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石公的智慧哲理格言 (二): 本德宗道章、遵義章、安禮章 解說

一、前言
黃石公預知秦之將亡,漢之將興,故於圯橋將《素書》授於子房,興劉滅項,功成身退,留名千古。古今對於《素書》的內容,多存神秘觀點。殊不知,黃石公的《素書》,不是傳說中的奇門遁甲、天書、文韜武略。而是一本古代聖者的智慧格言語錄。教人如何立身處世,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哲理。用之修身,可以明志益壽;用之治國,可以位極人臣;用之經商,可以富埒王侯;用之軍事,可以百戰百勝。

其中所說之理,不外陰符經所說: “觀天之道,行天之行”,順天理,盡人道。信堅在此,將其中的智慧格言,列條加以解說。希望它們,對於讀者,立身處世,治國平天下,有所助益。智者懷器在身,乘勢而行,待時而動。無往而不利。
book1  chi15
二、本德宗道章第四 解說
夫志心篤行之術:長莫長於博謀;安莫安於忍辱;先莫先於修德;樂莫樂於好善;神莫神於至誠;明莫明於體物;吉莫吉於知足;苦莫苦於多願。悲莫悲於精散,病莫病於無常,短莫短於苟得,幽莫幽於貪鄙,孤莫孤於自恃,危莫危於任疑,敗莫敗於多私。」
欲成就偉大的事業,必須以德為本,以道為宗。此章之內,論說務本、修德、守道、明宗道理。深切體味天道地道之真諦,才能出神入化地用之於人道。喜怒哀樂,禍福窮通,興衰榮辱,凶吉強弱、趨福避禍,逢凶化吉,盡在於此矣。

此章大意,是將“本德宗道、志心篤行” 的妙術,分為應當爭取和保持的技藝,及需要預防和戒備的方略兩大類,詳列了十五個條目。欲保持應當爭取的篤行之術是:豐富謀略,忍受恥辱,修身建德,樂施好善,真誠無妄,躬身體物,知足知止。必要的戒備之處是:貪想多願、散失精誠、操持無常、不義苟得、貪鄙作偽、矜誇自特、不明任疑、偏袒多私。 Continue reading

呂純陽 修命百字碑 真義解說

一、前言
<百字碑>為唐代呂洞賓 (796 – ?)所著。呂洞賓,名岩,號純陽子,師鍾離權,授以金丹秘旨。洞賓精通,內功丹道,百餘歲而童顏,疾步如飛,有劍術。<百字碑>為五言詩體裁,凡二十句,共一百字。文字簡潔,說理明了。把修煉盡性至命功夫的道法,從築基、煉己、到金液還丹,了性了命,火候工程,悉皆吐露。依法行持,自卑登高,由遠達近,端的為修道者上天梯之道也。此百字碑是東漢魏伯陽真人(約100—170) 所著“周易參同契” 的濃縮版。[參看 “周易參同契簡介“。]
luh 1 lu2 three 1
二、性命雙修
丹經之祖,魏伯陽真人 (約100—170) 所著的 “周易參同契”,是第一部專門論述 “性命雙修” 的空前巨作, 參合當時最高玄學,周易、老莊,神仙丹法三家理論,指出金丹修證法門。標榜生命可以 “與天地同休、與日月同壽”。《參同契》書中三大綱要是”禦政、養性、伏食”。伏食就是把自己的精氣神凝聚起來,結成金丹,得道成仙了。

性即無為之道、自性、佛性,它清淨無為,真空妙有。命是從修身入手,煉精化炁、煉氣化神、煉神還虛。性為命之根,命為性之舍。

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慾牽之,是以二六時中,常將靈臺打掃清淨,勿使物慾所搖,雜念所惑。自見心如澄潭,知止定靜,元神自清,六賊自無妄動。修心必先斬除六根,制七情:喜、怒、哀、懼、愛、惡、欲。除十損,掃三心滅四相。

性指心性、思想、秉性、性格、精神等。性乃人之元神,人心惟危而易顯,道心惟微而難見。身心物念既俱空,性還先天,無思無慮。慾既不生, 即是真靜,真常應物,人欲淨盡,天理流行。三花聚頂,五氣朝元。

命指身體、生命、能量、命運、物質等。修「命」是修肉體生命,使之能夠健康、長壽,乃至久視長生。

道教內丹學將精、氣、神作為人體生命的『三寶』。禪宗走的路線,偏向於見性成佛;而道家、密宗走的路子,是先把生理修好,修到返老還童,再走明心見性以成佛,,此即所謂性命雙修。性命雙修成功了以後,道家稱為“無縫塔”,佛家說是證得漏盡通。 Continue reading

《奇門遁甲》的傳說 與 其真義解說

一、前言
中國歷史,自周朝建國,幾千年來,大凡開國建基的皇帝,都有精通奇門的高人輔佐,且凡被世人敬畏神明而千古傳誦者,無不通曉《奇門遁甲》之術。如西周時的姜子牙、周公旦,戰國的管仲、樂毅,西漢的張良、陳平,三國的諸葛亮,唐朝的房玄齡,明朝的劉伯溫。這些精通奇門的高人,不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通萬物、能究徹陰陽之理,還能順四時、善民意、輔天子、執政令,且臨大事,能沉穩不亂、謀劃先機、料事如神、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進則攻敵制勝、退則留後守安。

奇門遁甲以易經八卦為基礎,結合星相曆法、天文地理、八門九星、陰陽五行、三奇六儀等要素,是我國預測學中集大成者、是易經最高層次的預測學。奇門遁甲中將一切事物的成敗歸納為五大因素,即天時、地利、人和、神助,格局組合。信堅在此,略論《奇門遁甲》來源傳說及其真義。用以拋磚引玉。歡迎批評指教。

二、《奇門遁甲》的起源: 從黃帝戰蚩尤,九天玄女授《陰符經》說起
昔黃帝(前2717 – 前2599)戰蚩尤於涿鹿,屢戰不克,禱於太山之阿,祝曰:“聞伏羲治天下無兵,今蚩尤一庶人,生妖氣,久伐無功,戰而不克,吾之過矣。”一日忽見五色彩雲,從天空而下,雲中有玉女持書曰:“奉九天玄女聖命,送《遁甲符經》三卷,此經乃天地禍福,八卦之吉凶,辨風雲之變動,識氣候之成敗,觀日月之盈虧,論陰陽之順逆,曉星辰之休咎,知人情之勝負。此術乃萬變萬化之法也。” 此即九天玄女娘娘,授黃帝《陰符經》天書三卷,上卷乃神仙煉丹抱一之術,說長生之法,中卷安邦定國,撫安民之法,下卷論戰伐之事。遁甲者,乃玄女之軍事韜略,法術神通。帝得之,而設壇造印、劍、令依次,戰蚩尤於逐鹿之野,而後厥勝。
chi2 chi1 chi15
《煙波釣叟歌》云:
若能了達陰陽理,天地都來一掌中。軒轅黃帝戰蚩尤,涿鹿經年苦未休。
偶夢天神授符訣,登壇致祭謹虔修。神龍負圖出洛水,彩鳳銜書碧雲裡。
因命風后演成文,遁甲奇門從此始。
前兩句是陰符經裡的: 若能了達,陰陽相勝之理,則可達到 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的境界。後面幾句,是講、《奇門遁甲》的由來: 黃帝由九天玄女獲得了河圖洛書和彩鳳銜來的太乙、六壬、遁甲之書。 Continue reading

張紫陽真人的傳奇一生 及 啟示

一、前言
信堅近日,回頭重新解說道德經其他章節。因尋求有關 “性命雙修” 有關文章,而仔細看了張伯端 (紫陽真人) 的傳記及其千古名著《悟真篇》。信堅在此,簡介張真人的傳奇一生,及其啟示。
chang4 chang5
二、張紫陽真人的傳奇一生
張真人的俗名叫張伯端 (983-1082),原名用成,字平叔,號紫陽山人,天台人,住世99年。《悟真篇.序》云:「僕幼親善道,涉獵三教經書,乃至刑法、書算、醫卜戰陣、天文、地理、吉凶、死生之術,靡不留心詳究。」可謂博覽群書,學貫古今。曾中進士,做過府吏。

張伯端出家修道因緣,《臨海縣誌》中說:張伯端特別喜歡吃魚,在官辦事,家裡把飯送來,眾人跟他開玩笑,把他最喜歡的魚藏在了房樑上。張伯端懷疑是婢女所竊,回家後,責問這婢女,婢女無以自明,自經身亡。後來有一天,有蟲子從房樑上掉下來,張伯端一看,原來是藏匿在樑上的魚腐爛之後,生出的蟲子。才真相大白。這事使他不勝悔恨,喟然自嘆:『積牘盈箱,其中類竊魚事,不知凡幾』。任府吏一職,處理的公案滿箱,其中錯判類竊魚之事,不知凡幾! 遂賦詩曰:
刀筆隨身四十年,是非非是萬千千。一家溫飽千家怨,半世功名百世愆。
紫綬金章今已矣,芒鞋竹杖任悠然。有人問我蓬萊路,雲在青山月在天。
賦畢,縱火將所署案卷全都燒了,這是他看破名利發心學道的開始。「因按火燒文書律遣戍(嶺南)」。由於焚毀公文,觸犯刑律,被充軍嶺南。

北宋神宗治平年間(1064-1067),龍圖閣學士陸詵(1012- 1070)鎮兵於桂林,邀年邁的張伯端,引置帳下。熙寧二年(1069),他隨陸詵至成都,住宿於天回寺,遇異人劉海蟾,授以金液還丹之訣。此時,張伯端已屆86歲高齡。六年後得道,完成《悟真篇》 的撰寫,作序於寧熙八年(1075),時年92歲。元豐五年(1082), 張伯端留頌仙逝,享年九十九。《屍解頌》曰:「四大欲散,浮雲已空,一靈妙有,法界通融」。 Continue reading

道德經 食母章第二十 真諦解說

絕學無憂。唯之與阿,相去幾何?善之與惡,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臺。我獨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乘乘兮,若無所歸,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獨昏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澹兮其若海,飂兮似無所止,眾人皆有以,我獨頑且鄙。我獨異於人,而貴食母。
tao18b tao16 tao17 laotze7
一、導論
道德經前三十七章,是講道的本體,後四十四章,是講道之德相作用。道德經第十八章至第二十一章,其文義是前後一貫的,要連起來讀,才不會斷章取義,依文解義。

在老子所處的春秋時期,社會變亂,道德低落,奇謀異術之士輩出,賣弄世智辯聰,爭雄稱霸,老百姓的平和安靜生活,都被這些 “假聖人” 的 “巧智雄辯” 所迷亂。

老子在痛心疾首之餘,針對社會時弊,便提出了 “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僞;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的論說。其目的在於撥亂反正,讓人們識破假聖人的偽裝。老子在此,教人 “絕聖棄智,民利百倍;絕仁棄義,民復孝慈;絕巧棄利,盜賊無有”。勸人 “見素抱樸,少私寡欲。絕學無憂。而貴食母,惟道是從”。這跟莊子所謂: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聖人不死,大盜不止。絕聖棄智,天下太平″,有異曲同功之妙。

聖智仁義,孝慈巧利,本是人人,本具智德。但因眾生無明深重。道德低落,因此蒙蔽了大道的智慧德能,變成了世俗的虛仁假義、世智辯聰、投機取巧、自私自利。因此老君在此勸導世人,拋棄聰明巧智,勾心鬥角。見素抱樸,少私寡欲,絕學無憂。而貴食母,惟道是從”。法無邪正,邪正在人,是以聖人教人、但破其執、不破其法。

此章字句,較難解說,信堅盡力而為,用以拋磚引玉,還望諸大德,不吝賜教。 Continue reading

道德經 載營魄抱一章第十 解說

一、前言
信堅近日,回頭重看道德經。之前以為,道德經跟一乘佛經相近,幾乎所說,都可在佛經裡找到更詳細註解,因此至今只選幾篇特別代表作,加以一乘真義解說。但以道德經文,深植中國道德文化觀念,讀者能由解悟道德經義理,幫助了解佛經修証。此觀點,早就於明末,為憨山大師所指出。

前幾天,偶爾看到“渦陽天靜宮” 網站,張貼的 “對《道德經》“出生入死章”的勘誤,解決了兩千多年來的懸案。以此為前導,信堅再繼續複習舊筆記。發現以前一直想張貼的此篇經文,正是老君教導修道者,如何修證得道的五大步驟,是如何修證見性的總綱領。文章簡短扼要,提綱契領,值得向讀者介紹。
lao10  lao14  lao15
二、經文中英對照
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專氣致柔,能嬰兒乎。滌除玄覽,能如疵乎。愛國治民,能無知乎?天門開闔,能無雌乎?明白四達,能無爲乎?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爲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網路也刊載了一篇相當好的英譯版,可見西方學者對道德經的重視:
Can you coax your mind from its wandering and keep to the original oneness? Can you let your body become supple as newborn babies? Can you cleanse your inner vision until you see nothing but the light? Can you love people and lead them without imposing your will? Can you deal with the most vital matters by letting events take their course? Can you step back from you own mind and thus understand all things? Giving birth and nourishing, having without possessing, acting with no expectations, leading and not trying to control: this is the supreme virtue.

三、此章要義
此章教人,修行證道之法門,必至忘知絕跡,然後方契,玄妙之德,明心見性。此章要旨,首言抱一者。即是抱元守一之道也。人能抱元守一,則營魄自然,載而不離矣。既載而不離,我之真炁,必專於一。既專於一,其炁必致於柔和。炁既柔和。故與嬰兒,無欲無知,無思無慮、體虛柔和可比也。既與嬰兒可比,則德性渾全,至淳至善,無欲無為,無知無得,與道相應。

此章可分為兩大段。第一大段是老君教導,修行者證道的六大總持法門,是為道者,開啟眾妙之門的金鑰匙。每句的後半句似乎是疑問,其實疑問本身就是最好的答案。一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 二專氣致柔,能嬰兒乎? 三滌除玄覽,能如疵乎?四愛國治民,能無知乎?此天門開闔,能無雌乎?六明白四達,能無爲乎?

第二大段,是老君勉勵修行此法門者,應持有的心態: 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爲而不恃,長而不宰。若能依此修煉,精進不懈,必能證得,自性本具的玄秘而深邃的德能,明心見性,見性成佛。 Continue reading

道德經 出生入死章 第五十 解說

一、前言: 經文勘誤
此章經文,分兩大段。第一段經文,闡說生命的意義: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生,動皆死地者、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

第二段經文,說明善攝生者,得無生法忍,超越生死,無死地:
蓋聞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兕虎、入軍不避甲兵。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措其爪、兵無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無死地。
chuan1 lao11 lao10
道德經的經文大都相當簡短,但卻都含甚深義理。讀者如參合莊子及佛經,就很容易解說其真義。但此章第一段經文卻是例外。經文中突然冒出 “十有三” 的陌生名詞。兩千多年來,古今道家學者,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無量文筆,大都以七情六慾來解說,相當牽強。信堅也為此,百思不得其解,因此一直擱置,對此章的解說。

近日偶然看到 “渦陽天靜宮” 網站,張貼的 “對《道德經》“出生入死章”的勘誤“,作者對照莊子對生死的問答,理出第一段經文的頭緒。作者指出: “十有”,是古人對 “者”字的誤抄 (“者”字書寫不緊湊的話,就可以被看成兩字:“十有”)。同時也可能將“生”抄成“三”。其理由是《莊子 知北遊》討論生死問題時,有兩段文,與此段所說,相當接近:
1. 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孰知其紀!人之生,氣之聚也。聚則為生,散則為死。若死生為徒,吾又何患!
2. 仲尼曰:“不以生生死,不以死死生。死生有待邪?皆有所一體”。

因此,第一段經文,如果修改如下,則全文義理相當清楚明瞭,符合聖意:
出生入死。生之徒者死,死之徒者生。人之生生,動皆死地。不以生生死,不以死死生。夫何故也?以其無生生之厚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