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 食母章第二十 真諦解說

絕學無憂。唯之與阿,相去幾何?善之與惡,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臺。我獨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乘乘兮,若無所歸,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獨昏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澹兮其若海,飂兮似無所止,眾人皆有以,我獨頑且鄙。我獨異於人,而貴食母。
tao18b tao16 tao17 laotze7
一、導論
道德經前三十七章,是講道的本體,後四十四章,是講道之德相作用。道德經第十八章至第二十一章,其文義是前後一貫的,要連起來讀,才不會斷章取義,依文解義。

在老子所處的春秋時期,社會變亂,道德低落,奇謀異術之士輩出,賣弄世智辯聰,爭雄稱霸,老百姓的平和安靜生活,都被這些 “假聖人” 的 “巧智雄辯” 所迷亂。

老子在痛心疾首之餘,針對社會時弊,便提出了 “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僞;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的論說。其目的在於撥亂反正,讓人們識破假聖人的偽裝。老子在此,教人 “絕聖棄智,民利百倍;絕仁棄義,民復孝慈;絕巧棄利,盜賊無有”。勸人 “見素抱樸,少私寡欲。絕學無憂。而貴食母,惟道是從”。這跟莊子所謂: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聖人不死,大盜不止。絕聖棄智,天下太平″,有異曲同功之妙。

聖智仁義,孝慈巧利,本是人人,本具智德。但因眾生無明深重。道德低落,因此蒙蔽了大道的智慧德能,變成了世俗的虛仁假義、世智辯聰、投機取巧、自私自利。因此老君在此勸導世人,拋棄聰明巧智,勾心鬥角。見素抱樸,少私寡欲,絕學無憂。而貴食母,惟道是從”。法無邪正,邪正在人,是以聖人教人、但破其執、不破其法。

此章字句,較難解說,信堅盡力而為,用以拋磚引玉,還望諸大德,不吝賜教。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