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脫之道: 認知及超越痛苦之身

The Way to Liberation: Recognize and Transcend the Pain-Body

一、 前言
此文的緣起,是因有位師姐,大學時與教授抗爭,艱苦奮鬥。身心受創,雖事隔三十多年,仍然念念不忘舊恨,身心處於無量痛苦之中,無法自拔,這是典型的 痛苦之身 (pain body) 的人類通病,巨大痛苦的根源。

以此因緣,信堅當天就被引導,找到了兩個解脫之道。一是重看明朝第一才子楊慎的一生顛沛流離的悲慘經歷,及覺悟後所寫的一首千古流傳的 “臨江仙詞” (他與皇帝對抗,跟此師姐與教授對抗的下場,有天壤之別。請參看附錄A)。 二是在托勒(Eckhart Tolle)的第二本書,《一個新的地球: 覺醒你生命的意義與目的》(A New Earth – Awakening to Your Life’s Purpose) 的第五及第六章,看到了他所描述的 痛苦之身 (pain body) 的本質、運作及解脫之道。此文的目的,是希望它能幫助受苦難者,離苦得樂,解脫自在,過快樂、有意義的人生。除了理論解說之外,於文後附加了五個附錄,以實例為佐證,讓讀者有更深刻的體悟。
[信堅註: 對於近代 英語 見性者的教導,信堅總是先盡力,花很多時間,自己將全書翻譯成中文,再濃縮、整理,向大家介紹。因此文中所說,反映了信堅現在的解悟程度。歡迎批評指教,以至於完善。]

二、導論
「痛苦之身(Pain Body)」是托勒創造出來的一個新辭彙,是從「小我」萌生的那一刻起,以至於今所累積的傷痛、怨憤、憎恨等負面情緒的總體能量場。它代表每一個人內在從過去累積下來的舊情緒傷痛,它們一直像包袱一樣,跟著人的能量場四處走動。 當身邊有事情按到痛苦之身的按鈕時,痛苦之身就好像一個獨立於我們的靈體,自己開始作用起來 (有如機器人),可能會有失去理智的動作、爆炸的情緒、傷人的話語、報仇的想法等等,讓我們失去原本的真我,有如 “靈魂附體”,無法自主。

人類絕大多數的苦難,大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痛苦有兩個層次:現在所創造的痛苦,以及還存活在心智和身體裡的過往舊痛。 每一個你經歷的情緒痛苦都會有一部分殘留,繼續在你之記憶體存活。 它會與過去殘留下來的舊痛合併,長住在你的心智和身體之內。 這個經年累月所積聚的痛苦,就是盤踞在你的身體和心智裡的負能場。它就是我們情緒的痛苦之身。

任何事都可能觸發痛苦之身,特別是當事情與你過去的痛苦模式呼應 (同頻共振) 時。當痛苦之身準備好要從靜止狀態中蘇醒時,即使一個念頭或身邊人一句無心之言,都可能觸動它。

2.1 情緒 (Emotion) 的誕生
情緒源於身體對心智的反應,心智不僅僅是思維,它包括你的情緒以及所有無意識的心理 – 情緒反應模式。這是身體對你的思維的反應 

身體的器官,有其自身的智能 (intelligence)。這種智能會對你的思想所說的做出反應。所以情緒是身體對你的思想的反應。身體上成千上萬的同時發生的功能,完全由這種智能協調。它還負責有機體對其環境的反應。這種智能引起有機體對任何威脅或挑戰的本能反應: 憤怒,恐懼,快樂。本能反應是身體對某些外部情況的直接反應。情緒是身體對思想的反應。儘管身體相當有智能,但它無法區分實際情況和思想。它對每一個想法做出反應。

2.2 情緒和自我
自我(ego)不僅是未被觀察到的心智,頭腦中假裝是你的聲音,而且還是未被觀察到的情緒,這是身體對頭部聲音的反應。頭部的聲音講述了一個人身體相信並做出反應的故事。那些反應就是情緒。反過來,情緒首先將能量反饋到產生情緒的思想中。這是未經審查的思想與情感之間的惡性循環,引發情感思維和情感故事。

自我的聲音不斷破壞身體的自然健康狀態。幾乎每個人體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壓力,不是因為它受到一些外在因素的威脅,而是來自心智內部。身體有一個自我附身,它不能不回應構成自我的所有功能失調的思維模式。因此,一股負面情緒伴隨著不斷和強迫性思維的流動。

三、痛苦之身 (The Pain Body) 的定義
3.1 有時我們聽到別人給予我們的評價,如果是好的,我們當然會開心,但若是不好的,我們的內在就會有些波濤洶湧的感受,可能因為這個評價,讓我們不開心很久,懷疑自己,有時候,還會因此討厭給我們評價的人,可能因此會想著想著就睡不著,失眠。當這樣的情緒發生時,代表我們的「痛苦之身」被刺激到了。

3.2 大多數人在一生中帶著大量不必要的精神和情感包袱。他們通過不滿,後悔,敵意和內疚來限制自己。他們的情感思維已成為他們的自我,因此他們堅持舊的情感,因為它增強了他們的身份。由於人類傾向於使舊情緒永久存在,幾乎每個人都在為他或她的能量帶來了積累的舊情緒痛苦,我稱之為“痛苦之身”。

3.3 任何沒有完全面對和看到它出現的那一刻的負面情緒,並沒有完全消解。它留下了殘餘的痛苦。每一種強烈的負面情緒,都會留下痛苦的遺留物,這些負面情緒並沒有完全面對,被接受,然後放棄。聯合起來形成一種生活在你身體細胞中的能量。它不僅包括童年的痛苦,還包括在青春期和成年期間加入的痛苦情緒。

3.4 當痛苦之身在飢餓時,它需要補充時,因此它就會從休眠狀態中醒來。或者,它可能隨時被事件觸發。準備餵食的痛苦之身者 (the pain-body that is ready to be feed) 可以使用最無關緊要的事件作為觸發器,某人說或做的事情,甚至是思想。

3.5 來自痛苦之身的情緒很快就能控制你的思維,一旦你的思想被痛苦之身接管,你的思想就會變得消極。你頭腦中的聲音將講述關於你自己或你的生活,關於其他人,關於過去,未來或想像事件的悲傷,焦慮或憤怒的故事。聲音會責備,指責,抱怨,想像。無論聲音如何,你都完全認同,相信所有扭曲的想法。那時,對不快樂的依賴已經開始。

3.6 你不能阻止你的負面想法。這是因為當時的痛苦身體是通過你生命的,假裝是你。對痛苦之身而言,痛苦就是快樂。它急切地吞噬了每一個負面的想法。痛苦之身和你的思想之間建立了惡性循環。每一個想法都滋養著痛苦之身,反過來痛苦之身會產生更多的想法。

3.7 痛苦之身是 “我執” 所投射的陰影,它害怕被發現。它的存活,依賴著你與它無意識地認同。可是如果你不面對它,你就會在脅迫之下,一而再地讓它復活。

3.8 痛苦之身是小我投射的黑色陰影,它其實很害怕你的意識之光,很害怕被逮到。痛苦之身的存活取決於你無意識地與它認同,還有你無意識地害怕去面對在自己之記憶體活的痛苦。

四、痛苦之身 (The Pain Body) 的本質與運作
4.1 無論是何種形式:憤怒、破壞、仇恨、悲傷、情緒戲碼、暴力,甚至疾病。當痛苦之身掌控你之後,就會在你的生活中製造一個情境,反映出它的能量頻率,好餵養它自己。一旦痛苦之身掌控了你,你就想要更多痛苦。 你會成為受害者或迫害者。 你不是想要加諸痛苦在他人身上,就是想要受苦,或兩者皆是。

4.2 無論你說什麼或做什麼,或者你向世界展示什麼樣的面孔,你的心理、情緒狀態都無法隱藏。每個人都散發出與其內在狀態相對應的能量場,並且大多數人都可以感知到它,當你意識到,痛苦之身不自覺地尋求更多的痛苦,也就是說他們想要發生不好的事情時,你就會明白許多交通事故,都是由那些當時的痛苦之身活動的司機引起的。

當兩名患有活躍性痛苦之身的駕駛員同時到達十字路口時,發生事故的可能性比正常情況下高出許多倍。不知不覺中,他們都希望事故發生。痛苦之身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在被稱為“公路憤怒”(road rage) 的現象中最為明顯,當司機經常在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上變得身體暴力時,例如他們前面的人開得太慢。暴力行為是由“正常”的人們犯下的,他們暫時變成了瘋子。他不知道他在做什麼(I don’t know what came over me).”

4.3 不快樂 (unhappiness)
痛苦之身的不快樂總是與明顯的與其原因不成比例,這是一種過度反應。患有沉重痛苦之身很容易找到心煩,生氣,受傷,悲傷或恐懼的理由。當然,它們不是真正的原因,而只是作為觸發。他們將舊的積累情感帶回了生命。然後情緒進入頭部,放大並激發自我心智結構。

4.4 痛苦之身和自我是近親。他們彼此互需。通過嚴重情緒化的自我螢幕,來解釋觸發事件或情況並對其做出反應。它的重要性完全被扭曲。你通過內心情感過去的眼睛,來看待現在。您所看到和體驗的不是在事件或情況中,而是在您身上。或者在某些情況下,它可能存在於事件或情況中,但您通過反應放大它。這種反應,這種放大,是痛苦之身想要和需要的,它以之為食。

4.5 對於一個擁有沉重的痛苦之身的人來說,幾乎不可能走出他或她扭曲的解釋,情緒激動的“故事”。故事中的負面情緒越多,它就變得越重,越不可穿透。當你完全陷入思想的運動和伴隨的情感時,走出去是不可能的,因為你甚至不知道有外面可走出。你被困在自己的電影或夢中,被困在自己的地獄裡。對你來說這是唯一的現實。就你而言,你的反應是唯一可能的反應。

4.6 所有的痛苦最終都是幻相。
只要你與心智認同,痛苦就無可避免。只要你是無意識的,你就無法避情緒上的痛苦,也是肉體痛苦和疾病的主要成因。怨懟、仇恨、自憐、愧疚、憤怒、沮喪、嫉妒等等,即使是最輕微的煩躁,都是各種不同形式的痛苦。每一種歡愉或情緒性的快感都隱含了痛苦的種子:與它不可分割的對立面。 任何曾經嘗試用藥物得到「快感」( high )的人都知道,那份「快感」最終會變成「消沉」,歡愉會變成某種形式的痛苦。

4.7 你從痛苦之身製造了一個不快樂的自己,並且相信這個心智建構出來的幻相就是真正的你(who you are)。 在這種情況下,無意識地害怕失去自己的身份認同會創造出強烈的抗拒,抗拒撤離這份認同。你寧可停留在痛苦中—成為痛苦之身—也不願冒著失去熟悉的、不快樂的自己的風險,縱身投入未知。

4.8 只要你從痛苦之中製造自己的身份認同,就無法從痛苦中解脫;只要你把部分的自我感投注到情緒的痛苦之中,就會無意識地抗拒或破壞任何治癒那個傷痛的企圖。 這是個無意識的過程,唯一可以克服的方法就是意識到這個過程。

4.9 具有強大且活躍的痛苦之身者,具有特定的能量散發(emanation),其他人會感知非常不愉快的。當他們遇到一個人時,有些人會立即想要將自己移除或減少與他或她的互動。其他人會對這個人感到一陣攻擊性,他們會粗魯或者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是身體上進行口頭攻擊。這意味著其中的某些東西會與另一個人的痛苦主體產生共鳴。他們對此反應如此強烈。這是他們自己的痛苦之身。毫不奇怪,患有沉重且經常活躍的痛苦之身經常發現自己處於衝突狀態。有時候,他們當然會積極地挑起他們。但在其他時候,他們實際上可能沒有做任何事情。他們散發的消極性足以吸引敵意並產生衝突。它需要高度臨在以避免在面對具有這種活躍痛苦之身的人發生衝突。

4.10 痛苦之身是人類新意識產生的最大障礙。它會佔據你的思想,控制和扭曲你的思維,擾亂你的人際關係,感覺就像一片佔據你整個能量場的烏雲。它往往會使你無意識,這意味著完全被心智和情感所認同。它會讓你被動, 讓你說和做一些旨在增加你自己和世界內部不快樂的事情。

五、解脫之道
5.1 我們可以停止增加我們已經擁有的痛苦之身。無論昨天或三十年前發生過什麼事情,我們都可以學會,通過拍打我們的翅膀 (參看附錄B),來打破積累和延續舊情緒的習慣,並避免精神上沉溺於過去。我們可以學習不要在我們的腦海中,保持情境或事件的存在,而是要不斷地將注意力轉移到原始的,永恆的現在時刻。

5.2 一旦你瞭解到保持臨在的基本原理(臨在就是在當下觀察內在發生的思維與情緒),你就擁有最強大的轉化工具,可以運用自如了。

5.3 觀察你內在的抗拒,觀察自己對痛苦的執著,保持高度的警覺。 觀察你從不快樂當中衍生出來的奇特樂趣,觀察你想要談論或思考它的強迫性衝動。 如果你意識到它,這份抗拒就會消失。 接下來,你才能把注意力融入痛苦之身,在那兒以觀察者的身份臨在,因而啟動了痛苦之身的轉化過程。能這麼做的只有你自己,沒有其他人可以代勞。

5.4 如果你夠幸運,找到高意識階層的聖者,跟他們在一起,加入他們的臨在狀態,會加速轉化的過程 (即得佛菩薩加持)。這樣一來,你的意識之光就會快速增長茁壯。靈性老師的功用之一是,是他們能夠超越心理層次,並創造、維持高度的意識臨在狀態。

5.5 保持臨在,保持有意識,時時警覺地守護自己的內在空間。你必須有足夠的臨在才能直接觀察到痛苦之身,並感受它的能量,這樣它就無法控制你的思想了。將注意力聚集在你內在的感受上,認出那就是痛苦之身,並接受它存在的事實。 不要思考它,不要批判或分析。 保持臨在,持續地觀察在你之內發生的事。

5.6 將受苦轉化為意識 。「無意識」指的是認同于某種心理或情緒上的模式。持續且有意識的關注,可以切斷痛苦之身和你思考過程的連結,進而促成轉化。無意識創造了痛苦之身,而意識將它轉化成意識本身。這是煉金術的奧秘:將賤金屬轉化成黃金,將受苦轉化為意識。 內在的分裂被療愈,你再度變得完整。

5.7 解除對痛苦之身的認同。 痛苦之身最怕你直接觀察它,並看出它的真面目。當你觀察自己的痛苦之身,感受到它在你之內的能量場,並把你的注意力轉入它時,那份認同就會瓦解。 然後,一個更高向度的意識「臨在」就會進來,你就成為目擊者或觀察者了。

5.8 注意自己內在任何不快樂的跡象,無論何種形式—這很可能就是正在蘇醒的痛苦之身。 它會以各種形式表現:惱怒、不耐煩、陰沉的心情、傷害別人的欲望、憤怒、暴怒、沮喪,或是在人痛苦之身需要透過你獲取「食物」。 它以任何與它特定頻率共振的經驗、任何可以進一步製造痛苦的事物為食。

5.9 你的意識臨在 (conscious Presence) 打破了與痛苦之身的認同。當你不認同它時,痛苦之身就不能再控制你的思想,因此不能通過依賴你的想法來更新自己。你的思想不再被情緒蒙蔽; 你現在的看法不再被過去扭曲。然後被困在痛苦之身內的能量,變為振動頻率並被轉化 (徹底改變) 為臨在。通過這種方式,痛苦之身成為意識的燃料。這就是為什麼許多有智慧的開悟者,曾經有過沉重的痛苦。當你無法忍受無盡的痛苦循環時,你的臨在就會被喚醒。

5.10 徹底擺脫痛苦 。
不是痛苦之身,而是對痛苦的認同,迫使你一次又一次地重溫過去,讓你處於無意識的狀態。當痛苦之身被激活時,要知道你所感受到的是 “你內在的痛苦之身”。只需知道這一點,就可以打破你的認同。當與它認同停止時,轉變 (transmutation)就開始了。這種認知可以防止舊情緒在你腦海中崛起 [舊情緒不僅接管內部對話,而且接管你的行為以及與其他人的互動]。

5.11 當你感受到痛苦之身時,不要陷入認為自己有毛病的錯誤思維。知道需要接受。接受意味著你可以讓自己感受到那一刻你感受到的一切。它是當下存在的一部分。它是法爾如是,您不能跟它 爭論。通過允許,你成為你的自己:廣闊,寬敞。你變得完整。你不再是一個片段。你的本性出現了。

5.12 完全臨在 (presence),活在當下,就會阻止負面情緒的生起。每當你察覺你內在有某種形式的負面情感產生時,把它看成一個有用的訊號。它在提醒你:“醒來! 走出你的心智。要臨在。”你可以通過觀想自己對外在情境的反應的內在因素,而讓負面情緒消失。有人對你口出惡言、或者說了存心傷害你的話,你不再掉入攻擊、防衛、或退縮的無意識反應和負面的情感裡。你反而會讓它沒有阻力通過你。你不採取抗拒,這就是寬恕。

附錄A: 楊慎的悲慘一生 及《臨江仙》詞的解說與啟示
隨函送上一首楊慎千古流傳的《臨江仙》詞。此詞是 “三國演義” 修訂版第一回的開章詞,作為三國演義的整本書的總結。此詞也是三國演義電視劇 (1995) 的主題曲,由谷建芬演唱。信堅在此,提供大家欣賞。
滾滾長江東逝水三國演義主題曲)谷建芬演唱

楊慎(1488-1559),四川新都人,祖籍廬陵,其父是明朝重臣楊廷和。1511年,24歲的他中殿試一甲第一名(狀元),明朝三才子之首。授翰林院修撰,開始了他短暫又坎坷的政治生涯。1521年,明武宗死後無子,明世宗以「兄終弟及」的方式登上了皇帝寶座,年號嘉靖,他一生自以為是,跟皇帝作對。反對皇帝的下場是慘痛的。1524年,被貶充軍雲南,永不赦歸。他在押解的途中正巧目睹江邊一個漁夫和一個樵夫在煮酒談笑,聯想到自己的境況,不禁大發感慨,寫下了這首《臨江仙》。嘉靖三十八年(1559),楊慎含恨死在雲南的一座古廟中,終年72歲。

楊慎《臨江仙》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滾滾長江的江水一路向東流去了,永遠不再回頭,古今多少的英雄就像那翻飛的浪花般消逝去。何需爭什麼是與非?成功與失敗,都是短暫而不長久的,唯獨有青山依然的存在,依然的日升日落、彩霞滿天。江上的白髮漁翁,欣賞秋月迎春風,早已習慣於四時的變化,和朋友難得見了面,痛快的暢飲一杯酒,古往今來紛紛擾擾的諸多往事,都成為閒話家常言談之中了。

附錄B: 鴨子與人的心智 (The Duck with a Human Mind)
在“現在的力量”(The Power of Now) 一書中,我提到了我的觀察,即在兩隻鴨子進入一場短暫的打鬥之後,它們會分開並向相反方向漂浮。然後每隻鴨子猛烈地拍打翅膀幾次; 從而釋放在戰鬥中積累的剩餘能量。他們拍打翅膀後,平靜地漂浮著,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如果鴨子有一個人的心靈,它會通過故事的思考來保持戰鬥的活力。這個可能是鴨子的故事:“我不相信他剛剛做了什麼。他來到我五英寸之內。他認為他擁有這個池塘。他沒有考慮我的私人空間。

我永遠不會再相信他了。下次他會嘗試別的東西只是為了惹惱我。我相信他已經在策劃一些事情了。但我不會支持這一點。我將教給他一個他不會忘記的教訓。“在思想上和思想上旋轉它的故事,仍在思考和談論它幾天,幾個月或幾年之後。就身體而言,戰鬥仍在繼續,它為響應所有這些思想而產生的能量就是情緒,這反過來會帶來更多的思考。這成為自我的情感思維。你可以看到鴨子的生命如果有人的頭腦會有多大的問題。但這就是大多數人一直生活的方式。

鴨子故事的教訓是:拍打你的翅膀 – 是“放開腦海故事”並回到現在的時刻。

附錄C: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在親密的關係中,痛苦之身通常很聰明,只能在你開始共同生活前保持低調。你不僅要娶你的妻子或丈夫,還要娶她或他的痛苦之身 – 你的配偶也嫁給你的痛苦之身。

也許在蜜月之後不久,你突然發現有一天你的伴侶性格發生了徹底的變化。很可能是為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當她指責你、責備你、或者對你大喊大叫時,她的聲音變得嚴厲或尖銳。或者她變得完全孤僻了。 “怎麼了?” 你問。”沒什麼事” ,她說。

但是她發出的強烈敵對的能量卻在說:“一切都是錯的。”當你看著她的眼睛時,它們就再也沒有亮光; 就好像被一層沉重的面紗蓋住,而你所知道和愛的,是以前通過她的自我發閃耀,但現在已經完全被遮蓋了。一個完全陌生人似乎在回頭看你,在她的眼中有仇恨,敵意,苦毒或憤怒。當她對你說話時,說話的不是你的配偶或伴侶,而是痛苦之身通過他們說話。

無論她說什麼,都是痛苦之身的現實版本,一個完全因恐懼、敵意、憤怒以及施加和接受更多痛苦的慾望而扭曲的現實。一個被恐懼、敵意、憤怒和施加和接受更多痛苦的欲望完全扭曲的現實。在一個相對微不足道的事情。或者她變得完全孤僻”怎麼了?” 你問。”沒有什麼問題,” 她說。但她發出的強烈敵對的能量是說, “一切都錯了。

當她對你說話時,說話的不是你的配偶或伴侶,而是痛苦之身通過他們說話。一個被恐懼、敵意、憤怒和施加和接受更多痛苦的欲望完全扭曲的現實。

附錄D: 臨在(Presence) 的力量
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來看我。當她向我打招呼時,我能感受到她禮貌和膚淺微笑背後的痛苦。她開始告訴我她的故事,一秒鐘之內,她的笑容變成了痛苦的鬼臉(a grimace of pain)。然後,她開始無法控制地抽泣。她說她感到孤獨和壯志未酬。有很多憤怒和悲傷。

小時候,她被一個身體暴力的父親所虐待。我很快就看到,她的痛苦不是由她現在的生活環境引起的,而是由一個異常沉重的痛苦之身引起的。她的痛苦已經成為她看待自己生活狀況的的過濾器。

她還無法看到情感痛苦和她的思想之間的聯繫,完全被這兩者認同。她還不能看到她正在用她的思維餵養痛苦之身。

換句話說, 她生活在一個極度不快樂的自我的負擔中。然而, 在某種程度上, 她一定意識到自己的痛苦源於她自己, 是自己的負擔。她已準備好要醒來, 這就是她來的原因。

我把她注意力的焦點集中在她體內的感受上,讓她直接感受到這種情緒,,而不是通過她不快樂的不快樂想法、不快樂的故事。她說她期待我向她展示她走出不快樂之路,而不是走進它。然而,不情願地,她做了我要她做的事。

眼淚從她臉上滾落下來,整個身體在顫抖。 “此刻,這就是你的感受。”我說。“對於此時此刻這就是你的感受的事實, 你無能為力。現在, 與其希望這一刻與事實不同, 這會給已經存在的痛苦帶來更多的痛苦,你是否可能完全接受這就是你現在的感受嗎?“而是給已經存在的痛苦增加了更多的痛苦, 你是否有可能完全接受這就是你現在的感受?

她安靜了一會兒。突然,她顯得很不耐煩,好像要站起來, 憤怒地說: “不,我不想接受這個”。”誰在說話?”我問她。”你或你身上的不快樂?你能看出你不快樂的不快樂,只是另一層不快樂嗎 ” 她又變得安靜起來。”我不是要求你做任何事情。我所要求的只是你要找出你是否有可能允許那些感覺存在。換句話說, 這聽起來可能很奇怪, 如果你不介意不快樂, 那麼不快樂會發生什麼?難道你不想找出嗎? “

一陣短暫的困惑,靜靜地坐了一分鐘後,我突然注意到她的能量場發生了重大變化。她說:“這很奇怪。我仍然不高興,但現在周圍有了空間 (space),這似乎不那麼重要了”。

另一個維度已經進入她的生命,超越了她的個人的過去 – 臨在的維度。因為如果你沒有不高興的故事,你就不會不高興,這就是她不快樂的終結。這也是她痛苦之身結束的開始。

情感本身並不是不快樂。只有情感加上不快樂的故事,才是不高興。當我們的會談結束時,令人愉快滿足的是,知道我剛剛目睹了另一個人的臨在的出現。我們以人的形相存在的原因,是將這種意識維度帶入這個世界。我也目睹了痛苦之身的減少,不是通過對抗 (figting)它,而是通過將意識之光帶到它身上。

附錄E: 埃塞爾 (Ethel) 痛苦之身的頓間覺醒
如果你能夠停在當下,你的臨在有時會使另一個人能夠從他或她自己的痛苦之身中辨認,從而體驗突然覺醒的奇蹟。雖然覺醒可能是短暫的,但喚醒過程將會開始。

我見證過的第一次這樣的覺醒之一發生在很多年前。我的門鈴在晚上十一點鐘響了。我的鄰居埃塞爾的焦慮聲來自對講機。“我們需要談談。這是非常重要的。請讓我進來。“埃塞爾中年,聰明,受過高等教育。她也有強烈的自我和沈重的痛苦之身。她在青少年時,逃脫了納粹德國,她的許多家庭成員在集中營中喪生。

埃塞爾坐在沙發上,激動不已,雙手顫抖著。她從她隨身攜帶的文件中取出了信件和文件,並將它們散佈在沙發和地板上。我立刻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一個調光開關已經把我整個身體的內部轉到了最大的力量。除了保持開放,警覺,強烈臨在之外,沒有什麼可做的 – 與身體的每個細胞一起臨在。我無思、沒有判斷地靜靜地聽著聽,沒有任何心理評論。

她的嘴裡傳出一連串的話語。 “他們今天又給我發了一封令人不安的信。他們正在對我進行仇殺。你必須幫忙。我們需要一起戰鬥。那些惡棍律師無論如何部會停止。我會失去我的家。他們以剝奪威脅我。

“我發現她拒絕支付服務費,因為物業管理人員提出要進行一些維修。他們反過來威脅要把她告上法庭。她談了十分鐘左右。我坐著,看著,聽著。突然,她停止說話,看著她周圍的文件,好像她剛從夢中醒來一樣。她變得平靜而溫柔。她的整個能量都改變了。然後她看著我說:“這根本不重要,是嗎?”“不,不是,”我說。她安靜地坐了幾分鐘,然後拿起她的文件離開了。第二天早上,她在街上攔住我,有點懷疑地看著我。 “你對我做了什麼?昨晚是我好幾年的第一次能熟睡。事實上,我睡得像個嬰兒”。

她相信我對她“做了些什麼”,但我什麼都沒做。也許她應該問我沒做過什麼,而不是問我對她做了什麼。我不得不作出反應,沒有證實她的故事的現實,沒有用更多的思想和她的痛苦更多的情感餵養她的思想。

我允許她體驗那一刻她正在經歷的一切,而允許的權力在於不干涉,無拘無束。臨在總是比任何人可以說或做的更強大,儘管有時存在可以產生言語或行動。在她身上發生的事情,還不是永久性的轉變,而是對可能性的一瞥,瞥見她內心已經發生的事情。

在禪宗中,這樣的一瞥被稱為開悟 (satori)。 開悟是一個臨在的時刻,一個短傳的走出你腦袋的聲音、思維過程、以及他們在身體中作為情感的反映。這是內心寬敞的產生。在此之前,有思想的混亂和情緒的混亂。

在臨在的靜止中,你可以感受到你自己和另一個人的無形本質。了解自己和他人的唯一性是真正的愛、關懷、同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修心養性, 霍金斯, 禪修, 諸法實相 by wtsai.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wtsai

台南一中、台大物理、 哈佛博士。曾任教授、科學家、工程師。專長: 吹牛、高能物理、太空物理,地球物理,人造衛星設計、測試、發射、資料回收及科學應用。略涉: 武俠、太極、瑜珈、導引、氣功、經脈、論語、易經、老莊、一乘佛經、禪經、靈界實相、Hawkins、Seth。

3 thoughts on “解脫之道: 認知及超越痛苦之身

  1. 信堅師兄好:

    這兩篇《覺醒之道》及《解脫之道》使顏憶起一件往事:

    小時候在附近都是四合院的大家庭長大,我二伯母有偷竊的習性,我們都知道,我也親眼見過幾次。

    可是有一年年夜飯中,媽媽突然拿著菜刀向哥哥逼供,要他承認他偷家裡錢,雙手被緊抓在菜板上,菜刀高高舉在雙手上,一次又一次,在似乎無盡的時間裡,哥哥淚水流個不停,說他沒有。我看著默默吃年夜飯的家人,恨媽媽,更恨爸爸為何沒能力保護哥哥!那晚我坐在飯桌長凳,一口也沒吃,一直盯著上上下下比劃的菜刀,求奇蹟出現,後來,我外公真的奇蹟式地出現了!!哥哥哭著逃出廚房。

    後來,我因為大嘴巴,到處告訴人說我看到好多次我二伯母偷我家東西,有一次她設陷阱害我,叫我去她家拿油飯,事後卻張揚她金項錬不見了,那天只有我去過。我奶奶每天拿著矮凳,對我如影隨形拷問多年,唬著要送我去派出所,找人像日本人一樣凌虐我。我那樣過了幾年童年。

    小學四年級時,有一天清晨,我急性腸炎癱坐在門檻,二伯母關心地問我:「遲到了,怎麼還不去上學?」我那時很感激她,從此決定原諒她。

    小五蓋了新房搬家了,我很高興,不是為自己,是為媽媽,因為她從此可以擺脫是非了。可是事實不然,她依然不快樂。我當時不懂,就是不懂,後來才瞭解,不快樂是她自己造成的。

    之後陸陸續續四合院的人都搬走了,伯叔們也都蓋房子又成了我們的鄰居。我家又開始被偷。我不太在意,因為工作做不完,又忙升學考試。有一晚,爸爸拿了兩顆超大的鵝蛋叫我水煮,給他下酒……。結局是,我在睡夢中,被我二伯母驚恐的聲音叫醒,她說我家廚房快失火了!!!我跳起來,她早已逃走了!那時,半夜十二點半,廚房的湯鍋全是火紅(像煉鋼),我打開一看,裡頭有二顆黑碳!從此,我開始感激我二伯母,我和爸爸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家房子的恩人!

    後來得知她中風,成植物人十幾年了。我常念著她,希望佛菩薩讓她醒來,或帶她好好走。

    過年又到了,「大掃除」,掃的是心地的陳年舊灰。從回顧上面的往事,讓我體會到,事情本身沒有意義,意義是我們附加上去的。「境緣無好醜,好醜起於心。」

    感恩信堅師兄!

    顏顏敬上

    • 多謝師姐分享。童年經歷。歷歷在目,猶如昨日。過去如夢如幻,過去的,就把他忘掉,不要一直帶著這過去情緒的包袱 (疼痛之身),辛苦旅遊這人間天堂。放下包袱,滕出空間,盡情享受周邊的一切。 🙂

      過去已逝,未來未至,活在當下。 🙂

      • 謝謝信堅師兄!

        色受想行識,五蘊皆空,當處出生,隨處滅盡。世間的時、空、人、事、物,因念念不住,生滅變化不停,連「當下」也轉瞬成為過去,一不留意,就會與記憶共鳴,變成牛,被無意識牽走。◕‿◕

        最近,由您寫的托勒的《覺醒之道》及《解脫之道》二文,顏瞭解到「活在當下」的重要。期待往後,時時處處,觀照當下,不住色生心,有朝一日,照見真我。
        「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過年,初春伊始,萬象更新,祝您闔家萬事如意、新年好!

        顏顏敬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