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證傳 (二) 精華解說之三

[信堅註: 信堅至此,從慧洪覺範禪師《智證傳》中所論的111句 “經書及大禪師修道、悟道、及證道名言”,節選其中45精華句,不依慧洪覺範禪師的 “傳曰” 解說,而是依一乘佛經的一真法界,諸法實相,以現代語言文字,加以深入淺出,詳細論說。希望讀者能從中悟入。每條字句,都是獨立,皆有無量深義,條條通大道。讀者可將它識為禪宗公案 “參”。隨選一句,深入了解,參之又參,皆可由中悟道、見性。]

1. 入楞伽經曰: 諸法無法體,我說唯是心。不見於無心,而起於分別。
譬如幻術大師,幻化出牛馬男女等種種事物。觀看的人不知是幻,將此種種牛馬男女等物執為真實。幻師雖然也有男女、牛馬等種種分別,但並不會很執著,因為他知道一切是幻非真。

又譬如世間之良馬,它見到高舉的鞭子影子就會往前跑,不必真要抽打到它身上,但見到自己的影子卻不會受到驚嚇,因為它知道這個影子是自身所出。知萬法唯心者,目睹萬法,恰如幻師見自己所幻之事,也如良馬見自身之影而不驚。所以說,雖常分別,但不礙於見自心也 (善分別諸法)。不識萬法唯心者,凡見一事一物,必執為真實,必受其驚恐之苦。不能真實契入萬法唯心之義,所起疑惑,其實豈止如上所說?

2. 華嚴經曰: 如是自性,如幻如夢,如影如像,悉不成就。
以真如之性,法爾隨緣。雖即隨緣,法爾歸性。以隨緣時,似有顯現。如觀幻法,不有而有。如觀夢境,不見而見。如觀水中之影,非出非入。如觀鏡中之像,不內不外。《金剛經》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離一切相,即名諸佛!一切諸法,如幻如焰,如翳如影。如是諦觀,法性空寂。

《華嚴經》卷三:於諸眾生常起大悲,了一切法悉皆如幻,知諸世間悉皆如夢,觀一切佛現差別身,悉皆如影,知所說法音聲語言,悉皆如響,現見諸法,生成住持,悉皆如化。 Continue reading

智證傳 (二) 精華解說之二

1. 毗舍浮佛偈曰:
假借四大以為身,心本無生因境有,前境若無心亦無,罪福如幻起亦滅。
毗舍浮佛,又作毗濕婆,意譯為遍一切自在、一切勝、一切生、能變現、遍現、廣生、勝尊。過去七佛之第三佛。《長阿含經》載:其佛出世時,距今已三十一劫(一劫為13億4千萬年)。

此偈要旨,在破眾生身心之執 (我執)。法身本來是無身的,假借四大以為身,由四大 (地水風火) 和合而成的色身。熱力屬火大,搖動是風大,濕性是水大,堅固性是地大;這是地水火風。

首楞嚴曰。由塵發知。因根有相。相見無性。猶如交蘆。心性本來是不生不滅,是無形無相的;只是因為住著外境而有生滅分別心。如能對境如如不動,則無生滅分別心,則罪福無主,死生榮辱,好惡煩惱,如幻如沫,虛幻生滅。老子曰: “吾有大患,為吾有身。吾若無身,何患之有? “身乃饑凍榮辱死生之樁也。

2. 維摩經曰: 居士即以神力空其室內。除去所有及諸侍者。唯置一床。以疾而臥。
如人臥疾。攀緣俱息。妄想歇滅。即是菩提。維摩詰居士將丈室中的所有家具物品全部搬出去,僮僕侍者全部退下,空空蕩盪,唯留一床,用以養疾。這是一個像徵性的圖景。雜務盡去,心無雜念;唯留一床,正念不失,不同斷滅。其實說的正是禪定境界。

唯有得定,方能慧觀,通達實相。後文殊師利率諸大菩薩前來問疾,起慧觀也。大凡人一生病,臥床不起時,所有榮華富貴之貪心,一時全死,聲色犬馬之著念,一時都盡,唯與此病廝挨,妄心總歇。故維摩養疾,象徵眾生,若能一切心想,歇得下來,則能得定,如飄風止息,濁水澄清。惺惺寂寂,明明歷歷。 Continue reading

智證傳 (二) 精華解說之一

一、前言
《智證傳》原文,每一論題,相當簡短,文句有時,也相當難懂。但以其論題,皆是修行法要、綱領,因此信堅借題發揮,詳加解釋,以為諸師兄姐們,修行證道的助緣。全文相當長,因此信堅將全論分為三段,每段約有十五個論題,可稍供讀者,作為喘息、回味、反思之轉捩點。

二、智證傳 精華節譯 之 一
2.1 圭峰密禪師偈曰: 作有義事,是惺悟心。作無義事,是散亂心。散亂隨情轉。臨終被業牽。惺悟不由情。臨終能轉業。
惺:領會、醒悟、清醒。悟: 理解、明白、覺醒、醒悟、領悟、感悟、覺悟、大徹大悟。《華嚴》五祖圭峰大師(780-841)說,作有義事,是惺悟心 : 凡所作為,先詳利害。須有所以,當於道理,合於義理,然後行之。就佛法中,有三種有義事。一資益色身之事,謂衣食、醫菜、房舍。二資益法身,謂戒、定、悲、六波羅蜜等第一義。三弘法利生。作無義事是狂亂心。狂亂者,有如世間醉人、狂人,所往不揀處所,所作不量是非。

一切眾生,莫不具有覺性,靈明空寂,與佛無殊。但以無始劫來,妄執身為我相,故生愛惡等情,隨情造業,隨業受報,生老病死,長劫輪迴。若能悟此性即是法身,本自無生。理則頓悟,事非頓除,因次第盡。須常覺察,損之又損。妄念若起,都不隨之,即臨命終時,業自不能繫。

2.2 三祖僧肇大師曰: 毫釐有差。天地懸隔。
三祖僧璨大師《信心銘》:「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所謂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只要對真理,修行證道,有一絲一毫的認識不清或誤解,日積月累,誤差越變越大,離修行目標越遠。因此修行者要有智慧,能隨時隨地,加以修正,才能抵達目的地。

這就是現代科學所謂的 “蝴蝶效應”, Sensitive dependence on the initial conditions. [參看 “蝴蝶效應原理解說” ]

同時,此句亦指出,”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積小成大,積沙成塔,積土成山。積小善為大善,積小惡為大惡。修行之道亦如是。 Continue reading

《智證傳》 (一) : 導論

一、前言
信堅過去三年,曾長期研讀此宋代禪師慧洪覺範 (1071-1128) 所著的《智證傳》。此傳收集了北宋中期之前,見性禪師的名言,加以解說。所有教導,都是一乘佛法的修証法門,為上根人說。所說皆是一真法界,諸法實相。全文甚長,現在機緣成熟,信堅在此,節錄解說此傳,讓讀者心領意會,以作為閱讀全文之導論。此文分為兩部分: 一是導論,二是精華解說。

禪宗自祖師禪出現以來,“直指人心、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為其重要的宗旨。禪師們更加強調,禪不可言說,禪與文字無關。他們認為佛教經典只是開導眾生、醫治眾生“疾病”的一種工具,人們對禪與佛理的知解和言說,都只是一種“方便”,甚至是客塵(妄念)煩惱。但是禪師們又認為,佛理不可言說,又須言說,禪不可言傳,又須言傳,這種言說、言傳既不能落入世俗的文字、語言的窠臼,又需要通過文字語言來表述、傳達。(法無定法,隨機施教,因病施藥。得意忘言,得魚忘筌。)

六祖惠能南宗認為,自心佛性是超言離相的,即不能用邏輯思維完全把握,也不能用語言文字確切描述。對禪境的體驗,對自心佛性的證悟,只能靠自己的親身實踐。禪宗發展到北宋中葉,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即所謂“文字禪”時代。 佛經律論的疏解,語錄燈錄的編纂,頌古拈古的製作,詩詞文賦的吟誦,一時空前繁榮。 號稱“不立文字”的禪宗,一變而為“不離文字”,玄言妙語、綺文麗句都成了禪的體現。 Continue reading

大方廣佛華嚴經 普賢行願品 真義解說

一、導論
近兩個月來,信堅在百忙中,一口氣講解了,全本華嚴經的重要品題。現今仍然,意猶未盡,乃以所講,未有總結故。普賢行願品,當為眾所皆知的總結,但以此品,古今諸大法師,講解者多如牛毛,信眾誦讀者眾。信堅德淺,不敢望其項背。斟酌再三,乃以此文,班門弄斧,略述淺見。用以拋磚引玉。望諸大德,不吝賜教,是幸!

普賢行願品,全名為《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是《四十華嚴》的最後一卷。此品經首,普賢菩薩告諸菩薩及善財言:「若欲成就,如來無量,殊勝功德,應修十種,廣大行願」。此十大行願,是願中之王,因此又稱為「普賢十大願王」。此品普賢菩薩詳細解說如何修證「十大行願」: 禮敬諸佛、稱讚如來、廣修供養、懺悔業障、隨喜功德、請轉法輪、請佛住世、常隨佛學、恆順眾生、及普皆迴向。
hua3 hua6 hua4
彼諸眾生,若聞若信,此十大願王,受持讀誦,依教奉行,廣為人說。當下就與,普賢菩薩,法界相應。以萬行因花,莊嚴無上佛果,必能圓滿福慧,成就如來功德,契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願行是能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是所入,能所不二。此十大願,總攝一切普賢行,能發生一切菩薩行,故曰普賢行願。

華嚴經的修証法門是「信解願行證」。有行布與圓融門。行布門有如爬山,由低向高,漸次行進: 由信起解,信解之後發願,以願導行,以願行證入不思議法界。圓融門是一修一切修,一行一切行,一證一切證,如燈燈相照,互融互入。

行是依教奉行。願是理想目標,是行的方向與動力。由願導行,由行資願。行願,就是從實際行動中,去實現自己的理想與抱負。

華嚴修證的總綱領是「普賢行願品」。因此信堅在此,簡單講解此品的要義,以此作為,這兩個月來,講解華嚴全經要義的總結。 Continue reading

大方廣佛華嚴經 等覺妙覺位解說 (一) 前言及第七會十一品經簡介

一、前言
我們對華嚴經的十信位、十住位、十行位、迴向位、十地位、或究竟佛位的境界,都略有所聞,稍知其內涵。但對等覺、妙覺位,則除了名號外,就不知所以然了。普通只知,彌勒菩薩,是等覺菩薩,住兜率宮內院,為補處佛。介紹等覺菩薩,也在華嚴經後段,有十一品經,講等覺、妙覺位所修及其境界 (這也是為何,善財五十三參,有十一位是住等覺、妙覺位善知識)。信堅在此,對此十一品經內涵,在此稍作簡單介紹。
hua5 hua6 hua4
華嚴經是教導法身菩薩,如何悟後起修,漸斷微細無始無明習氣。讀華嚴經文,有如善財五十三參,歷事煉心,要能「隨文入觀」。讀經時,要能有悟解,才能見解一直加深加廣,心量一直在拓寬,以至於 “心包太虛,量周沙界”。(「隨文入觀」是讀到什麼地方,那裡所講的境界就現前。我們讀經,要能隨著經文,提起自己觀照的功夫,才有受用。「隨文入觀」,也就是,聽經讀經要能「消歸自性」。)

人類的靈性階層分布,有如金字塔,越至高階層,修証者越少,悟解的人更少。靈界實相,唯証乃知。隔位如隔山,初地不知二地事,不能以自己心意識,思維瞭知高階層靈性的境界。修行如爬山,不能得少為足。會當凌絕頂,一覽天下無有餘。 Continue reading

大方廣佛華嚴經 十地品解說 (二) 第八不動地

一、無功用道 真義
十地位中,八地是法身菩薩修証的一大轉捩點。入此不動地,無功用道,証得無生法忍。「無相」而又「無功用」。到了這境界,智慧、功德都任運增進、自然運轉。煩惱也不再起現行。不為煩惱所動,也不為功用所動。身口意業,念務皆息,寂滅現前,解脫智能成就,棄捨一切有為有相的加功用行,完全進入無為無相的證量之中。
hua2  hua1 hua4
前六地菩薩,不論所修的是有相觀或無相觀,尚不能常在定中起行。 所以在出觀之時,起貪瞋等尚有失誤。至七地菩薩,「行動相不動」。謂菩薩常在無相觀中,雖為度化眾生,故作意起貪瞋等,然雖有外顯的貪 瞋等行,卻不著於貪瞋等所對之相。即七地以前,菩薩有功用行,假藉身口意之動作,而修習無相觀。也就是不能任運修習無相觀,尚須藉方便加行者。從第七地,「進入」第八地,名「不動地」。第七地的無相行,還是有功用的。若不假藉身口意三者而修行,於自然而然之狀態下,任運自如者,則稱為無功用行。

無功用行,意即不加造作,自然之作用,也就是說不假 借身、口、意而任運自在之道。八地以上之菩薩,不借加 用之功,自然契於真性之智。

菩薩道中的無功用行,是善能了悟一切緣起,悉份平等,於一切願求,無有染著, 捨離一切境界。八地菩薩「行」和「相」都達到無功用的層次,亦即無作而能成就一切。進入第八地則一切加行永斷,以無功用道得入,將 「行」、「相」作意去除而進入第八地的不思議殊勝境界。

其所證如,名不增減,以住無相,不隨淨染有增減故.即此亦名相土自在所依真如.證此真如,現相現土,皆自在故。及所得果,即定自在等.皆由無相、無功用故。 Continue reading

大方廣佛華嚴經 十地品解說 (一) 導論、序分、請法分、歡喜地分。

一、導論
信堅在此,講解華嚴經十地品。依清涼國師疏鈔及李長者合論,加以分段整理解說,以利初學,入華嚴境界。此文先解說十地品的序分、請法分、及第一歡喜地。

夫功不虛設,終必有歸.前明信解導行願,賢位因終.今明智冥真如,聖位果立.故此會來也。前是教道.此是證道。教為證因.證即證前三心之教。解即十住.行即十行.願即十向.故為賢終.親證十如,故名聖位.先賢後聖【證前三心】者︰謂直、深、大悲,三菩提心.三賢別增.此中齊證。

為對治十重障,證十真如,成十勝行,說於十地。十勝行:是菩薩十地所修之十波羅蜜。十真如是十地菩薩,所分証的法界真如。十重障是十種無始無明習氣,菩薩依十地法門,斷此十障,入等覺位。
hua1 hua4 hua1
二、釋品名
名十地品,明如來普光明智 ,以成地體。菩薩已踐如來普光明地。即大圓鏡智。所說四智及一切種智、一切智之差別。以此智為體。以諸菩薩雖蹬十住十行十迴向。不離此體,道力未充。更以十波羅蜜十重進修。令其道力圓滿。名為十地。

普光明智。以無依住智為本。又無依住智,以一切眾生為本。乃至於五位終滿不離初信之佛果也。以此十地之法,通初徹末,一際法門。

十地之體。若無十信能信自心初佛果者。十地亦不成故。十信之初心無十地。十一地之佛果亦無成信心故。始終總全是不動智之果故。能信心者,亦佛果故。所信佛果,亦佛果故。修行之身亦佛果故。如是信心方得成信。其所修因果終始不異不動智佛故。

地有四義︰生、成、住、持。生者,出生︰謂出因生果.成者,成就︰亦通因果.又以因望果,始起名生,終滿名成.住︰亦住處故。住即不動義故。持,通望因果。「地為持.持百萬阿僧祇功德」。 Continue reading