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嚴禪師悟道偈 一擊忘所知

一、前言
上文霍金斯悟道境界,是信堅在書寫此文時,臨時插進來的。因為這兩篇,都是講見性的境界。前文較易懂,先打個基礎,再解說此偈,就能融會貫通。

禪須真參,悟須實悟。諸法實相,唯證乃知。修行人喜歡問些高階層的境界,聽了講解,自以為懂、悟了,就不再認真上進,真參實修。因此聽了,反而有害。其實仍是,半知半解,可能大都是誤解,仍與實相,相差十萬八千里。

修行階層,一地不知二地事。隔一靈性階層有如隔一重山海,唯有繼續提高靈性階層,增長智慧,時機成熟,才能了解。祖師的答案,是祖師所證悟的實相,不是你自己參悟出來的;不是自己悟出來的道理,是無法真正理解其中的意趣與妙義,對自己毫無用處。
enlighten1a enlighten2 enlighten3
信堅對諸師兄姐所提問題,答與不答,常在兩難之間。信堅現在覺得,大家對一乘佛法還未有好的概念,因此不厭其煩地詳細解說。但根基打好之後,就應盡量自修自證。有問題就謹記在心,隨時參,參出了答案,是自證,才是屬於自己的,才會永誌不忘,法樂無窮。 Continue reading

大衛.霍金斯所證悟的 “明心見性境界”

一、信堅前言
自古以來,對於明心見性境界的描述,都相當簡短。如香嚴智閑禪師悟道偈,”一擊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處處無踪跡,聲色外威儀。諸方達道者,咸言上上機“。要解說此詩的妙境,千言萬語,海墨難書。皆依各人所悟境界,深淺瞭解不同,初修者無法真正體會。如能有見性聖人,以現代語言,詳細深入闡說,則可達到三根普被,利鈍全收,啟迪後進之功效。
david 1 david 2
信堅的啟明導師,大衛.霍金斯 (David R. Hawkins, 1927 – 2012), 在他 “Power vs. Force” (能力與強力) 一書的前言 (preface) 裡,以現代語言,親自清晰描述了他見性的心路歷程,以及他見性時所親證的境界。霍金斯所證,即是香嚴悟道詩的最好解說,佛佛道同,真理是一。

十年前,信堅因看到他這自述,才真了解真修實證的境界。以此為基礎,才瞭解了意識階層,修行的階梯。信心建立之後,才進入修行正道。準備好了之後,才開始看一乘佛經,自修、自悟、自證,以至於今。

信堅在此,將霍金斯自述的 “見性境界” 部分,翻譯成中文,與大家分享,希望它能引導有志修道者,證悟菩提。 Continue reading

劉希夷詩: 歲月催人老

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
洛陽是唐代的東都,十分繁華;盛開着豔麗的桃李花,滿城春色,生氣勃勃,令人心醉神怡。然而時光易逝,轉眼已是落花季節,落花紛飛,不知落入誰人庭院,汨落為泥了。
age12 age13 age1 age10
洛陽兒女惜顏色,行逢落花長嘆惜。
年輕的洛陽姑娘,面對漫天飛舞的落花,生出無限的憐惜感慨。桃李花短暫的榮枯,極易引起人們韶光易去之感。尤其對於青春少女,更易引起紅顏難駐之嘆。感嘆自己青春的容顏,如同桃李花一樣,容易凋零消逝。

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 今年的花已落了,花色也已敗褪。如果待到來年花開時,還有誰會再在這兒賞花呢?

已見松柏摧為薪,更聞桑田變成海。
時移境遷 光陰荏苒。長青的松柏,也有被人摧砍為燒柴的時候,桑田也會變成滄海,更何況短暫的人生,會變化無常。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花開花落,花落花開,年年都是如此。但賞花的人,卻年年不同。

一朝臥病無人識,須臾鶴髮亂如絲。一旦生病躺在床上,世態炎涼,以前熟識的狗肉朋友,沒人來探訪。年輕英俊的少年,轉眼之間將化作白髮亂如絲的老人,邵光易逝,青春難駐。一切都如,過目雲煙。

但看舊來歌舞地,唯有黃昏鳥雀悲。從前的舞榭歌台,如今已是人去樓空,蓬蒿叢生,只有烏雀在清冷的暮藹中,發出幾聲悽苦的悲鳴而已。

陶淵明詩: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When the mind is detached from worldly matter, the surroundings are naturally peaceful. How fine the sunset reflected in mountain mist! Birds are flying home in groups. No words can express the profound meanings, within these scenes.

居住在眾人聚居繁華世間,但沒有煩神應酬,車馬喧鬧。問我怎能如此超凡灑脫呢? 我的心靈,已離塵俗,自然幽靜遠邈。在東墻下采擷清菊,心情徜徉,猛然間抬頭,那遠處南山勝景,自然映人眼簾。暮色中縷縷彩霧,縈繞升騰。傍晚山色秀麗,飛鳥結伴而還。此中含有人生的真義,想辨別出來,卻忘了如何用語言表達。

一面采菊,一面賞山。日夕山氣,歸還飛鳥,構成一幅美好的風景。旁觀自然,將自己的人格和情緒徹底自然化,打破了隔閡的狀態,進而人景混融為一體,境與意會。詩人在審觀自然之美的同時,忘了自我,將自己融匯其中,心物合一了。
age5 age4 age6 age7
抵拒物質享受的引誘,回歸自然,過簡樸的生活,自然心遠地自偏。要想遠離喧囂的紅塵世俗,不必躲進深山老林,只要保持清靜、安寧的心態。心與世俗遠離。就可達到,身雖在塵世,而心能感受超塵絕俗真趣。「心遠」是心不隨外物所影響的境界,是「自在」與「活在當下」;心自在,思緒專注,自然能聽得見鳥語、看得見花美、遇見了幸福。

陶淵明此詩,語言平淡樸素、自然天成,摒棄纖麗浮華的敷飾,露出真樸淳厚的美質,令人讀來萬古常新。「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全詩清新自然,無任何矯作,寫出詩人與世無爭、怡然自得的真情。外境是內心的顯現,陶淵明若無超凡脫俗的品性,和對人生了悟明徹的心境,如何能有如此海闊天空的詩作。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粹然無疵瑕,豈復須人為。

當我們眼見色、耳聞聲時,若不附加自己主觀的情見、看法 或想法,自然不會有妄想分別與執著。即所謂: 『紅塵豈可擾人? 是人自擾於紅塵』。只因我們自己的這一念心,經不起誘惑,起了分別、執著的愛戀,所以才有取捨得失的煩惱。『自若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繞』。心境遠離世俗,偏遠寧靜。心靜,境自靜。無求名求利之心, 即使身居鬧市,也宛如在山。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心如止水,心靜自然涼。

王維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王維在中年以後,厭倦了塵俗喧囂與人間俗事,並開始信奉佛教,定居在終南山邊陲。有一天興致來了,獨自一人緩慢而行,前往山上欣賞山中美麗的景色,順著溪流往上攀,這種心開意解的心境,只能自己體會,才能體悟。

隨意而行,不知不覺,走到水流的源頭,無路可走了;於是索性就找塊石頭坐下,欣賞那悠悠白雲,無心興起,漂蕩天際。此時,偶然間遇見山林中行走的一位老者,兩人志同道合,談天論道,無拘無束,忘卻了該下山的時刻。
age2 age8 age3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人生如爬山,從山底下一路努力往上爬。幾經艱難,困苦奮鬥,終於幸運的爬到山頂,”會當凌絕頂,一覽群山小“。功成、名就、事遂之後,如何向上一著,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呢? 如何進入無門關呢?

此時正是,靜心坐下,平心靜氣,觀看人生的意義與目的,萬物的興衰道理,諸法實相最好時候。因此王維,就在一塊石頭上禪坐,作 “白雲觀”。觀雲彩,非有非無,相有體無。緣起性空,性空緣起。一切法;無所有、畢竟空、不可得。

山巔上的雲朵湧起,是水氣蒸發,上升天空,凝結成雲,隨風飄盪,任運而行。因緣成熟,下降雲成雨,成為澗水,流入小溪,大湖,然後反覆循環。白雲非水非氣,如幻如夢,來無所從來,去無所從至。觀行既深,悟道見性了。此時,偶然遇到在山林中的修行有成的老禪師,就與他談論所悟甚深境境,忘了回家的時間。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不止是一幅山景,也是一種心境。當行至困境時,眼前已無路可通,不要放棄,繼續前進,前景當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雲起是下雨的徵兆,水從天上降下來。(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

同時,這也意味,行不一定為何事而行,坐不一定為無路而坐。只要順著自然之勢,隨溪而行,溪盡無路可通,便隨意坐下來。觀看風起雲湧,滄海白狗,世事如幻如夢,萬法皆空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解說 (七) : 文殊揀擇 耳根圓通

一、前言
信堅至此,圓滿解說,楞嚴經二十五圓通法門。所有見性成佛法門,不出這二十五法門的組合。此文是最後一篇,文殊菩薩的總結論,以美妙文辭,濃縮解說,他為何對初修者,推薦觀世音耳根圓通法門的原因。(信堅補註: 關於二十五圓通的最後一門,信堅已於一年半前,在此園地,張貼了 “觀世音耳根圓通修証法門“。)
Da2 empty13 empty14
二、緣起
爾時世尊,於師子座,從其五體,同放寶光,遠灌十方,微塵如來及法王子,諸菩薩頂。彼諸如來,亦於五體,同放寶光,從微塵方,來灌佛頂,並灌會中,諸大菩薩,及阿羅漢。
諸聖各說圓通已竟之時,佛現瑞應。世尊於師子座,從佛全身 (一首兩手兩腳為五體),同放寶光;其光遠灌十方,微塵數如來、法王子、及諸菩薩頭頂:諸佛表果,諸聖表因,光明互相灌注,正顯自他因果交徹。他佛也以光灌我佛,主伴之頂。正顯佛佛道同,頂法無二,唯一藏心。此即圓通妙理,諸佛同證。

林木池沼,皆演法音,交光相羅,如寶絲網。是諸大眾,得未曾有,一切普獲金剛三昧。此顯圓通別相,色聲諸法,法法圓融。我佛光灌他佛,他佛光灌我佛,光光相交,彼此羅織,猶如寶絲網相似,同體不分,不雜不亂。是諸大眾,眼觀瑞相,耳聞法音,身居法會,頂灌佛光,各各得未曾有。 普獲諸聖所證金剛三昧。

於是如來,告文殊師利法王子:汝今觀此二十五無學,諸大菩薩,及阿羅漢,各說最初成道方便,皆言修習,真實圓通,彼等修行,實無優劣,前後差別。
因阿難不知最圓之根,佛雖密示耳根,阿難仍未領悟,故請如來,最後開示,退藏密機,冀佛冥授。故佛敕諸聖,各說因地修證法門,皆曰斯為第一。阿難亦復,罔知所措,故敕文殊,揀選圓通法門。 於是如來,特告文殊師利法王子,汝現今觀此二十五位菩薩羅漢;皆稱無學者,以圓人修同無修故。各說最初,成道方便,皆言修習,真實圓通者:各說最初發心,乃至成道,無非根塵識十八界,以及七大,以為下手,權巧方便,皆言依此修習,究竟俱得真實圓通,各稱第一也。 彼諸聖等,所修之行,所證圓通,畢竟無二,實無優劣之分,與差別之異。

我今欲令,阿難開悟。二十五行。誰當其根。兼我滅後。此界眾生。入菩薩乘。求無上道。何方便門。得易成就。 雖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但其所入之門,不無巧拙,難易遲速之不同。佛請文殊,揀擇何門,最應阿難及末世眾生之根機。 Continue reading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解說 (五): 七大圓通

1. 烏芻瑟摩,諦觀煖觸,化多婬心,成智慧火。 (火大)
烏芻瑟摩。於如來前。合掌頂禮佛之雙足。而白佛言。
烏芻瑟摩此云火頭,即火頭金剛。七大本以地大為首,茲以火大居先者,以婬欲屬火,婬為壞定之冤賊,當首戒之,故以火大居先。
empty10 empty11 empty12 empty13
我常先憶,久遠劫前,性多貪欲。有佛出世,名曰空王。說多婬人,成猛火聚。我常先憶,久遠劫前,身居凡位,性多貪欲,以宿生婬習,積習成性。於時有佛出世,名曰空王佛,我與阿難,同於空王佛所發心,今為護佛法、乃現力士之身。 空王善能,觀機施教,說多婬人,生時為欲火所燒,死後再被業火所焚,婬多火亦多,故成猛火聚。慾火非唯燒諸善根,並能燒滅智種。

教我遍觀,百骸四肢。諸冷暖氣。神光內凝。化多淫心,成智慧火。從是諸佛,皆呼召我。名為火頭。我以火光,三昧力故,成阿羅漢。心發大願,諸佛成道,我為力士,親伏魔怨。空王佛教我遍觀,周身骨節及兩手兩足。於欲心未動之時,全身本自清冷,迨慾念既萌之後,舉體便覺煖熱,故稱欲火,能燒功德法財。專心修觀,遍觀周身煖觸,厭畏心生,婬欲心歇,遂成正定。以自己智慧的神光內照,將淫欲心念化掉了,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轉欲火成智慧之火,成就火光三昧。從此之後,十方諸佛,以我善觀火性,皆叫我火頭金剛。我以觀火成定,名為火光三昧,由此三昧力故,斷諸結縛,證入圓通,成大阿羅漢。心發護法之大願,擁護佛法,降伏魔怨。

我以諦觀,身心煖觸,無礙流通,諸漏既銷,生大寶燄,登無上覺,斯為第一。
佛問到怎麼樣開步修行,圓滿通達進入佛道。我以諦觀火大,得成三昧。初觀百骸四肢,觀身之慾火;後神光內凝,是觀心之慾火。煖觸即火大,觀行成就,則化婬心為道心,轉慾火成智慧之火,婬心既化,智火已成,不為惑業所礙。復以神光智火,流貫十方,融通藏性,而成性火真空,性空真火。諸漏既已銷除,生大寶燄,智慧大火,此即火光三昧。轉凡成聖,登無上覺。我以諦觀火大,而證圓通,此為第一。
Continue reading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解說 (四): 六識圓通

一、 六識的定義及其作用
識,指人的意識、心智、生命力、理智、分別能力。在梵文,識(vijñāna)來自於動詞字根jñ,意為知道、知識等,加上詞頭vi-(朝向、區別、分別),以及詞尾ana,字面意思為區別、理解、聰明的動作,通常指辨別、理解後出現的認知作用。

六識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等六者,各自以六根為所依,對六塵,而產生見聞嗅味觸知之了別作用。
empty8 empyt4 si2 si1
觀六識是指能觀之智是一心三觀,所觀的境是眼耳鼻舌身意六識。吾人之六根相應於六塵而升起六識,就因為這六識,而讓吾人昇起種種分別想,而生起「貪、瞋、痴」三毒,此「三毒」能害善根,損減功德,終致纏縛於生死苦海,故六塵又名六賊。

第六意識的「識」含有兩種功能:第一是和五識同時並現,稱為「五俱意識」。譬如眼觀色、耳聽聲、鼻嗅聞、身觸接、舌辨味。五識必定是與外緣、外境接觸而後產生的。此五識自身單獨並不能產生任何功能,必須與第六意識相合,才能產生作用。因之,我們將它與第六意識合併,共同稱為「前六識」。

第二是「第六意識」自身,它具有單獨運作的能力,稱為「獨頭意識」。譬如在夢中,它屬於「意」識的單獨運作。精神錯亂時,所產生的虛妄幻象、幻聽。 在禪定中。五根不用,唯餘意識存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