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斯自述的 “見性境界及見性者行履”

一、前言
一年前 (11/28/2017), 信堅草寫了一篇 大衛.霍金斯所證悟的 “明心見性境界”,介紹霍金斯 (David R. Hawkins, 1927-2012, 享年85歲) 所悟的一真法界實相。近兩星期來,信堅又沉浸在艾克哈特‧托勒 (Eckhart Tolle) “當下的力量” (The Power of Now) 一書的見性者境界裡,與他漫遊法界,深受啟發,獲得無量法喜。因此最近又草寫了 艾克哈特‧托勒 (Eckhart Tolle) 悟道因緣

多年來,信堅對古往今來見性者的言論及悟道因緣,相當有親切感。佛教經典或禪宗記載的見性體驗描述,都相當簡短,只能意會。一般求道者,無法真實體會,只能以 “唯證乃知”,一筆帶過。

但信堅覺得,真正見性者,總會找到一個深入簡出,平淡的描述。以此因緣,信堅花了不少心血,在此重新仔細翻譯及加註解,霍金斯在 “能力與強力” 的 “前言” (The Preface of “Power vs Force”) 裡,自述的見性境界,以及見性者的行逕。此文可謂上文 “大衛.霍金斯所證悟的 “明心見性境界”的修訂版 (revised version)。希望讀者能仔細體會文中所含的深意,加入見性者的行列。

從霍金斯所自述的一些 “存在” (Presence) 所顯現的奇蹟 (神通),我們可體會到一些宗教, 特別是基督教聖經裡所記載的奇蹟,都是可能自然發生的。不過,它們不是外在萬能的 “上帝” (God) 所創造,而是人人本具的內在真我 (本體、自性、佛性、存在) 所自造的。這種神跡的諦造,關鍵在於開悟 (明心見性),能與萬物融為一體,與萬物的本性直接溝通,而不是世俗的心意識認知。

霍金斯書的總結,是基督教 “榮耀歸於主 (Gloria in Excelsis Deo! )” 頌:
Angels we have heard on high 天使歌唱在高天
Sweetly singing over the plains 美妙歌聲遍平野
And the mountains in reply 高山峻嶺發回聲
Echoing their joyous strains 響應天使歡樂音
Gloria in Excelsis Deo 榮耀歸於至高主

二、 “權力與力量”前言的中文翻譯
(Chinese Translation of the Preface of Power vs Force)

雖然本書中報導的真理是從科學上導出的,並且客觀地有條理整理起來的。就像所有真理一樣,他們首先是親身體驗過的。從很小的時候開始, 終生一系列強烈的覺悟狀態首先被啟發了。主觀實現的過程,引導了本書最終的形成。

2.1 Awakening the Presence存在的覺醒 -始覺
三歲以前的事,我都不記得。在三歲時,從 “無” 的虛空裡,忽然全意識的警覺到個人的存在。像是一道強光被打開,一種無言但卻全然瞭知 “我是誰”的意義 [即由主觀狀態的體驗,警覺到存在的本身]。因此在三歲時,就面對著存在與不存在的二元性,以及整體的最終實相與空無的兩極性的疑問 ]。緊接著,引起了一種恐懼的覺知: “我” 可能根本不存在”。

這是從無意識 (無覺知) 到有意識的瞬間意識覺醒 (頓悟本性)。在那一刻,個人自我 (小我)誕生了,“如是”和“不如是”的二元性進入了我的主觀覺知。(即看到了光輝的 “自性、大我”, 而覺知了肉體、心意識的 “自我、小我” 是假相。)

童年及早年的青春期,時常關心著存在的自相矛盾性及懷疑自我 (小我, ego) 的實在性 [即覺知了自己有兩個 我” (真我跟小我) 存在,而不知其意義及如何取捨]。

個人自我 (小我) 有時會回歸到一個更加客觀的大我中。當年,對不存在的恐懼,即對”虛無”的根本恐懼,常重複出現。[信堅註: 許多人童年都有這種感悟,可惜因緣不具足,無法像蠶一樣,突破外繭,變成美麗的蝴蝶,自由自在的飛翔於天地之間。]

2.2童年開悟的體驗
十二歲時 (1939 ),我在一個威斯康辛州鄉下當報童,有十七英里的腳踏車送報路線。在一個黑暗的冬天晚上,我被零下20度的暴風雪擋在半路上,我的腳踏車跌落在冰雪上。強烈的風撕裂了筐子裡的報紙,吹散在冰天雪地裡。

挫折與筋疲力盡使我流淚滿面。我的衣服也都被凍僵了。為了擺脫刺骨寒風,我敲破了一個高大雪堆的冰冷外殼,挖出一個冰雪洞,然後爬進去。 很快的,顫抖停止了,轉而感到一陣甜蜜的溫暖。然後是一陣超越任何描述的和平狀態。

伴隨著彌漫的光輝及無限的愛存在,無始無終,與我的本性毫無差別。在我沉默覺知的當下,與無所不在的光明狀態融合在一起時,我的肉體和周圍環境消失了; 心智活動完全寂靜,所有的思維都停止了。所存的是一種無時間性及不能描述的無限的存在顯現

經過看起來像是億萬年,我警覺到有人搖晃我的膝蓋- 我看到我父親焦慮的臉孔。 我極不願意回到身體及其所帶來的一。 但由於父親的愛和焦慮,聖靈回歸並重新激活了我的肉體。 以一種超然的方式來看,我同情父親對我的死亡的恐懼: 但與此同時,我感覺到“死亡”似乎是一種荒謬的概念。[信堅頌曰: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噴鼻香。]

我從沒跟別人提起這個經驗,因為沒有什麼文字結構可描述它,唯證乃知。經過這體驗之後,一般接受的世上的實相開始看起來只是暫時性的,傳統的宗教信仰失去了它的重要性。我成一個不可知論者。跟照耀著所有存在的神祇光輝相比,普通宗教的神的光耀是相當不明朗的,因此我失掉了宗教,而獲得到了靈知。

2.3求學時期的生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我被分配到相當危險的掃雷任務,經常接近死亡 。但與我的同事不同的是,我並不感到恐懼, 就好像死亡對我已經失去了它的權威。戰後,著迷於心智的複雜性,因此想學精神病學,我半工半讀的唸完醫學院。訓練我的是哥倫比亞大學的精神學教授,他也是一個不可知論者。

心理分析論文以及我的事業都進展得很順利,可說是相當成功。畢業後,我的職業醫生生涯並不穩定。我得了慢性而致命的疾病,無藥可醫。

2.3臨死經驗
在三十八歲時,我已病入膏肓,知道自己離死期已近。我並不關心我肉體的死亡,但我的靈魂卻處於極度的苦悶與絕望。當最後時刻來臨時,一個思維閃過我的心智,我開始祈禱 : “如果真的有神存在,我求你現在幫助我”,我將一切獻給神,之後就昏迷了過去。 當我醒來時,一種極端的轉變發生,我被它驚呆了。

以前的我不再存在,沒有個人或自我 (小我),只有無所不能的無限存在,它代替了本來的 “小我”, 而我的肉身行動是被存在的無限意志力所支配,整個世界被無限的 “一體” (Oneness) 清澈的光輝所照亮。萬物顯露出他們無限的亮麗與圓滿。[信堅註: 這是佛經所教導的 “看破、放下”。也就是”托勒” 一書中,花很大篇幅所描述的 “屈服於存在的法門” (Surrender to the Presence). 有機會信堅會寫一篇文章介紹。]

此後九個月,這種寧靜仍然存在。我沒有自己的意志; 未被邀請的 (自動自發的),我的肉體在無限強大,但卻相當溫柔的意志存在指揮之下自然運作。在那個狀態,沒有必要思維任何事情。所有的真理自明 (無所不知,一通百通),不須要或根本不可能有心意識思維。

同時,我感到肉體的神經系統負擔過重,好像它所攜帶的能量遠遠超過其設計的電路容量,這狀態使我不能有效的生活在這世上,通常的動機、恐懼、渴望消失了,沒有什麼事物須要追求,因為一切都是圓滿的。名譽、成功和金錢都毫無意義。

[信堅補註: 舊疾頓癒,頓悟自性。這是修行者,靈性階層提高,自性將現未現時,所顯現地自癒、頓癒現象。毫無警告的深奧的觀念改變,在不可信的情況下發生。這些境界,可作為靈性階層的一個里程碑。當萬緣放下,進入無住、無念、無求的境界,心空一切空,就見到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

2.4 心理治療的奇蹟 – 愛、光輝和奇蹟 (Love, Radiance, and Miracles)
2.4.1 心性療法 
朋友們敦促務實地回復臨床診療,但我並沒有動機去做。 反而發覺,我現在存有一種特殊能力,能察覺個性底下的實體 (即有他心通):我看到了情緒疾病的起源,在於人們認同他們的個性(小我的認知)。因此,順其自然的,臨床診療重新開始,並最終變得生意興隆。

人們來自美國各地。 該診療所有兩千名門診病人,需要五十多名治療師和其他員工,有二十五個辦公室,以及研究和腦電實驗室。 每年有一千名新患者。 此外,還有無線電和網絡電視節目的出現。

2.4.2 開悟的境界
我神經系統的整體狀況緩慢改善,然後另一種現象開始發生 – 有一股甜美的能量帶開始不斷地由脊椎骨上方流入大腦,在那裡它產生了持續強烈的愉悅感覺。生命中的一切都是同步發生的,,在完美的和諧中演化,,奇跡無所不在。奇跡源於存在,,而不是自我。剩下的 “小我” ,只是這些現象的見證人。 “大我” 決定了一切事情的發生。

我這境界,並不稀罕。歷史上到處都有記載。這導致我調查了靈修經典 – 包括佛陀,開悟的聖人、黃蘗和 最近的老師,如拉瑪那·馬哈希(1879 – 1950) 和 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1897 – 1981). 因而證實這些經歷並非獨一無二。突然,“薄伽梵歌”完全有道理; 最終,拉瑪克里斯納和基督聖徒報告了同樣的精神狂喜。

世上每件事或是每個人都是明亮而且精緻的美麗。所有生物都是寂靜與壯麗的放射光芒。很顯然的所有人類都被內在的愛所推動,但都不自覺。大多數活著像是在睡覺 (醉生夢死),不覺察到他們究竟是誰。

這時,因為感到極強的歡樂,越來越困難離開這狀態而回到世上。我有必要停止習慣性的早晚一個小時的靜坐。在早上冥想一個小時,然後在晚餐前再次進行冥想,因為這會使喜悅加劇到無法運作的程度。離開那個狀態,重返平凡生活,變得越來越困難。

所有的事物都閃耀著完美的光輝。 這靈性的愛,彌漫所有觀念及範圍 (沒有時空、無二分別)。在世界看到醜陋的地方,我只看到了永恆的美麗 (即看透了形體的外向,看到了自性的光輝)。這種屬靈的愛,充滿了我的所有感知; 所有的界限,此地與他處、過去與現在、你和我。都消失了。

這些年是在內心的沉默中度過的,而存在的力量也在增長。我沒有個人生活 – 我的個人意志,已不復存在。我變成為一個無限存在的工具,並按照祂的意願行事。

人們在那種存在的光環中感受到了非凡的平靜。尋求者向我尋找答案,但由於不再有“大衛”這樣的個體,這些人真正做的是從自己的自我中得到答案,這與我的自然沒有什麼不同。當我看著每個人時,我的自我從他們的眼睛裡閃耀出來。我是怎麼進入這些身體的?我自己也想知道。

超常的奇蹟發生了,我患過多年的許多慢性疾病消失了; 我的視力自發地正常化,我不再需要我一生中大部分帶過的雙光眼鏡。偶爾我會感受到一種精緻喜悅的能量 – 一種無限的愛 – 它會突然從我的心中蔓延到一些災難的場景。

例如,我曾經在高速公路上行駛,有一股驚人的能量開始從我的胸部射出。當我繞過彎道時,我看到剛剛發生車禍; 事實上,翻轉汽車的車輪仍在旋轉。能量以極大的強度從我身上傳遞給汽車的乘客,然後它自動停止了。

還有一次,當我的能量開始流到我前面的街區時,我正走在一個陌生城市的街道上。我碰巧到達了初期幫派爭鬥現場,戰鬥人員倒退開始大笑。 然後能量再次停止。在毫無警告的情況下、在不可能的情況下,感知了深刻的變化。

有一次在長島的一家餐館獨自用餐時,存在突然加劇,直到每個人和事物,融化成永恆的普遍性和統一性。(即見性者,時時會體驗到萬物一體,眾生融為一身的境界。)

在這不動寂靜中,很顯然的沒有“事件”或“事物”,也沒有任何事件“發生”。因為過去、現在和未來,是人造的假相 。

當有限、錯誤的自我融入了其真正起源的普遍大我,會有一種不可言喻的回到老家的感覺。一種絕對和平的狀態和對所有痛苦的解脫。個體的幻覺是所有痛苦的根源。當一個人意識到他就是全宇宙、完整的、永遠與萬物同體時,痛苦是不可能發生的。

2.5 心性治療病例 – 直接與病者的自性以愛溝通而頓癒
病人從世界每個國家來看病。有些人似乎是無可救藥的。奇形怪狀、身體只能蠕動、被包裹在濕床單哩,從遙遠的地方,被運送到醫院來。他們來找我,希望治癒深度的精神病和嚴重的、無法治癒的精神錯亂。

有些是緊張症、有些是多年的啞吧。但在每個病人殘廢的外表,我都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們 內在本性所發射出愛與美麗 (它們被外在形相所掩蓋),以至於在這世上,不被人所愛。

一天來了一位被緊身衣綁紮著,有緊張症的啞吧。她有嚴重的神經不正常、不能站立,在地上輾轉不安的蠕動。眼睛向後看,她的頭髮糾纏在一起,她撕破自己的衣服,發出啞啞的喉音。她的父母相當有錢,因此她多年來,她看過很多醫生與專家。幾乎所有的醫療都試驗過 。最後她被醫療界放棄,認為是無可救藥的。

我看著她,默念道:“上帝! 你想要我如何治療她?” 然後我感應到我只要愛她就行。此念一生,她的內在自我,通過她的眼睛,閃耀發光。我的自性與她的愛本性聯繫融合在一起。(及我不與她的心智理論,而直接與他的本性溝通)。在那一秒,她認知自己的真實本性,而自癒了。

這情況發生在許多病患身上。以世俗的眼光來看,有些復原,有些沒有。但無論如何,臨床恢復對患者來說都不再重要。他們內心的痛苦已經結束; 當他們感到被愛和內心平靜時,他們的痛苦就止息了。這種現象只能用 “存在的慈悲心,重新構建了每個患者的實相” 來解釋。所以她體驗到超越世間及其外表的層面上痊癒。真我的內在平靜,使我們超越時間和身份。

我看到 “所有的疼痛苦和受苦都源於那種自我,而不是來自上帝”。這是我默默地傳達給患者心靈的實相。

當我在另一個多年沒有說過話的緊張性精神病者,以心念直覺地對他自性說出這個心理障礙:“這是你的自我對你的所做所為,但你卻責備上帝,。”然後他跳下了地板,開始說話,這讓目擊這事件的護士相當震驚。

工作變成相當繁重,最終勢不可擋。患者排長龍等候空病床。面對人類痛苦的浪潮,我感到非常沮喪,因為我一次只能看一名病人。這就有如試圖用一個小杯子滔乾大海。我心想一定另一種方法來治療這普遍的精神上的悲痛與人類的苦難。

2.6 信堅的讀後感悟
此文霍金斯仔細的描述見性者的境界及行履。這可為修行者作見證。了解見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相當難得的資料。(大部分的修道者,以為會背了幾首悟道詩,或看到佛、菩薩、神仙的金身,就是開悟了,其實這離悟道還差十萬八千里。真正悟道,要如霍金斯所描述,能透見萬物內在的自性光輝,並與之融而為一。)

霍金斯開悟之後,與萬物合為一體,以無量慈悲,同體大悲心,入世行醫,解除很多人的心理痛苦,救人無數。但此時霍金斯深深體悟到,眾生的痛苦是來自於無明迷惑,認賊為父。誤認心意識的分別執著為己身,所自造的痛苦。根本解脫之道,在於破除無明,放下分別執著。

要達到此目的,唯有提高眾生的靈性階層。因此,霍金斯後半生致力於講解眾生的意識階層 (consciousness level), 在各階層的境界,以及如何進階,一步一步往上走,以至於開悟、見性成佛。

因此真正修行之道,是首先對心意識的作用有個根本的了解,明瞭整體的意識階層,以及自己所處的階層,才能有明確的提高自己意識階層方向和方法,這才是真正的靈修。當然,隱藏在這背後的基礎,在於修定開慧,有智慧才能認清諸法實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霍金斯, 禪修, 諸法實相 by wtsai.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wtsai

台南一中、台大物理、 哈佛博士。曾任教授、科學家、工程師。專長: 吹牛、高能物理、太空物理,地球物理,人造衛星設計、測試、發射、資料回收及科學應用。略涉: 武俠、太極、瑜珈、導引、氣功、經脈、論語、易經、老莊、一乘佛經、禪經、靈界實相、Hawkins、Seth。

2 thoughts on “霍金斯自述的 “見性境界及見性者行履”

  1. 感恩信堅師兄!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真心自性,迷時未減,悟時不增。信為道源功德母,願眾生皆能,信自佛性本具,早日覺醒,重現本來面目。

    您的恩情,無以為報,在此,許第一個願:願佛菩薩加持您今生明心見性!

    顏顏敬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