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霍金斯所證悟的 “明心見性境界”

一、信堅前言
自古以來,對於明心見性境界的描述,都相當簡短。如香嚴智閑禪師悟道偈,”一擊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處處無踪跡,聲色外威儀。諸方達道者,咸言上上機“。要解說此詩的妙境,千言萬語,海墨難書。皆依各人所悟境界,深淺瞭解不同,初修者無法真正體會。如能有見性聖人,以現代語言,詳細深入闡說,則可達到三根普被,利鈍全收,啟迪後進之功效。
david 1 david 2
信堅的啟明導師,大衛.霍金斯 (David R. Hawkins, 1927 – 2012), 在他 “Power vs. Force” (能力與強力) 一書的前言 (preface) 裡,以現代語言,親自清晰描述了他見性的心路歷程,以及他見性時所親證的境界。霍金斯所證,即是香嚴悟道詩的最好解說,佛佛道同,真理是一。

十年前,信堅因看到他這自述,才真了解真修實證的境界。以此為基礎,才瞭解了意識階層,修行的階梯。信心建立之後,才進入修行正道。準備好了之後,才開始看一乘佛經,自修、自悟、自證,以至於今。

信堅在此,將霍金斯自述的 “見性境界” 部分,翻譯成中文,與大家分享,希望它能引導有志修道者,證悟菩提。

信堅補註: 三年前,本園地另一篇文章: “發現了神的顯現 (明心見性)” 的附錄 C,有霍金斯醫生簡介。以其重要性,信堅在此,重新解說。

二、霍金斯自述,明心見性的境界
霍金斯是近代美國的明心見性的大師。自修、自悟、自證,皆由其前世因緣 (自述前世是小乘證道高僧,今生了悟一乘,明心見性)。

2.1 始覺
三歲以前 什麼事都不記得。然後從無的虛空裡,忽然警覺到個人的存在。像是一道強光被打開,完全瞭解 “我是誰”的意義 [即由主觀狀態的體驗 警覺到存在的本身]。這同時 引起了相反的恐懼,假想到我是不存在的可能性。因此在三歲時,就面對著存在與不存在的二元性,以及整體的最終實體與空無的兩極性。

童年及早年,時常關心著存在的自相矛盾性及自我的實在性。在1939 年,當一個威斯康辛州鄉下的報童 (當時十二歲),有十七英里的腳踏車送報路線。在一個黑暗的冬天晚上,我被零下20度的暴風雪擋在半路上,我的腳踏車跌落在冰雪上。強烈的風撕裂了筐子裡的報紙,吹散在冰天雪地裡。挫折與筋疲力盡使我流淚,我的衣物也都被凍僵了。我挖掘了一個冰雪洞,然後爬進去,很快的顫抖停止,轉而感到一陣甜蜜的溫暖,然後是一陣的超出任何描述的和平狀態,伴隨著彌漫的光輝及無限的愛存在,無始無終,與我的本質不能區分。當我的警覺與者,與無所不在的光明狀態融合在一起時,我的身體和周圍環境消失了,心意完全寂靜,所有的思想都停止,所存的是一種無時間性及不能描述的無限的顯現。這過後,忽然警覺到有人在搖我的腳,我看到我父親關懷的臉色。因為我父親的愛與關懷,我非常不願的回到我的肉體。這經驗沒有任何文字可描述它,唯證乃知。

經過這體驗後,一般接受的世上的實體開始看起來只是暫時性的,傳統的宗教信仰失去了它的重要性。很矛盾的,我成一個不可知論者。跟照耀著所有存在的神祇光輝相比,普通宗教的神的照耀是相當不明朗的,因此我失掉了宗教,而得到了靈性。

2.2 頓癒 與 見性
我沒有穩定的過我的職業醫生生涯。我得了慢性而致命的疾病,無藥可醫。到三十八歲時, 我病入膏肓,知道自己即將死亡。我並不關心死亡,但是我的精神卻極度的苦悶與絕望。 當最後時刻來臨時,我的腦海裡閃現一個思想,我開始祈禱 : “如果真的有神存在,我求你現在幫助我”,我將一切獻給神,而進入無意識狀態。當我醒過來後,一種極端的變質發生 我被驚呆了。舊疾頓癒,頓悟自性。[信堅補註: 這是修行者,靈性階層提高,自性將現未現時,所顯現地自癒、頓癒現象。可作為靈性階層的一個里程碑。當萬緣放下,進入無住、無念、無求的境界,心空一切空,就見到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

以前的我不再存在,沒有個人或自我,只有無所不能的無限度顯現,它代替了本來的 “小我”, 而肉身的行動是被顯現的無限意志力所控制,整個世界被無限的 “一體” (Oneness),清澈的照亮。萬物顯露出他們無限的美麗與圓滿。

當日子繼續度過,這感覺繼續存在 ,須要想任何事物。所有的真理自明 (無所不知,一通百通),不須要或跟本不可能有意念。同時肉體的神經系統感到負擔過度,好像是它運送比它線路原來的設計更多的能量。

這狀態使我不能有效的生活在這世上,通常的動機、恐懼、渴望消失了,沒有什麼事物須要追求,因為一切都是圓滿的。

神經系統的情況慢慢好轉,但是另一種情現象開始發生。有一股甜美的能量,繼續不斷的流上脊椎骨,進入腦部,在那兒產生了強烈的繼續不斷的快感。生命裡的一切事物都同時發生,完美和諧的進展。到處都是奇蹟,世上所謂奇蹟的本源是自性的顯現。 “大我” 決定所有發生的事物。

我這經歷並不稀罕,歷史上到處都有記載。世上每件事或是每個人都是明亮而且精緻的美麗,所有生物都是寂靜與壯麗的發射光芒,所以人類都被內在的愛所促動,但都不自覺。 大多數活著像是在睡覺,不警覺到他們究竟是誰。

到這時,因為感到極強的歡樂,越來越困難離開這狀態而回到世上。我需要習慣性的早晚一個小時的靜坐,所有的事物都放射著完美 這靈性的愛彌漫所有觀念及範圍 (沒有時空、無二分別)。

超常的奇蹟發生了,很多慢性的疾病消失了,視覺自然的正常化,而不須要帶眼鏡了。偶然的,一種精緻快樂,包含無限愛的能量,會從心臟放射到災難的場所,毫無警告的深奧的觀念改變,在不可信的情況下發生。

有一次在長堤的一家餐館吃晚飯,自性的顯現忽然加強到,所有人及事物都融合成一個無時間性的整體。在這不動寂靜中,很顯然的沒有事件或東西,沒有事情發生,因為過去、 現在、未來是觀念是人造因素。當有限假象的自我溶解入普遍性的真我時,就會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回到家裡,一種絕對和平及解除所有的痛苦。個體的幻覺是所有痛苦的根源 當瞭解整個宇宙完整而與一切同在,痛苦是不可能發生的。

2.3 悟後起修,下化眾生。
大部分見性者,得到自性圓滿之樂,就入涅槃了。能再留身住世者,皆有慈悲本懷,下化眾生。霍金斯說,他見性後,在紐約市經過七年行醫救人之後,決定退休,開始悟後起修。離開大都市,隱居到一個小鎮 (Sedona, Arizona),靜坐與觀心,非常強烈的歡樂自動發生,最後能隨時感覺到自性的展現,腦海裡完全忘掉了世上發生的事。

大部分的人,不瞭解真理異常主觀的經歷,因此經過一段長期靈修的打轉,我又回到試圖將展現解釋給眾生。為了作研究及寫書,我必須暫時停止靈修,而專注在世上的形象、看報紙、電視,以瞭解世上發生的事件。才能入世隨俗,說法度眾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禪修, 諸法實相, 霍金斯 by wtsai.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wtsai

台南一中、台大物理、 哈佛博士。曾任教授、科學家、工程師。專長: 吹牛、高能物理、太空物理,地球物理,人造衛星設計、測試、發射、資料回收及科學應用。略涉: 武俠、太極、瑜珈、導引、氣功、經脈、論語、易經、老莊、一乘佛經、禪經、靈界實相、Hawkins、Seth。

One thought on “大衛.霍金斯所證悟的 “明心見性境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