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達生篇 (一): 外重者內拙

顏淵問仲尼曰﹕「吾嘗濟乎觴深之淵,津人操舟若神。吾問焉曰﹕『操舟可學邪』?
顔淵問孔子說:“我曾經渡過叫觴深的深水,船夫撐船功夫出神入化。我就問他:‘撐船的功夫可以學嗎? 船夫說:‘可以。會游泳的人幾次就能學會。若是會潛水的人,雖然沒撐過船,但一撐就會。’我問他爲什麽,他不回答我。請問,他爲什麽這麽說?”
chung1
曰:『可,善游者數能。若乃夫沒人,則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吾問焉而不吾告,敢問何謂也?」仲尼曰﹕「善游者數能,忘水也。若乃夫沒人之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彼視淵若陵,視舟之覆猶其車卻也。覆卻萬方陳乎前而不得入其舍,惡往而不暇!

孔子說:“會游泳的人幾次就學會撐船,是因爲他不怕水。潛水的人從來沒撐過船,而自然便會撐船,是因他們視深水猶如小山坡,視翻船猶如車子在小山坡上翻倒一樣。他們對翻船不當回事,因此隨時隨地都閒暇自在!

以瓦注者巧,以鉤注者憚,以黃金注者殙。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則重外也。凡外重者內拙。」
注,射也。用瓦器賤物而戲賭射者,既心無矜惜,故巧而中也。以鉤帶賭者,以其物稍貴,恐不中垛,故心生怖懼而不著也。用黃金賭者,既是極貴之物,矜而惜之,故心智昏亂而不中也。

是以津人以忘遣故若神,射者以矜物故昏亂。是以矜之則拙,忘之則巧,勗諸學者,幸志之焉。夫射者之心,巧拙無二,為重於外物,故心有所矜,只為貴重黃金,故內心昏拙,豈唯在射,萬事亦然。(本來賭者的心智是很平等的,由於對鈎和黃金等貴重物品有所顧惜,心思都過多地轉移到外物上,凡對外物過分看重的人,內心是煩惱、笨拙、無智慧的。”)

夫物雖稟之自然,亦有習以成性者。習以成性,遂若自然。好游於水,數習故能,心無忌憚,忘水者也。視淵若陵,故視舟之覆於淵,猶車之卻退於阪也。

所要愈重,則其心愈矜也。用瓦器賤物而戲賭射者,既心無矜惜,故巧而中也。以鉤帶賭者,以其物稍貴,恐不中垛,故心生怖懼而不著也。用黃金賭者,既是極貴之物,矜而惜之,故心智昏亂而不中也。夫射者之心,巧拙無二,為重於外物,故心有所矜,只為貴重黃金,故內心昏拙,豈唯在射,萬事亦然。

是以津人以忘遣故若神,射者以矜物故昏亂。矜之則拙,忘之則巧。 明者因境而變,智者隨情而行。

一件事越是急於完成,越是太在意得失,那麼巨大的壓力和恐懼就會束縛你的手腳,你離你的目標就會越來越遠,成功也將遙不可及。不妨把眼光放得遠一些,得失放得開一些,名利看得輕一些,讓生命中充滿淡泊的恬適和達觀的從容。

三則小故事:
(1) 故事一: 明者因時而變,知者隨世而制。
在禪宗裡有這樣的一個故事:有一位高僧,是一座大寺廟的方丈,因年事已高,心中思考著找接班人。一日,他將兩個得意弟子叫到面前,這兩個弟子一個叫慧明,一個叫塵元。高僧對他們說:「你們倆誰能憑自己的力量,從寺院後面懸崖的下面攀爬上來,誰將是我的接班人。」

慧明和塵元一同來到懸崖下,那真是一面令人望之生畏的懸崖,崖壁極其險峻陡峭。身體健壯的慧明,信心百倍地開始攀爬。但是不一會兒他就從上面滑了下來。慧明爬起來重新開始,儘管這一次他小心翼翼,但還是從山坡上面滾落到原地。慧明稍事休息了後又開始攀爬,儘管摔得鼻青臉腫,他也絕不放棄……讓人感到遺憾的是,慧明屢爬屢摔,最後一次他拼盡全身之力,爬到半山腰時,因氣力已盡,又無處歇息,重重地摔到一塊大石頭上,當場昏了過去。高僧不得不讓幾個僧人用繩索,將他救了回去。

接著輪到塵元了,他一開始也是和慧明一樣,竭盡全力地向崖頂攀爬,結果也屢爬屢摔。塵元緊握繩索站在一塊山石上面,他打算再試一次,但是當他不經意地向下看了一眼以後,突然放下了用來攀上崖頂的繩索。然後他整了整衣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扭頭向著山下走去。旁觀的眾僧都十分不解,難道塵元就這麼輕易的放棄了?大家對此議論紛紛。只有高僧默然無語地看著塵元的去向。

塵元到了山下,沿著一條小溪流順水而上,穿過樹林,越過山谷……最後沒費什麼力氣就到達了崖頂。當塵元重新站到高僧面前時,眾人還以為高僧會痛罵他貪生怕死,膽小怯弱,甚至會將他逐出寺門。誰知高僧卻微笑著宣佈將塵元定為新一任住持。眾僧皆面面相覷,不知所以。

塵元向同修們解釋:「寺後懸崖乃是人力不能攀登上去的。但是只要於山腰處低頭下看,便可見一條上山之路。師父經常對我們說 “明者因境而變,智者隨情而行”,就是教導我們要知伸縮退變的啊。」高僧滿意地點了點頭說:「若為名利所誘,心中則只有面前的懸崖絕壁。天不設牢,而人自在心中建牢。在名利牢籠之內,徒勞苦爭,輕者苦惱傷心,重者傷身損肢, 極重者粉身碎骨。」然後高僧將衣缽錫杖傳交給了塵元,並語重心長地對大家說:「攀爬懸崖,意在堪驗你們心境,能不入名利牢籠,心中無礙,順天而行者,便是我中意之人。」

明者因時而變,知者隨世而制。「水窮之處待雲起,危崖旁側覓坦途。」低頭看得破。

世間痴情之人,執著於勇氣和頑強者不在少數,但是往往卻如故事中的慧明一樣,並不能達到心中嚮往的那個地方,只是摔得鼻青臉腫,最終一無所獲。在己之所欲面 前,我們缺少的是一份低頭看的淡泊和從容。低頭看,並不意味著信念的不堅定和放棄,只是讓我們擁有更多的選擇和迴旋的餘地。

(2) 故事二: 外重者內拙
以前有一個人稱棋迷的老王,他最大的樂趣就是同人家下棋。他在二十歲的時候下棋的技術就很不錯了,經常參加縣裡或市裡的比賽。他為此很是得意,就連以前教過他的老師都不放在眼裡了。有一天,他過生日,請了很多人。其中包括他的女朋友和教他下棋的老師。宴席過後,他如同以往一樣要跟老師賽一盤棋。老師提出一個要求,每局都用一樣物品做賭注。第一局用一百元做賭注,第二局賭老王最心愛車子,第三局賭老王女友送他的生日禮物。老王痛快的答應了。

結果第一局他輕鬆的就贏了老師。第二局的時候,老師很鄭重地警告他說:「不要太驕傲,如果輸了,車就要不回去了。」老王當然知道車子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所以很用心地跟老師又過起招來。可是讓他意外的是,他居然輸了。

在第三局中,老師又對他說,如果他贏了,不光可以保留住女朋友送他的禮物,還可以把車子也拿回去。於是他就更用心了,全部的精神都放在棋盤上。讓人不可置信的是,他居然又輸了。

他怎麼也想不通,平時自己輕鬆就可以贏得的勝利,怎麼會如此大失水準一再失敗?老師最終當然沒有要他的車子和他女友的禮物,臨行前他送給自己這個弟子五個字:「外重者內拙」。

老王從這五個字上明白了自己失敗的原因:正因為他太在意車子和女友送他的禮物,所以思想上有了羈絆,過度用力和意念過於集中,因而將平素可以輕鬆完成的事情搞糟了。是啊!越是急於完成什麼,越是太在意得失,那麼巨大的壓力和恐懼就會束縛你的手腳,你離你的目標就會越來越遠,成功也將遙不可及。水窮之處待雲起,危崖旁側覓坦途。

王維:「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人生在世不也是如此嗎?一路行來,盡是充滿挫折與煩憂。如同在山,林間踽踽而行,一不小心,山窮水盡,路已非路。既然已身在山林之間,不如忘掉那些進退的憂擾,何妨就此坐下,欣賞四週的好風佳景呢? 在水窮之處,也正是我們停下匆匆腳步,抬頭仰望自由不拘、皎潔空靈的悠悠白雲之大好時機。遇到逆境絕境時,把得失放下,也許會有新的局面產生。(返照)。

王維-終南別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如。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在生命的過程中,不論是經營愛情、事業、學問等等,你勇往直前,到後來竟然發現那是一條絕路,沒法走下去了,山窮水盡悲哀失落的心境難免出現。此時不妨往旁邊或回頭看看,也許有別的路通往別處;即使根本沒有路可走了,往天空看吧!雖然身體在絕境中,但是心靈還可以暢遊太空,還可以很自在、很愉快地欣賞大自然,體會寬廣深遠的人生境界,再也不會覺得自己窮途末路。

人生的道路總不會是平坦的,就如一條浩浩蕩蕩的長江大河,有時流到平原無際,一瀉千里的寬闊境界,有時流到崇山峻嶺,絕壁斷厓,逼狹的境界,迴環曲折。當你走到坦蕩平原,順利地輕易向前走,走到崎嶇險路,全靠堅強的毅力,夙興夜寐,不懈的精神才能邁過,越是險境,越能感受冒險後成果的甜美。

故事三: 患得患失難安住
從前有一位神射手,名叫后羿。他練就了一身百步穿楊的好本領,立射、跪射、騎射樣樣精通,而且箭箭都射中靶心,幾乎從來沒有失過手。人們爭相傳頌他高超的射技,對他非常敬佩。

夏王也從左右的嘴裡聽說了這位神射手的本領,也目睹過后羿的表演,十分欣賞他的功夫。有一天,夏王想把后羿召入宮中來,單獨給他一個人演習一番,好盡情領略他那爐火純青的射技。

於是,夏王命人把后羿找來,帶他到御花園裡找了個開闊地帶,叫人拿來了一塊一尺見方,靶心直徑大約一寸的獸皮箭靶,用手指著說:“今天請先生來,是想請你展 示一下您精湛的本領,這個箭靶就是你的目標。為了使這次表演不至於因為沒有競爭而沉悶乏味,我來給你定個賞罰規則:如果射中了的話,我就賞賜給你黃金萬兩;如果射不中,那就要削減你一千戶的封地。現在請先生開始吧。”

后羿聽了夏王的話,一言不發,面色變得凝重起來。他慢慢走到離箭靶一百步的地方,腳步顯得相當沉重。然後,后羿取出一支箭搭上弓弦,擺好姿勢拉開弓開始瞄準。

想 到自己這一箭出去可能發生的結果,一向鎮定的后羿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拉弓的手也微微發抖,瞄了幾次都沒有把箭射出去。后羿終於下定決心鬆開了弦,箭應聲而 出,“啪”地一下釘在離靶心足有幾寸遠的地方。后羿臉色一下子白了,他再次彎弓搭箭,精神卻更加不集中了,射出的箭也偏得更加離譜。

后羿收拾弓箭,勉強陪笑向夏王告辭,悻悻地離開了王宮。夏王在失望的同時掩飾不住心頭的疑惑,就問手下道:“這個神箭手后羿平時射起箭來百發百中,為什麼今天跟他定下了賞罰規則,他就大失水準了呢?”

手下解釋說:“后羿平日射箭,不過是一般練習,在一顆平常心之下,水平自然可以正常發揮。可是今天他射出的成績直接關係到他的切身利益,叫他怎能靜下心來充分施展技術呢?看來一個人只有真正把賞罰置之度外,才能成為當之無愧的神箭手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處世嘉言集, 莊子 by wtsai.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wtsai

台南一中、台大物理、 哈佛博士。曾任教授、科學家、工程師。專長: 吹牛、高能物理、太空物理,地球物理,人造衛星設計、測試、發射、資料回收及科學應用。略涉: 武俠、太極、瑜珈、導引、氣功、經脈、論語、易經、老莊、一乘佛經、禪經、靈界實相、Hawkins、Se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