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樂與千里馬的啟示

馬年將屆,信堅在此,馬年談馬。行天莫如龍,行地莫如馬。金蛇狂舞辭舊歲,駿馬奔騰迎新春。春至九州生瑞氣,馬行千里展雄風。和氣吉祥全家樂﹐四季平安過旺年 !天馬行空,一馬當先,萬馬奔騰,旗開得勝,馬到成功。

horse1

horse 2horse1a

 

 

 

    韓愈曰: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故雖有名馬,只辱于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盡其才,鳴之而不能通其意,執策而臨之,曰:天下無馬!嗚呼!其真無馬邪?其真不知馬也。 [註: 此文對在位者不能識別人才,摧殘埋沒人才表示了極大地憤慨。韓愈以千里馬的不幸遭遇作比喻,批評當時人才被埋沒,同時亦抒發作者自己懷才不遇的感慨。]

呂蒙正曰: 時也、命也、運也!馬有千里之程,無人不能自往;人有凌雲之志,非運不能騰達。文章蓋世,孔子尚困於陳蔡;武略超群,太公垂釣於渭水;張良原是布衣,蕭何稱謂縣吏;晏子身無五尺,封為齊國首相;孔明臥居草盧,能作蜀漢軍師;韓信無縛雞之力,封為漢朝大將;李廣有射虎之威,終身不第;楚王雖雄,難免烏江自吻;漢王雖弱,卻有江山萬里。滿腹經綸,白髮不第;才疏學淺,少年登科。有先富而後貧,有先貧而後富;絞龍未遇,潛身於魚蝦之間;君子失時,拱手於小人之下。天不得時,日月無光;地不得時,草木不長;水不得時,風浪不平;人不得時利運不通。故曰: 時也、命也、運也!

孔子曰:賢不肖者、材也,遇不遇者、時也,今無有時,賢安所用哉!故虞舜耕於歷山之陽,立為天子,其遇堯也;傅說負土而版築,以為大夫,其遇武丁也;伊尹故有莘氏僮也,負鼎操俎,調五味,而立為相,其遇湯也;呂望行年五十,賣食棘津,年七十,屠於朝歌, 九十乃為天子師,則遇文王也;管夷吾束縛自檻車,以為仲父,則遇齊桓公也;百里奚自賣五羊之皮,為秦伯牧牛,舉為大夫,則遇秦繆公也;虞丘於天下以為令尹,讓於孫叔敖,則遇楚莊王也。

古來英雄豪傑,遇合殊異。有成大功、立大業者,也有懷才不遇,蹇於遭逢,英雄無用武之地者。故古來豪俠之士,為了報答賢君的知遇之恩,不惜生命、剛烈永訣,為朋友赴湯蹈火、義無反顧。湯舉伊尹,姜太公之遇文王、蕭何月下追韓信、關羽不肯屈節投降,諸葛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是為了報答劉備「三顧茅廬」之恩。皆成千古佳话!

反之,桀殺關龍逢,紂殺王子比干,當此之時,豈關龍逢無知,而王子比干不慧哉!此皆不遇時也。曲原自投汨羅江而死,岳飛明珠暗投,绝命於風波亭,有士而不遭文王。所以韩愈才感嘆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人生在世,或能大展雄圖,或鬱鬱寡歡、默默而死者,總在遇緣不同。因此,遇到貴人時要珍惜、要感恩。古德云: 千金易得,知音難遇,知己難求。

歷史故事:

一、千金買骨

“千金買骨”出自《戰國策•燕策》。西元前314年,燕國發生了內亂。齊宣王乘機派兵侵佔了燕國的一些城池。燕昭王即位後,決心振興燕國。因此,他廣招賢士,虛心求教。西元前312年,燕昭王去拜訪了一位很有才學的人—郭隗。在交談中,郭對燕昭王講了一個故事:從前有一位國君,拿出了千兩黃金讓手下的人 去買千里馬。結果卻花了五百兩黃金給買回了一匹死馬的骨頭,國君一見,拍案大怒:“我是讓你去買千里馬,誰叫你買死馬?”手下人說:“大王息怒,你想,連 死馬都肯花五百兩黃金買來,這件事情傳出去,還愁沒有好千里馬?”果然,不到一年,就有人送來了三匹千里馬。郭隗講完了這個故事,又接著說:“現在,大王 如果真心求賢,就先從我郭隗開始吧!人們看到象我這樣的人尚且能夠得到您的任用,那麼還愁比我郭隗富有才能的英雄豪傑不來投奔嗎?”燕昭王聽罷,覺得這話 很有道理,便為郭隗修築了官邸,責成他動工建造黃金臺。不久,樂毅、鄒衍、劇辛等人,紛紛從周圍的國家投奔燕昭王而來。沒過幾年功夫,燕國就強盛起來,把齊國打得大敗。

二、老馬識途

春秋時代,齊桓公率兵外出作戰,因受到敵軍誘騙而迷路,正當危急的時候,管仲想到「老馬之智可用也」,於是管仲 叫人挑幾匹老馬在前面帶頭走,軍隊跟在後頭。果然,老馬認得回家的路,帶領著大軍平安返回。

就如同許多野生動物一般,馬具備了長途遷徙、辨識方向的本能。馬如果離開了原來的地方,不管走多遠,大都還能夠按著原來的路走回去。此外,馬到了陌生 的環境中,也不容易迷失方向。這樣的本能,科學家相信是長時間演化的結果。因為馬主要棲息在遼闊的草原,又經常需要長途跋涉以尋找水源、食物或逃避捕食者 的攻擊,「方向感」也就格外的重要。

三、一洗萬古凡馬空

曹霸是盛唐著名畫馬大師,安史之亂後,潦倒漂泊。唐代宗廣德二年(764),杜甫和他在成都相識,十分同情他的遭遇,寫下這首《丹青引》。
將軍魏武之子孫,於今為庶為青門,英雄割據雖已矣,文采風流今尚存。

學書初學衛夫人,但恨無過王右軍,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於我如浮雲。
開元之中常引見,承恩數上南熏殿,凌煙功臣少顏色,將軍下筆開生面。
良相頭上進賢冠,猛將腰間大羽箭,褒公鄂公毛髮動,英姿颯爽猶酣戰。
先帝天馬玉花驄,畫工如山貌不同,是日牽來赤墀下,迥立閶闔生長風。
詔謂將軍拂絹素,意匠慘淡經營中,斯須九重真龍出,一洗萬古凡馬空。
玉花却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至尊含笑催赐金,圉人太僕皆惆悵。
弟子韓幹早入室,亦能畫馬窮殊相,幹惟畫肉不畫骨,忍使驊騮氣凋喪。
將軍畫善蓋有神,偶逢佳士亦寫真,即今漂泊干戈際,屢貌尋常行路人。
塗窮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貧,但看古來盛名下,終日坎壈纏其身。

— 信堅 10/20/2013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美圖趣文 by wtsai.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wtsai

台南一中、台大物理、 哈佛博士。曾任教授、科學家、工程師。專長: 吹牛、高能物理、太空物理,地球物理,人造衛星設計、測試、發射、資料回收及科學應用。略涉: 武俠、太極、瑜珈、導引、氣功、經脈、論語、易經、老莊、一乘佛經、禪經、靈界實相、Hawkins、Seth。

One thought on “伯樂與千里馬的啟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