了自性,就具有自性本具的無量智慧、德能,自在解脫,常樂我淨。

            但大部分未見性者,看了佛經所說自性的不可思議境界,仍然不了解其妙處,因此常常反問,達到了境界又如何? 這問題只有佛能回答,也只有佛才能了解其真實義,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唯証乃知。

            普通見性者的描述,只說見性後,不異舊時人,只異舊時行履處。不同只在心境迷悟不同。所謂 “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如果悟了此句的真義,就解答了師兄的問題。

            從另一個角度說,回歸自性是與自性融為一體,也就是與萬事萬物融為一體。因此,就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不在。如一滴水,融入了大海。你不是單獨的一滴水,受時空、環境的限制,而是你具有跟大海一樣的德能: 不增不減、不生不滅。

            總之,要了解師兄問題的解答,要先在回歸自性的途中慢慢體悟。主要是: 要能破迷開悟,離苦得樂,自在解脫。入不二法界,不生不滅、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不在。這些智慧與德能,就能圓滿解決一切你想問、想知、想解決的一切問題。但一般人,不解這些話的真正意義,仍然會問: 達到這境界,又如何呢?

            靈性有無限階層,下階層的人不了解上面階層的境界 (譬如二度空間的生物,無法了解三度、四度空間的境界一樣)。總結是,不要問一些我們無法了解的問題,腳踏實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只要向前一步,路自然會顯現出來。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不要杞人憂天。

            信堅

  2. 信堅居士:
    所言甚是。
    作為三十年的佛教徒,最近才將華嚴經誦了一遍,至最後一品恍然大悟。由信始至發願結束。修行就是這樣呀!
    這幾年我的行門是四攝法。沒想太多,許多佛教的論述幾乎擱置一旁,以誦經為主,例如,法華經,沈澱心靈。總是有相應的偈子讓我悸動不已。

    • 吳寬長者:

      難得有學佛的資深善知識,光臨信堅園地,當敲鐘打鼓,歡迎駕臨。敬請批評指教。

      也很難得,碰到讀過華嚴經的善知識,真是有緣。華嚴修行,信、解、願、行、証,直抵涅槃彼岸。

      長者所說,信堅也有同感。佛經的義理讀通了之後,就把它忘掉。(法當應捨,何況非法。) 道理相當簡單,主要是解悟的深廣,與真修實證。信堅現在,讀經是隨沾一句一字,一直深 入,所謂一字法門,須彌聚筆,海墨難書。

      有機會還請分享一些修行與實證心得。

      信堅

  3. 南無聖者文殊師利菩薩 摩訶薩
    南無聖者信心堅定則生諸相菩薩 摩訶薩

    又一年未至園地,時值因緣得以觀見此文,
    喜聞樂見信堅園地(聖賢園地)有一位真正的聖者住世,
    以石燈個人標準而言,開悟、甚至明心見性都還不能算是聖者,
    唯有見道進而能入道修道者方能稱為聖者,或者稱為大師。
    吾雖與信堅舊識,往昔曾有以知己或大家稱呼之俗趣因緣。
    然凡聖者皆為我師,故吾今亦以師以聖稱之。

    往昔聖者文殊師利以菩薩身為諸佛師,實則文殊師利在過去時便已成佛,
    今信心堅定則生實相之名的信堅大師,與往昔之文殊菩薩多有相似之處。

    直心是道場,然直心雖易知卻甚深難見,信堅大師雖人身長大,
    然今日科技發達,且為天命所倚重,必然任重而道遠。

    另外,弟與再來米師兄有因緣未了,今來解緣。吾知師兄一直在等我,
    何以故?因為吾是汝性,汝不能離性故我來了,見到我師兄就見性了。

    若師兄見我已,當下即是見性,何以故?因汝與佛有因、與佛有緣,故
    汝有所願必有所成,吾知汝願,而汝繫緣於我,然我非汝師故汝不見性
    汝與我雖睡臥隨眠,卻己未知、己未見,視我於無物。故而常知亦無知
    常見亦無見,然今時機因緣成熟,故吾返此以解緣還汝,師兄若見我已
    即明心見性已,一切因緣皆出自知己與知已,知己與知已之性豈有異哉

    平常心是道 

    祝福 信堅大師及大家 雞年吉祥如意

    合十 石燈禪師

    • 石燈禪師:

      欣喜又讀到 石燈師兄的論述,知己知已真心了然也。師兄神機,在來米確實想過石燈師兄,心想不知近況如何?。以前的功力,讀師兄的言說,感如入枯禪境。今以定心讀來卻見如來。不知是吾是汝進境甚深,且以一心觀之,汝吾接明諸佛;嘿嘿。

      傳統行銷品牌建立,少估要七年。信堅園地任重道遠,深廣入化尚須十方熱心相鼎。例如駭客神通最強,若一舉傳達每一個人訊息,推廣人的本性最得力。或許哪一天又出了一個訊息;【明心見性保證班】,或許有可能,因為 信堅師兄在霍金斯大師的著述中曾提到,把非線性的佛性,分解成YES OR NO 的層級語言,信者能入,最起碼都能使之見道(性)。

      在來米

      • 石燈禪師:

        真高興禪師再現信堅園地。信堅也相當懷念我們之前一起論道時的美好時光。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知音難遇,有緣難求。

        石者,如如不動。燈者,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

        “平常心是道”,是馬祖道一的中心教導。”直心是道場”,是維摩詰的名言。”直心、深心、大悲心”,是《起信論》的宗旨。修行在日常生活、行住坐臥之中。

        信堅

        • 信堅大師

          感謝信堅大師解義。今之世間師兄當為解義第一。

          吾文中贈在來米師兄之句"與佛有因,與佛有緣",即出自十句觀音經。與師兄所說直心、深心、大悲心完全相應。

          見師兄文章之末句"既生於世,則安於斯。"有感斯者為何物,道矣。而安於道者即是安於日常生活、行住坐臥之中。若明此理,人生一大樂事也。

          弟於文中雖說"任重而道遠",實則道在汝身,此去不遠,方便說作譬喻故。

          石燈

          • 石燈禪師:

            一年不見,刮目相看。禪師道行,深不可測。佩服!

            信堅入道不久,道行淺薄,仍在努力修習中。叫我一聲師兄,就感恩不盡。離大師境界,還差十萬八千里。

            “既生於世,則安於斯”,與 “雲在青天水在瓶” 的境界,有天壤之別。學無止境,歸家路遠,仍須貴人指點。走一步算一步,盡力而為,只問耕耘,不問收獲。

            信堅

  4. 寶印師兄:

    關於頓漸、圓頓等法,隨機隨經,有各種不同的文字解說。法無頓漸,頓漸在人,隨人根機,迷悟不同,而有分別。

    華嚴是圓頓之法,是對見性的法身菩薩及大心凡夫所說。圓融不礙行布,行布不礙圓融,總是一時,無時空故。在因地修行有頓漸,在果地修行沒有頓漸。譬如種子,即含樹之全體,只是隱顯不同時而已。初發心時,便成正覺,知一切法真實之性,具足慧身不由他悟。

    師兄提及智者大師《法華玄義》裡的判教相,是一種說法。其實最簡潔的講解,應看《六祖壇經》頓漸品第八:「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即一種。見有遲疾。法無頓漸,人有利鈍。故名頓漸。迷即漸契,悟人頓修。自識本心,自見本性,悟即元無差別,不悟即長劫輪迴。」

    智者大師在《法華玄義》提出五時八教的理論。佛所說的八萬四千法門,可分為五個階段(或五個修行層次),名為「五時」,即華嚴時、阿含時、方等時、般若時、法華涅槃時。其主旨是教導修行者,依自己現在的靈性階層,該修何種法門,及教導以後進修之路。

    解說八教,也是有相同用意。不是褒貶某教、某法門,而是教導如何對機修行証道。(化儀四教:頓教、漸教、秘密教、不定教。化法四教: 藏教、通教、別教、圓教。)

    信堅

    • 吉祥,信堅老師,及眾,

      感謝老師解説,本來無罣礙,隨緣行布成就分別智?分別智由是根本智,故圓融無礙?

      後學未閲是《六祖壇經》,今經老師一言,定當細閲!感謝萬分。

      寶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