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打坐

Chan 2aIMG0753n「打坐」: 「打」是打死妄念,「坐」是坐見本性。假如什麼時候都能坐見本性,這是真打坐,不是坐在那裏任妄念翻騰,裝模作樣為打坐。

在悟道後於日常工作中順逆自在。須做到順也好,逆也好,順逆自在,安閑自得,瀟洒無物,一切恬然自盡,才是一個絕學無為的閑道人。子曰:「七十從心所欲而不逾矩。」就是儘管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都不會越出規矩範圍。因為他心空了,不再著相。

維摩詰所說經 〈弟子品〉,宴坐的意義是在日常的一切處、一切時中,均能安住於正念上,行住坐臥皆在定中。這 即是在行、 住、坐、臥四威儀中,也要活在當下,而不是只將心意識封閉在內身,或奔馳在外境,即應如《金剛經》所說「應生無所住心」,這才是修行人的修行宴坐。傳統的 修禪原是收攝心意,使不外馳,但若以為攝心於內六根便是宴坐,則又將心著於內外之別,故不能了解佛陀教示宴坐的真正用意。

禪定(三眛)有法門無量 有死禪 枯禪 四禪八定 九次第禪 首楞嚴大定 華嚴大定 海印三昧 除非是佛或大菩薩 能觀機應教以及時節因緣 才有資格教訓修行人

一切凡夫及三乘人 只看到一個人在樹下禪坐 外相(有行)看起來都一樣 但卻無法分辨內在無形的心理境界 因此 隨其心意 而起妄想分別 萬法唯心 批評別人也等於批評自己。譬如一個是凡夫 坐在菩提樹下打坐 另一個是釋迦牟尼 在成道的七天裡 也在菩提樹下打坐 外相看起來都一樣 但一個是坐枯禪 另一個是在華嚴大定中 如果我們不能分辨兩者有天壤之別 我們就沒資格批評教訓別人。傳 統的修禪原是收攝心意,使不外馳,但若以為攝心於內六根便是宴坐,則又將心著於內外之別,故不能了解佛陀教示宴坐的真正用意。宴坐的意義是在日常的一切 處、一切時中,均能安住於正念上,這即是在行、 住、坐、臥四威儀中,也要活在當下,而不是只將心意識封閉在內身,或奔馳在外境,後來《金剛經》便有這個描述:「應生無所住心」,這才是修行人的修行宴坐 也。

法 身向上是透過理邊,在事上圓融無礙,不是一天到晚不做事,死在那裏不動的,死坐在那裏決不能成道。因為要除盡多生歷劫積累的執著妄習,一定要在境上練,在 境上多碰釘子,多經敲打,才能把習氣消光。不在境上練,死定在那裏,妄習種子伏藏在裏邊,一經翻動習氣更大,壓也壓不住。所以要除盡妄習,非在事境上鍛 煉,將其連根拔除不可,不是修個滅盡定,將妄種壓伏在那裏可以了結的。

我 們的無明分四等:粗妄、細妄、微細妄、極微細妄。這四等妄,尤其後面的二種,一定要在境上練,在隨眾生滾中鍛煉出來,才能將其消掉。眾生的習慣、習氣各各 不同,你要度他就須捨己從人,要隨順人,自己先須將習氣消盡,才能跟別人跑。所以你度眾生,千萬不要居功自傲,還要感謝眾生,因為你成道,是眾生幫你成道 的,沒有眾生,你的習氣改不了,福德也無由積累啊!

「沒有天生的釋迦,也沒有自然的彌勒」。諸佛也是 修出來的,鍛煉出來的。人並非生而知之,乃學而知之。學習任何東西,態度決定成敗,有的人什麼都學,但是學得很膚淺,只學到一點皮毛就自以為是的到處賣 弄,所以被譏為「滿瓶不動半瓶搖」;有的人學什麼都是五分鐘熱度,而且學得不像,學得不真,學了也是白學。
其實,人生「活到老,學不了」。

妄 心、妄念、忘想三個詞,其中大有分別。妄心是我們本真的心夾雜了無明。所以第八識是生滅與不生滅的和合體,因有無明在,粘著外境,如水起了波浪,變成了妄 心了,這是個根本無明。妄心對境之後就動心起念,叫妄念,妄念一起,愛的想取到它、占有它;不愛的與我的心相違的就厭惡它、捨離它。心粘在境上不放,就成 妄想。但 不能壓念不起,如搬石壓草,石去草又生起來了。即或壓死了,你倒變成土、木、金、石塊不能起妙用。所以要用活的轉化的方法。古德說:「不怕念起,只怕覺 遲。」念儘管來,你來,我就把你轉掉,不讓你停留,不跟你跑,你有一百個念頭起,我有一百零一個轉。做功夫就是慢慢地消除妄習,直至把它消光。

『楞嚴經』上說的「一念頓超百萬劫』,一念勇猛心可超過百萬劫。證成佛果的時間短長都靠自己掌握,沒有一定的時限。開悟不好求,不要著急,水到自然渠成。
「理屬頓悟,乘悟並銷」vs.「事則漸除,因次第盡」。

將心守靜,猶未離病

牛頭法融的《心銘》中,有這樣的兩句話。靜坐不等於參禪,靜修不等於學佛,打坐未必能開悟。中國佛教對於「禪」有兩種定義。其一是由靜坐入禪定,稱為小乘 的次第禪,且跟一般宗教的冥想、默禱相通。這些都是將心守靜,把心守於寧靜、安靜、平靜的狀態;淺的層次叫靜坐,深的層次叫禪定。 另外一個定義是中國禪宗的「禪悟」,不一定要打坐,只要把身心放鬆、放下。心中沒有任何執著、追求,就能保持寧靜、安定。我曾將之形容為無底的垃圾桶,也 是無形的反射鏡。於此境界中沒有煩惱的現象,但有智慧的功能。牛頭法融的意思是說,如果將心守靜,就還未離開病。「病」是什麼?如果僅是靜坐的安靜,心沒 有明,一旦干擾發生,馬上還會受到影響而起波動。難怪守靜習定的人,總是希望單獨躲入深山去或者離群索居;他們厭懼煩囂,喜歡寧靜。這種人即使能入定,在 定中沒有煩惱的現象,但是他們的自我中心一直都在。當定力消失而出定時,輕微的問題可能還引不起煩惱,萬一遇到狂風驟雨、跟他自身的利害得失有大衝突時, 依然會有貪欲瞋怒等煩惱出現。因此牛頭禪師認為,這樣的修 行法或修行層次,尚未離開煩惱的病。

中國的禪宗雖以打坐做為修行方法之一,然而更重視在十字街頭參禪,在人群之中、市區之內用功。身處人間而不為人間的種種現象所困擾,那才是禪悟的功 夫。普通人如果懂得禪悟的意義,並且常常面對環境練習心平氣和,那也可謂近乎禪悟的功能。即使未臻禪悟的境地,功夫日積月累,煩惱的起伏也會越來越少,這 也是人生的一大幸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美圖趣文, 修心養性, 禪修, 修定開慧 by wtsai.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wtsai

台南一中、台大物理、 哈佛博士。曾任教授、科學家、工程師。專長: 吹牛、高能物理、太空物理,地球物理,人造衛星設計、測試、發射、資料回收及科學應用。略涉: 武俠、太極、瑜珈、導引、氣功、經脈、論語、易經、老莊、一乘佛經、禪經、靈界實相、Hawkins、Seth。

6 thoughts on “關於打坐

  1. 「深山求道千障未了不能明心,鬧市修身一塵不染便能見性」。三十年前就朗朗上口,也充滿法喜,但所解的是有限的自我想像字意。今日再讀「打坐」此篇,悟境實有上進。在來米因爲文言障礙,無能自我學習,能聽讀的略懂的大蓋是(星雲法師)(聖嚴法師)(淨空和尚)(印可法師)(寬謙法師)白話法語。也認為是能懂佛法的極限了「雖然內心仍是疑惑」。

    一年多之前求真的佛性冥冥中指引,上網搜獲了(信堅園地),當時的感動是如 師姐、師兄們一樣「前迷與後迷,迷迷相同」。

    在此園地 信堅師兄的回文,在來米並未感同深受。但即反省是自己悟境尚未臻真。因爲 師兄既能指引我進境,表示 師兄在爬山的前頭。而我的疑執「自以為是」,卻是這一路來時時會出現,是自己生出的傲慢。

    憑在來米自我學習的悟性,事實是一生也讀不解 牛頭禪師禪語真義,能讀懂的也是白話偈語字詞義「就依自己的理解,以為了義」,但就如 師兄所言;學佛是越修越靈明自在「越修越靈明是學佛適當的測量工具」,才是正學佛。

    心得就先報告到此。

    • 感謝在來米師兄在此張貼心得報告。

      真高興師兄又偷得平生半日閒,再次參覽信堅園地早期文章。此篇文章,是信堅早期作品。當時信堅,乳臭未乾,文不達意,還請笑納。
      (也附加了紐約小子,在日月潭打坐相片。)

      信堅修行,最大的領悟,確實是 “如果越修越靈敏,反應越快,認知越深、越廣” ,這表示走對了修行路(開智慧),靈性階層提高了,漸入悟境。若能一朝頓悟,就沒有文字障,就能一經通,一切經通,就能辯才無礙。這可從許多禪宗大師悟道因緣的公案,來作佐證。

      信堅深信,智慧人人本具,一朝開悟,當可得四無礙智: 法無礙智、義無礙智、詞無礙智、樂說無礙。

      信堅近日,勤看早期(唐朝)的禪宗大師悟道因緣及其開示,領悟良多。禪宗公案有兩種: 一種是見性禪師們的對答啞謎,另一種是禪宗大師對修禪者對真修行的開示、法語。也許,信堅可藉師兄此回應,書寫一篇簡短心得報告及公案真義解說。

  2. 信堅老師您好

    謝謝您分享打坐的基本心態! 非常寶貴!

    我是個打坐新手,以前只參加過半天的基礎打坐教學班,後來因為生活忙碌加上妄念太多,就放棄而沒再練習了。最近看了霍金斯的書,又開始重拾打坐,原先一直是很舒服平靜的狀態,但後來不知為何,某次打坐時,突然感覺呼吸困難,胸口無比沉重,被一種說不出的死亡恐懼壟罩(完全沒頭沒腦的出現),不過沒有智慧的我,反應完全不是像拉瑪那尊者那般現場演出死亡然後讓覺知真我浮現,也不是像霍金斯那樣跟神祈禱忽然時空暫停進入平靜安詳的意識海洋,我只覺得無比的害怕………真切的感到小我真的好怕死,眼淚不停的掉,然後想盡辦法大口呼吸,強迫自己醒來。

    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升起這種妄念………清醒之後我告訴自己那不過是幻覺,但當時的感覺卻是如此真切……到現在小我還是心有餘悸。如果下次又碰到,該怎麼克服呢? 老師有沒有比較好的建議?

    謝謝老師。祝福老師平安喜樂,早日證道。

    • 慕道友:

      多謝來函討論。道兄所說的狀況,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不知師兄是否能說清楚,當時狀況,所說 “呼吸困難” 是甚麼意思? (是因肉體緊張所造成,或因不習慣較緩慢的呼吸,而誤以為呼吸困難?) 普通打坐的毛病是 “心念叢生,腰酸腳痛”而已。

      信堅有兩種猜測,僅供參考。
      一是身體狀況。有可能是近日太過勞累,體力透支,加上心臟衰弱 (心臟病前兆)。[信堅在 “心臟病發作” 一文,曾提及整天勞累,至晚上呼吸有困難,近醫院作心臟支架手術]。有機會到醫院檢查一下,以防萬一。

      二是師兄累世慧根,是見性的前兆,有如最近所分享的幾篇 “悟道見性”文章所說,看到了兩個我 “小我 (ego)” 與 “大我 (自)”。小我怕死,因此控制你的身體。碰到此事,不理它就好,不要反抗,讓大我自行處理。

      師兄的情況特殊,信堅沒有前知神通,因此無法看出前因後果。只能說,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無限因緣,解答也有相當多不同方法,先自己小心觀察一陣子再說。也許短期內可請別人坐鎮觀察,以防萬一。

  3. 信堅老師您好:

    感謝您真心誠意的回覆! 獲益良多! 您這裡真像個寶庫,應有盡有!

    看了老師提供的猜想,我想有可能是您說的不適應緩慢呼吸。當時的呼吸慢到要提起下一口呼吸都有困難,因此非常害怕,小我真切的感受到死亡的恐懼(雖然那是假的)。
    霍金斯好像在其他書裡有提到如何對治恐懼,但在台灣只找的到心靈力量這本(Power v.s Force的中譯版),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看清恐懼心的起源?
    駑鈍的我還沒有到老師說的”看到了兩個我”這種情況,只是可以觀察到自己的念頭,而且念頭幾乎是三秒就升起一個,只能不斷把念頭交給神。偶爾可以進入一小段的空白,那時覺得身體虛虛的,很舒服,沒甚麼知覺(麻癢痛都沒有),但周邊的聲音都還是聽得見,意識清明。打坐起來之後才開始有腳麻的現象。有時坐得很舒服,不知不覺一個鐘頭就過去了。

    可能只是打坐初心者妄想太多,近日會再努力嘗試! 謝謝老師提醒,與老師共勉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